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官场小说的可能性(评论)


□ 何镇邦

官场小说创作已经成了近年来文坛的热门题材,官场小说也成了逐渐市场化和衙门化的文坛的“名牌”。实力派作家、福建省作协主席杨少衡由于曾在一个地级市担任过宣传部副部长和组织部常务副部长,熟谙官场内情,近十年来写了不少官场小说,可谓官场小说的“专业户”,或曰官场小说的高手。迄今为止,他已出版了以官场生活为题材的长篇小说四部,即《底层官员》(作家出版社)、《两代官》(人民文学出版社)、《党校同学》(湖南文艺出版社)、《如履薄冰》(湖南文艺出版社)。以官场为题材的中篇小说数十篇,编辑成集出版的就有《县长故事》(海峡文艺出版社)、《市级领导》(春风文艺出版社)、《秘书长》(作家出版社)、《林老板的枪》(百花文艺出版社),等等。其官场小说可谓成果丰硕矣!十余年来,我读他的官场小说,一路读来,真是风光无限,发现他不断地拓宽路子,突破各种模式,对生活加深开掘,让读者看到生活的丰富多彩、人性的复杂多变和官场小说的多样化。近日,读到他将在《北京文学》(精彩阅读)刊出的中篇小说新作《读一个句号》,加深了上述的感受。此作写一个地级市的副市长谢一鸣从一个市政府小科长到因发牢骚被发现被提拔,从副县长到县委书记再到人称“谢半市”的副市长的经历,更重要的是展示他突然被带到省里一个偏僻宾馆“协助调查”办案、即他自称的“课题调研”,到刚“自学”完准备进入“角色”,又突然被放出来,回市主持一个火灾的彻查,最后到他跳楼自杀,画上一个句号。这个句号一方面是关于他涉案和查案的句号,一方面是他人生的句号。从这个小说情节中,我们可以看到小说的独特之处和精彩之处,让我感受到,人性有多复杂,生活和官场就有多复杂,官场小说的创作就存在着无限的可能性;绝不能把官场小说的写作模式化,把复杂的生活和官场简单演绎为某一种模式。杨少衡的官场小说之所以能写不尽,能够不断出新,关键在于他忠实于生活,对生活和人性进行不断深入的开掘,于是能够不断突破某种模式,实现官场小说创作的多种可能性。

发了上述感慨之后,对《读一个句号》的独特性稍微作一番剖析。

《读一个句号》的思想艺术独特性主要体现在谢一鸣这个形象创造的独特性上。谢一鸣是作为贪官来写的,但他不是一般意义上的贪官;最后,他所画的案件句号和人生句号也不是一般的句号。谢一鸣的独特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首先,他官场经历的独特性。他原是市政府经济研究室的小科长,其父是一个贫困潦倒的退休教师,其弟谢一鸿是一个学校教务主任,家在这个市的西部山区。他的被提拔重用,不是靠三献:献言、献金、献身;而是因为在机关食堂里议论主管人事的市委副书记周长安,嘲讽周是“四眼对两瞎”,于是被周发现,下派一个县当副县长,然后由副县长升任县长、再升任县委书记。在周长安升任副省长之时,他也被“运作”提为分管半个市的“谢半市”副市长。他“为人沉稳,表情不多,人却比较自负,很注意脸面”,是个“自命清高”的人。在担任某县县委书记期间,从该县走出去,后来在上海发展的大款,人称“贺老大”的贺权,要求廉价卖给他海边1000亩土地开发渔港。谢一鸣很牛,始终不见;后来,到北京开会的市委书记周长安命他火速进京,在北京饭店吃了一顿饭,见到贺老板还有于席上稳坐的某一重量级神秘人物。饭后,由于临近中秋节,贺老板分派礼物:一盒月饼和两万美元,当然,也有谢一鸣书记的一份。因此,1000多亩土地成交。贺老板返乡后,谢书记率众到贺老板家拜访,贺老板在贺家饭庄设宴招待。这个宴会很特别,席上只有当地产的便宜海鲜:蟹虾鱼贝、一大盆红烧猪蹄、一大碗海带排骨汤、几大盘时令蔬菜和芥菜饭而已。问题是饭后送的礼物:100斤地瓜其实是一个加密码锁的提包内装100万元人民币。谢书记坚辞,把这个钱袋子连同在北京送的月饼和两万美元一起退还贺老板。但是,贺老板还是有办法的,他不仅“在上边出过手”,让周升迁副省长,谢当上副市长,还对谢出国就读的女儿及陪读的夫人给予适当照顾,给予谢女以“奖学金”,并借一所房子给她们母女居住,后来干脆写在谢的名下。周长安书记也特别关心属下,到谢一鸣家视察时,吩咐当地县委书记照顾解决谢父住房问题,于是一家房地产公司以五折优惠卖给谢家一套新房子,这一优惠就优惠出20万来。就这样,再清高的谢一鸣也清高不了了。

