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当代文学批评转型中的困境与策略选择的思考


□ 李长中

  摘要:自社会—政治化批评范式消解之后,建构具有中国特色的批评理论一直是理论界挥之不去的焦虑。各种重建策略及理论构想此起彼伏,但由于文论家及批评家在主体意识、学识涵养、学术视界、翻译水平等多方面的制约,导致过于关注问题的表面现象、沉湎于浅层面问题不加分析、鉴别的认同而找不到自己独立的话语模式和个人位置,提不出自己的立场,思考不了本土问题。基于此,以“马克思主义文论为基点、以文本为中心、以面向现实语境为依据、以理论多元为手段”的整体化思路才是解决当下批评建构困境的必要选择。
  关键词:批评转型 困境 问题及对策
  
  1980年代以来,随着社会——政治学批评范式的消解,文论界及批评界开始产生严重的“失语”焦虑,“话语重建”成了理论界的共同吁请。但怎样重建?学者们开出了各种“药方”:如1980年代的“中西文论对话”、“古代文论的现代转换”、1990年代后的“多元说”、“全球化说”、“本土化说”、“民族化说”……不一而足。尽管催生了各种各样的新生理论和新潮概念,但大都处于简单移植和生搬硬套阶段,表面众声喧哗,其实大多是“他者”理论的旅行或中国化翻版,“问题谈论的多、理论建构的少”、“罗列现象的多、深入挖掘的少”、“概念命题引进的多、切实解决问题的少”这一“三多三少”现象并没有减少。迟至今日,仍没能形成具有中国特色、面向现实语境、解决本土问题、参与全球对话的批评话语出现。随着社会语境的不断转型、文化场域的日益更迭,批评话语反而越来越问题丛生。
  究其原因,“激情代替学理、独断代替创新”、“单一代替多元、独语代替对话”、“概念代替实践、内容代替文本”仍是制约当下批评理论建构的致命因素。所谓“激情代替学理、独断代替创新”是指:在建设“新世纪批评理论”这一“宏大叙事”目标指引下,学者们提出的无论“对话”也好,“转换”也好,“扬弃”也好,总是大而空泛、不着边际,究竟怎样“对话”、怎样“转换”、又是怎样的“扬弃”?几乎无人能够提出一条切实可行的建构之路,在一片意气风发、激情昂扬的乐观自信之中遮蔽着对一些真实问题的深层体认;“独语代替对话、单一代替多元”是指:理论应是实践的归总和提萃,生活的日益多元、文学创作的日益丰富,批评话语必将成为多元对话的场所,但任何批评话语一旦被我们认定,就几乎成为唯一的权威,似乎“只此一家、别无分店”。如“文化研究”被我们引进后的情形就说明了这一点。本来“文化研究”的精髓就是她的“无权威性”、“包容性”,即任何理论只要适应语境、面向实践就可以运用,但到了我们手里却什么都要以文化研究而研究之,结果失去了对文化研究的批评和深入审视,制约了我们对实际问题的更多了解;“概念代替实践、内容代替文本”其意是指:我们在建构理论话语之时,过于关注概念、命题、术语的阐释与引入,忽视文论话语“水土不服”的问题,脱离现实语境、自言自语、自说自话、自吹自擂;况且我们在建构批评话语时,无论关注的是该文论话语的政治、历史、社会等思想内容,还是文本自身的审美特质、形式规律,但由于缺少文本学的学理支撑,往往导致对文本的解读存在着简单化、武断化之嫌。如我们一直在强调的“纯文学”概念,究竟什么是“纯文学”?“纯文学”的内部规律是什么?除去把不包含意识形态内容的文学称为“纯文学”之外,恐怕很少有人能真正从文本内部进行研究。在当下的批评热潮中,无论是文化研究、生态批评、新历史主义等,都存在着以所谓的“外部研究”压制、遮蔽文本自身的审美性、文学性现象。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文艺理论研究》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