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影视戏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I only put down what I saw”董 桥


“I only put down what I saw”
董 桥

十九世纪美国小说家斯陀夫人(Harriet Beecher Stowe)的成名小说Uncle Tom's Cabin(《汤姆叔叔的小屋》)1852年出版第一天就卖掉三千本,一年之内在美国销了三十万本。她儿子回忆说:这位穷教授的妻子几乎一夜之间成了全世界最多人议论的女人。小说写黑人奴隶与白人奴隶主斗争的故事,揭露美洲买卖黑奴和种族压迫的罪行。1907年中国的曾孝谷改编成话剧,叫《黑奴吁天录》,由中国留日学生新剧团春柳社在东京演出。1959年欧阳予倩又根据小说重新改编,剧名叫《黑奴恨》。
黑奴汤姆叔叔的主人为了还债把他卖掉,先卖给纽奥良的一家善良人家,女儿Eva对汤姆很好,可惜不久父女都死了。汤姆又给卖到一位种棉花的坏人家里,终于给这个主人活活打死。Annie Fields写的斯陀夫人传记The Life and Letters of Harriet Beecher Stowe里说,斯陀夫人不承认她“写”这本书,坚持说她只记下了她“看到”的一切(I only put down what I saw)。其实,她真的没有去过压迫奴隶罪行猖獗的南部。可是她的脑海中不断出现一幕一幕的故事,逼她一节一节写下来。她说,写完依娃死了,她伤心透顶,两个星期写不出一个字。她知道汤姆迟早要死于非命,可是不知道到底会怎么死。有一天,她和斯陀先生拖着疲倦不堪的身子回家吃晚饭。饭后斯陀先生倒头就睡。她忽然看到汤姆是怎么死的:那个残暴的主人终于下了毒手。她一口气写下这个情景,九页稿纸写得满满的,一字不改。这时候,斯陀先生醒了,问她为什么不歇一歇,她说她刚写完一节稿子。于是,她念给他听,一边念一边流泪。斯陀先生也哭了,他拚命啜泣,拚命抽噎,整张床都跟着摇晃。听完后他跳下床说:“成!我认为一定成了!”(Do!I should think it would do!)
斯陀夫人在世的年代,美国黑奴惨案屡见不鲜;白人的偏见根深蒂固,凄凉的冤情一传再传,斯陀夫人虽然没有亲眼见过汤姆叔叔的遭遇,脑海中多年累积的阴影早就化成恻隐的意识,终于逼她记下了她心中看到的一切。那天读了《明报》副刊记者马霭媛写的《保钓好汉梦碎“龙凤号”》,我突然想到文字反映真实情况的动人之处,想到文学创作与新闻报道的界线,想到斯陀夫人这本有血有泪的纪录。“事情从来都是可笑的”,马霭媛说。接下来的一句应该是:“IonlyputdownwhatIsaw.”

编者注:本文选自董桥先生《英华沉浮录》第四卷《留住文字的绿意》,辽宁教育出版社1999年出版,有删节。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话剧》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话剧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