其次,案情进展描述的奇特性。两个案件套在一起写,显得很独特,也吸引人。贺权贺老板在上海混成一个黑社会头头,由于黑社会内部火拼,他在张口要求谢副市长批给另一个县的两千亩土地未果的情况下,发生意外丧生的车祸,然后又出现一连串凶杀案。新任市委书记柳英四十开外,是位女强人,强势书记,人称“打黑书记”,在彻查贺老板案时发现谢与周的蛛丝马迹。于是省里纪检部门带走谢一鸣进行办案(即“双规”);巧的是谢带走七八个小时后,位于该市南郊开发区的亿利鞋厂发生特大火灾,烧死35人。尤其是分管安全的副市长朱龙辉在火灾现场听汇报时突发脑溢血,送医院后变成植物人。于是市长程洪在周长安副省长授意下,同柳英书记沟通好,经上级批准,先把谢一鸣从“课题调研”处捞出来,作为办理亿利鞋厂火灾案的主管副市长。于是才发生了被查涉案人主持火灾案办理的奇特故事。谢一鸣出于责任心和好面子,亿利鞋厂火灾案还办得特别认真,他抱着“他个人的帽子没有问题,打别人帽子他决不手软”的宗旨,彻查火灾案,把一个责任事故查成一个刑事案件,把一个救火英雄打工仔陶添福查成纵火犯。他完全不计个人利益,尤其是放过一个旧报纸上市委书记柳英视察亿利鞋厂应负失察责任的关键问题,把火灾的责任事故查成刑事案件,放过柳英,也错过他摆脱贺老板黑吃黑案的好机会,于是有了本文开头叙述的“画句号”的结局。

再次,小说保持了杨氏官场小说中冷幽默的风格,并有所发展,形成一种独特的艺术风格。谢一鸣的官场遭际,他的清高和反被清高所累,最后只好“画句号”的结局,本身就是一种具有反讽意味的冷幽默。而小说中若干情节和语言,更显示杨氏冷幽默的特色。诸如贺老板送地瓜的故事,还有贺老板在北京饭店送月饼和美元后,作者对此事所用的“月饼加美元,千里共婵娟”的评点语;还有贺老板放言“准备把一个牛书记喂养成羊书记”等等,都是富于冷幽默感的。这些富于冷幽默的故事和语言让人回味无穷,既吸引读者阅读下去,也深化了小说的主题。

杨少衡的官场小说已经写了十余年,有大量中短篇小说和若干长篇小说行于世。由于他忠实于生活,深入开掘生活,写出了人性的复杂性和官场的复杂性,创造了各种各样的官场人物形象,让人百读不厌。这一篇《读一个句号》,便是他有所突破,实现官场小说多种可能性的佳作。读了此作后,我对杨少衡的官场小说更有信心,期待着他更优秀的佳作问世。

责任编辑 张颐雯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更多关于“官场小说的可能性(评论)”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