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谈婚论嫁(短篇小说)


□ 邵远庆

我的自白

老家在农村。
还是光着屁股蛋子的时候,我的父母开始为我布置“家庭作业”了。母亲费了好大一番工夫,用心搓成一根纤细的麻绳,又在绳的两头分别系上铁钉和小棍,然后交给我,说,出去拾杨叶吧,拾多了回来好用它烧锅。老家的杨树特多,并且每一棵都是那么风华正茂。杨树的叶子又肥又大,像人的巴掌样。到了大秋,风抱着树干轻轻一摇,成团的杨树叶子如雪片般在风中飞舞。地上落满厚厚的一层,把整个杨树林子都黄成一片金色。
那时我还是比较听话的,想不听话也没办法,父亲那宽大厚实的巴掌始终在我头顶悬着。尚无能力挣扎和反抗的我,不得不乖乖地钻进林子,捡拾杨叶。拾一片穿在钉子上,再小心翼翼地撸到绳子末端。一片一片地拾,慢慢把一根绳子打发得粗壮肥胖起来。
记忆中,童年的日子就是这样像穿杨叶般穿成一串儿的。
我很庆幸十九岁那年我进入了工厂,先是工人、车间主任直到主抓生产的副厂长———我的官运大抵到此为止吧。工厂期间,我读很多书,从文字里汲取营养的同时,也充分体验到阅读的快乐。再后,我不仅仅满足于读,开始尝试着写了。
其实三十岁才是个多梦的季节。现实生活当中的喜怒哀乐,经常会梦一般在我脑海里重现。曾经有很多梦,都一一被我加工成文字,字字句句篇篇地积攒起来,成为我现在所谓的小说
闲来无事,我爱想。越想越觉得我这个人跟其他人不一样,人家越长越成熟,我却“人虽过三十,心却像十八”,还幼稚得跟光腚时一模一样。我就这么幼稚着想,什么时候,我能把自己的一篇篇作品,像穿杨叶似的穿成一大串子,实现我的文学梦想呢?



这消息就好比一道绳索,死死地系在四婶脖子上,越缠越紧,扼得她几乎喘不过气来。四婶想:小米可真傻呀!放着多少好条件的不去找,怎么会相中兴旺家的孩子呢?兴旺家的孩子有哪里好呢?要人没人,要样没样,弟兄又那么稠,将来注定是受苦的命。小米怎会迷到他家那块地里呢?
小米是四婶的闺女,四婶亲不溜溜的闺女。小米的姑奶家的闺女,也就是小米的表姑吧,在县城开了个副食品店,卖方便面,卖烟酒,也卖水果、补品啥的。小米的表姑很有眼力,选商店选的位置好,正跟县人民医院对门。来回有谁入院探个病人什么的,都不好意思空手,都到她这个店里买东西。因此小米的表姑的副食店生意特好。生意一好,人手就紧缺,兴旺家的孩子是头一个进去帮忙的———兴旺家和小米的表姑也偏着亲戚。虽然是驴尾巴吊棒槌的亲戚,但总比生人生脸用起来放心。
小米是初中毕业。毕罢业的小米,再也不愿“好好学习,天天向上”了,就在家里闲着,帮四婶打打家务干些农活啥的。四婶不愿让小米待在家里,四婶觉得这闺女待在家里确实有点可惜,就找小米的表姑。小米的表姑的生意一日大过一日,也正想添个人,就让小米去了。让小米成为她店里的第二个售货员。
农村人,对婚姻大事看得重。四婶家条件好,小米一下学就有人张罗着给她说对象。那还是小米刚去县城不久,四婶便托人给小米捎口信,让小米抽空回来一趟。不长时间小米就回来了,并按媒人的安排,同说的那个人见了一面。乡下的规矩多,走三步五步就换一个花样。按他们这里的规矩,订亲的过程一般分成三步。头一步是偷见,就是由媒人指定地方和时间让男女双方打个照面。仅仅是照面而已,满意不满意回家后再给话。其次是小见,是在偷见成功的基础上,再进一步加深印象的一道程序。小见时男女要交换信物,通常是女方给男方一个手绢,里面包着钱,或三十或五十不等,算是见面礼吧;男方也给女方一个手绢,但里面的内容却大相径庭,少则三百五百,多的话就没法言说,上不封顶,下不指数,一切都根据家庭状况而定。最后是大见,挑个黄道吉日,男方摆好筵席,专门宴请女方及其婶子大娘们来相亲。从偷见到大见三步走完,一桩亲事就算订下,以后逢年过节开始你来我往地鱼一样游走了。
这次偷见小米是不满意的。至于不满意的因素,小米自己也难说出个究竟。那个人,论个头,说不上很高也说不上很矮;论身材,说不上很胖也说不上很瘦;论相貌,说不上很俊也说不上很丑……仅是一面之交,也只能给小米留下这么多印象。那个人的特征,其实也是天下男人所共有的特征,都是一个头上七个窟窿眼儿,谁也高贵不到哪儿去出奇不到哪儿去。
小米一个劲地不愿意,四婶也没强调啥。四婶想,反正小米年龄还小,后面的好茬多着哩。
接下来不到两个月时间,又有人接二连三地给小米说了好几个,结果,小米还是没相中。头一见不成事,第二步跟第三步就甭履行和实践了。小米不着急,四婶倒是有些慌乱,有些坐不住了。四婶说小米,恁些人,你就没相中一个?小米撇撇嘴,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小米风风火火地走了。望着小米远去的背影,四婶轻叹一口气,心说,订婚这种事,是水到渠成瓜熟蒂落,一点也强求不得。小米挑剔些也是有情可原的。四婶就拿小米跟村里同小米年龄相近或相似的闺女相比较。村子那么大,人那么多,要论闺女的模样,几千人中入眼的也就那么四五个:明亮家的闺女脸盘是好看些,但身条差,不苗条,远看近看都短粗短粗的像个萝卜;水稻家的闺女脸盘条件都没得说,可是嗓子哑,一说话瓮声瓮气的,活活一个唱老包的料;富民家的身条好,五官也端正,可脸盘不行,中间宽,两头窄,咋看咋像个盘好的面团;贵有家的也算得上一个,但人太黑,到啥时候黑牡丹都没红白的耐看……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