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大米的耳朵


□ 杨小儿

  1

  大米从金色年华大酒店后门出来,就急急地向六路公交站小跑。

  她跑到站台,车子还是慢慢地合上门,呼的一声向前冲去。大米站在站牌下,狠狠地瞪一眼跑走的公交车,用右手抚抚胸口,长喘了几口气。这时,她的脸哧啦一下红到脖根,因为她突然感觉到自己的胸部太鼓了,而且鼓得自己都接受不了,于是,她弓腰含胸让自己矮下半截。

  车子,终于又来了一辆。

  大米本来是可以第一个上车的,但她停一下,有意让另外一个胖得像面团的中年妇女先上后,自己才紧跟着上去。昏黄的路灯下,马路比平时空荡了许多,车子飞快地向前跑去,她还是觉得这辆车跑得有些慢。新华北路站台还没到,大米就走向车门。车还未停稳,她就急切切地下车。一只脚落地的时候,她明显感觉到车子又晃动了两下。

  大米急急地走到新华社区医院门前时,卷闸门已经落下来了,但并没有全部落下,离地还有一尺多高,从里面向外扑出一片灰白的光。“这个大耳朵真是的,睡得这么早,要再晚来一点点可能就要关门了。’大米在心里骂道。她犹豫了一下,还是敲响了卷闸门。一直散了十几下,才听到里面传出声音,“谁啊?关门了,明天再来吧!’大米感觉不太像耳朵的声音,又迟疑了一下,就问,“是耳朵吗?我是大米!”

  这时,一只手伸出来,向上一用力,卷闸门哗啦一下提了上去。接着,一个干瘦的中年男人一脸不高兴地说,“大耳朵?不在这儿了!”

  大米一下子急了,立即问道,“大叔,他到哪里去了?”

  “你问我,我问谁去!辞职了,上午就拎包走人了。”这个瘦男人气哼哼地说罢,哗啦一下把卷闸门拉了下来,眼前的灰光立即收进了屋里。

  大米知道瘦男人是这社区医院的老板,脾气大着呢。她听耳朵说,半年前的一个晚上,他骑电动车带着比自己年轻的媳妇从舞厅里出来,撞上了一个抢包的,电动车被踹倒了,女人不肯丢包,那个人就向她肚子上跺了两脚,女人最终松了包,结果她的脾也被跺烂了,送医院不到两小时就死了。这事以后,瘦男人的脾气就大起来,常常跟来这里的病人吵架。想到这些,大米觉得没有必要再敲门了,再敲,也不会有啥好结果的。

  到这时,大米才想起给耳朵打手机。她本来从酒店里出来时是想打个电话的,但她想给耳朵一个惊喜,就没打。现在情况不一样了,拨了号码,那边却传来“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再打,还是这句话,一连打了十几次,仍然是这句话。大米终于失望了,她带着哭腔地骂道,“这个该死的大耳朵兔子,你到底跑哪儿撒欢去了啊!”

  耳朵来到药城这两个多月,大米与他见面并不多,也就十来次。他们联系主要用手机。现在他手机关机了,大米觉得心里空荡荡的,无着无落。大米想,这个大耳朵冤家,你跑到哪里去了啊!

  大米看了一下手机上的时间,已经十点半了。离她们宿舍关门还有半小时。这可怎么办啊?她转身看一眼前面的街道,觉得两眼有点模糊,用手一抹,原来是眼泪流了出来。她擦一擦,沿着街道向前走去。街上,一个挨一个的铺面差不多都关门打烊了,只有三个烟酒店还开着门,其中一个正在向里面搬着啤酒。耳朵不可能在烟酒店呀,大米又继续向前走。大约走了五六分钟,前面却有一处亮着红光的店还开着门。她疾疾地走过去,原来是一家美容店,门的玻璃上贴着“麦当娜美容店’。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中篇小说月报》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