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拿起武器


□ 陈占敏

  小二没有赶上轰轰烈烈的文化大革命,在文化大革命爆发三十周年的时日里,遭受过一场史无前例浩劫的国家没有举行任何纪念活动,小二也就没有必要进行什么追忆检讨,他只是为老婆从大酒店冷库的架子上摔下来大半截身子不会动弹了而发愁,气恼,忧愤莫名。

  如果小二像那种不健忘的国家一样,比如德国,对他们建下的奥斯维辛集中营刻骨铭心,总理下跪,国家反思,小二也应该记得那一场民族劫难的一些残片,至少,他也会记得他哥哥的一时风光。那时候老大还是个五年级的小学生,一跃当上了学校的文革领导小组组长,副组长则是一个患过精神病的老师。老师在中流河上游的学校任教时,班上的一个学生到水库洗澡淹死了,老师没有等到进县城教育局去报告,吓得发了疯。此后,在大半生的教学生涯中,老师都在精神病的阴影中度过,疯病发作时满山乱走,一路踢飞绊脚和不绊脚的小石头,直到把脚趾头踢烂才罢休。疯老师是学校里文化大革命爆发时唯一没有被贴上大字报的老师,凭此资格当上了学校文革领导小组副组长。老大当上组长,则因为他调皮捣蛋能造反,在最朴素的历史叙事中,造反不就是调皮捣蛋吗?

  哪怕再过上三十年,老大调皮捣蛋的种种劣迹也在小村子里记忆犹新,跟他一起从历史深处走过来的人还会指指点点,陈说二三。他把人家房后空地上长的南瓜割一个口子,填进狗屎,再原样封好,成熟后主人家蒸出异味的南瓜饼,不明原因。他把指头伸进人家母鸡的屁股里抠鸡蛋,抠不出来,他塞进石头蛋冒充,母鸡有了蛋下不出来,活活被自己的蛋胀死,鸡和蛋生死不二,至死未能解决“先有鸡还是先有蛋”的哲学命题。下雨天他把小姑娘叫到门楼子底下,脱了裤子,学大人的样子行事,两个小屁股上下相合一动不动,后来还到碾屋冰冷的碾盘上,全不顾惜小姑娘在底下叫冷。来碾地瓜干的人把他冲下来,不扫碾盘,直接摊上了地瓜干,看起来并没有干成什么真事,只是调皮捣蛋学学大人的样子罢了——他当上完小的文革领导小组组长,充其量也是学学大人的样子胡闹一场而已,算不上真正意义的“造反”,造反的最终目标总是政权,他没有获得。文化大革命还没有结束,他的小学生生涯已经走到头了,他两手空空回家,什么东西也没有握到。

  是痛定思痛亡羊补牢急起直追吗?造反起家的王洪文当上了党中央的副主席那一年,老大偷油坊里生产队的花生米极其顺手,收获颇丰,可惜他第三次伸手被捉住了。即便再健忘,小二也记住了哥哥的那一次劫难,老大比王洪文离他近得多呀。后来的王洪文在审判席上被栅栏围起来,颓唐沮丧,不像张春桥那么死硬,不像江青那么蛮横,连姚文元的无所谓痞相都没有,小二没有看见,看见了也不会挂牵,老大被人绑到油坊门口的白杨树上,棍子都打断了,棉衣服打出了棉花胎,后来又被反手绑着,送到公社交给公安特派员去处置,小二一一看在眼里,记在心头。老大肩膀上背着人家绑草的麻绳,绳子深深地勒进去,走向村口,看见了小二,龇龇牙,什么话也不说。他大约想龇牙笑一笑吧,可是小二没有看出笑意来。他要是真的还能龇牙笑出来,那就是无所谓了,不过是皮肉受点苦罢了,触及不到灵魂。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东文学·下半月》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