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历史风物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北宋南郊神位变革与玉皇祀典的构建


□ 吴铮强 杜正贞

吴铮强 杜正贞

  摘 要:南郊神位变革与玉皇祀典的构建,曾对北宋国家祀典的性质产生重要影响。黑杀将军临降为宋太宗继位提供了君权神授的道教依据。景德二年南郊神位变革试图通过神位秩序的变动,将儒教的南郊祀典改造为道教神系。昭应宫玉皇祀典一方面如唐朝的太清宫被纳入儒教的宗庙系统中,另一方面也保存着独立的道教性质并与郊祀礼形成分庭抗礼的局面。徽宗朝和阳富的玉皇祀典,则是将郊祀神位体系纳入到道教的“三清”之下,由道教统领整个国家祀典。北宋道教挑战儒教国家祀典正统地位的运动以失败而告终。北宋国家祀典中的道教现象,既非唐宋以来某种社会经济长期发展趋势的反映,也不是国家祭祀体系向民间信仰开放的结果,而是宋朝重建政治文化过程中多元化取向的表现。

  关键词:玉皇 南郊神位 国家祀典 道教儒教

  中国古代以儒家理论为基础、以郊庙礼制为核心的国家祀典,是汉武帝以后逐步构建起来的。隋唐以来,道教、佛教与民间信仰的因素大量渗入国家祀典系统中。从某种意义上讲,中国古代的国家祀典是一个相对开放的系统,并未被儒教一家垄断;但另一方面,自汉代国家祀典完成儒家化进程以来,儒教始终占据国家祀典中的主流地位。吴丽娱教授认为,唐朝“除了太清官之外.从封禅到五龙坛、寿星乃至九官的祭祀,也都是按照儒家规则建立祭礼仪注。只不过在真正的用意方面和实际举办仪典时却分明融人道教的内涵。此点与宋代以后道教在国家祭祀中具有独立地位不同,似乎体现了道教信仰在融人国家祭祀时的过渡性”,唐玄宗“道教和神仙崇拜是围绕着皇帝的个人意志而以皇权为中心的,也即国家祭祀的内容名目愈来愈以帝王的愿望和需求为转移……这些祭祀与儒家祭典结合,使之在作为国家祭祀的同时,融入帝王个人的神仙信仰,成为为之祈福的工具。其结果是帝王意志更加凌驾于国家之上,而道教也因此扩大了影响”。问题是,宋代道教在国家祭祀中的“独立地位”如何、为何形成,这种独立地位对国家祀典所产生的影响与唐朝有何区别以及是否仍可以用“帝王意志更加凌驾于国家之上”来解释?宋景德二年(1005)南郊神位变革以及真、徽两朝玉皇祀典的构建,都有道教挑战国家祀典中儒教主流地位的政治意义。本文将在考察这个过程的基础上,讨论道教国家祀典构建的政治文化意义,并认为这个现象既非唐宋以来某种社会经济长期发展趋势的反映,也不是国家祭祀体系向民间信仰开放的结果,而是宋朝重建政治文化过程中多元化取向的表现。

  一、景德二年南郊神位变革

  宋景德二年,时任卤簿使的王钦若要求变革南郊祀天的神位排序。宋初因袭唐开元礼,开元礼的南郊神位,昊天上帝是主神居于坛上;第一等祀为五方帝、日、月七座;第二等祀为天皇大帝、北辰、北斗、天一、太一、紫微、五帝座七个特殊星辰及其他内官星座;第三等祀及以下为中官、外官、众星星座。王钦若认为开元礼南郊神位排序不合理,应该进行变革:首先,“天皇大帝”不是星座而是“天神”,应该升格至第一等祀的首位,居于“五方帝”之上;其次“北极”(即北辰)“众星所拱”,身分显贵,应该由第二等祀升格至第一等祀;此外“中官市垣帝座”既称“帝座”,不当与普通星辰同列,应该从第三等祀升格至第二等祀。此后经过一番辩论,宋真宗最终接受王钦若意见,天皇大帝、北极、市垣帝座由此各升一等,其中“天皇大帝”升格至第一龛第一位,成为“昊天上帝”之下等位最高的神明,五方帝屈居其下。

  王钦若对“天皇大帝”神位的调整,显然不符合儒教传统。在儒教传统中,“天皇大帝”被纳入郊祀神位有两种形式:一则依据郑玄的理论,认为“天皇大帝”即是“昊天上帝”本身;二则如开元礼,“天皇大帝”作为星辰配祀“昊天上帝”。郑玄既然提出“天皇大帝”是“昊天上帝”的名号,此后“天皇大帝”如何作为星辰配祀“昊天上帝”,这里有一个历史演变的过程。中国历史上南朝梁第一次在郊祀中称天神为“天皇大帝”:“梁武帝即位,南郊为坛,在国之南……正月,皇帝致斋于万寿殿,上辛行事,用特牛一祀‘天皇大帝’,于坛上攒题日‘皇天座’”。南朝陈郊祀礼恢复“皇皇后帝”之称号,“天皇大帝”从郊祀神位中消失,但同时出现在老人星祭祀中,“陈制……常以二月、八月,于署庭中,以太牢祠老人星,兼祠天皇大帝、太一、日月、五星、钩陈、北极、北斗……”这是“天皇大帝”第一次作为星辰出现在国家祀典中,虽然没有与“吴天上帝”同列郊祀神坛,事实上已经造成了“昊天上帝”与“皇天大帝”分离的局面。北魏祀天礼一方面保留了鲜卑氏族神的传统,另一方面“互取郑、王之义”,所祀天神称“天皇大帝”,“六宗者,必是天皇大帝及五帝之神明矣……今祭圆丘,五帝在焉,其牲币俱禋,故称肆类上帝,禋于六宗”。北魏这种神位模式一直延续到唐朝,直至唐显庆年间批判郑玄礼学及贞观礼,认为郑玄“吴天上帝”名“天皇大帝耀魄宝”的学说“唯据纬书”,“所说六天(指天皇大帝与五方帝——引者),皆谓星象,而吴天上帝,不属穹苍”。显庆礼具体的郊祀神位没有记载,但开元礼郊祀神位因袭显庆礼,如前所述,开元礼中出现了“天皇大帝”作为星辰配祀“昊天上帝”的局面,因此这种现象的出现最早可以推至显庆礼颁布之时。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更多关于“北宋南郊神位变革与玉皇祀典的构建 ”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