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暗香轻留


□ 薛祖清

黎晗是个喜欢思想的作家,在他看世界的眼瞳里,伴着岁月经年的求索,包裹不住的心灵、思想、气质也必然会在这疏朗有致的散文中流露出来。读他的这些散文如他散文中的话,“骑马穿过了几多个村庄”,“风从几多座山头吹来”,披拂抚弄,心绪飘渺,更让阅者自留于“水在玄想中流,而我远离了自己……”的冥想中,足见其诚于布设大巧不求于技,大音不期于声的自然状态,寻求的是自然流淌之妙。黎晗自言这多受废名影响,而周作人曾将废名的文章喻之为水,喻之为风,认为其文:“好像是一道流水,大约总是向东去朝宗了海,它流过的地方,凡有什么汉港弯曲,总得灌注潆洄一番,有什么岩石水草,总要披拂抚弄一下子,再往前走去。再往前去,这都不是它的行程的主脑,但除去了这些,也就别无行程了。”
在黎晗的字里行间也似可见这一屏风,一捧水的脉动,风在云头尽兴撕着,野溪奔流乱花飞絮,一任天然地写出了生活的欢欣和苦涩,静温和无奈。眼前的景物常被调弄得易感而多情,天上流云,枝头绿叶,地上小草,林间鸟啼,顺手拈来都是文字,这些看似不经意的话语,咀嚼并表现着身边的悲欢,沉潜着心底的思绪翻腾。乡村、花鸟虫鱼、野花、草色烟光残照本就是他偏爱的写题,这些易感而不变的脉动,表现了他对这些平凡花草的特殊感兴,那是一种执著,执著于一份典雅、温馨,一种坚实的甚至抗争的生命力。显见得出,黎晗是个注重细节的写者,以细腻而挥洒的笔法描绘这些带有浓重主观感情色彩的自然时,努力用心感受着自然物象的内在气韵,实与虚的契合中弥漫着水墨山水般的朴拙朦胧。如“全哑着的绿”“夕阳终于跌下山那边去”“春天错了眼,那柳叶就是水草,一剪一剪,逐水而漾,去了又回来”“音乐扑面而来,……从冷冬的夜里逼出点什么来……泄出来的……灯影”。西方有谚语:天使在想象里,魔鬼在细节里。这样将真情意绪溶进自然物象之中时,细节与想象共融,给人带来更多的是精神的宁静和心灵的快意。
毋庸置疑我们的此在其实一无所有,此在的我们所拥有的只是永远在流失的瞬间,只能凭借过去的记忆,回溯追思。黎晗也在笔下寻找着那已然“丢失的七分钟”,他行走在路上,点滴印象却存留于心,在这寻找中留下了一个个或感伤或温情的故事,如《岁月》《筝》《随风飘散》《台风记忆》《听城南瘦子唱歌去》等,也许这些回忆性的文字也只是一种直觉性的内在绵延,带着几分厚积与薄发,但各种可能的形式里展现的确是必然的现实,众生驳杂,纷至沓来。在这些文字的背后我们还可以觉察到我们曾经经历的、甚至现在正在经历的冲突和不安、挤压和蜕变,在我们的生命各处引起共鸣。回忆往事,追忆旧人,大都关乎常人状态,乡邻景况,从中也可以看出黎晗对民间场景的迷恋,他绝不是远远待在那儿,无动于衷的样子,而是把浓浓的情绪再现于字里行间。他善于捕捉场面和情景,从日常生活中选取不为人注意的场景,鲜少空洞的表情达意,遂有恰到好处的雅淡。如《涵江二中门口有澡堂》《夜里带草帽的人们》使得那些琐碎的事物,一些兴发的感觉,归拢到文字中得到了生发,微小的生命被提炼出充盈其间的强大与伟力。最能打动人的还在于一些不事雕琢的真情旧事的倾诉如《筝》《野桔子开花黄又黄》,粗粝世道的仿写如《夜里戴草帽的人们》,这些都是从他生活经历、世事人情中拾拈而出的,这过程中有絮语,有呼喊,悠缓的节奏中蓄积着激情。同时一些司空见惯的话语,在他灵动的笔端也时有新见地的凸显,如《白纸上的黑字》,一些生活中思想碎片,臆想轶事,一经摄入魔幻包裹,进去,再出来,竟成就了“字是有生命”的传说,在凸现的白纸与黑字的单调色调中自有一种宿命般的东西让人惊心,透着一股哲思,所写感受,自出机杼。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福建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福建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