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来信


□ 肖金萍

  你相信缘分么?这的确不是一个很好回答的问题。那么这样吧,我来告诉你一个我战友讲的故事:

  我的连队在西北的一个哨所上。这里海拔有四千多米,平均每年有近六个月的封山期。封山期的时候,别说人,就是连只鸟都见不到。因此,每到来年四五月份冰雪融化的时候,上面都会给我们送一大批的物资来补给。当然这其中也包括封山期间滞留的信件。每年的这个时候,连队热闹得像过年一样。大家互相交换着信件,品读着父母亲人的问候与关爱。

  不过,这个时候也有悲伤的。像收到女朋友来信的一般如此。他们一般会收到三封信。第一封往往倾注着强烈的思念之情;第二封则充满着哀怨与埋怨;第三封则是决绝的分手信。有时候你没法埋怨这些姑娘,让这些花季般的姑娘在茫茫六个月里连你的只言片语都收不到中等待,确实有些勉为其难。

  我们的连长已经在这里待了八年了。三十岁了还没结婚。这几年,每年这个时候都会收到三四封这样的信。连长总是读着读着,由喜转怒,由怒最后又变为无可奈何。

  这年的开封期比任何时候都早。当上面的物资抵达哨所时,全连的官兵欢呼起来,这不包括连长,他恰好有点事。文书喜气洋洋地给大家分发着信件。我瞟见了连长的三封信,来信的是同一个人,从娟秀的字体来看,这应当是一个女孩子的来信。

  根据以往的经验,这最后一封应该是决绝的分手信。

  我可怜的连长。我在心里默默地为连长感到悲哀。不行,我不能让连长再一次受到伤害。我打定了主意。于是从文书手中接过了连长的这三封信,告诉他由我来转交给连长。文书爽快地答应了。

  拿着这几封信,我的心沉甸甸的。我一个人偷偷摸摸地来到宿舍。宿舍里只有我一人。为了不让连长伤心,我只能把最后一封信给毁掉了。虽然明知这样做不对,但我还是狠下心来,我不想看到我们可爱的连长又一次因为这事而消沉好几天。

  我掏出随身携带的火柴。从三封信中挑出邮戳最晚印着3.21的那封。不知怎么回事,以前划火柴麻利的我居然连续划折了几根,以至于火柴盒都空了。

  我把信小心地放在床头,然后到炊事班找火。

  当我回来的时候,我吸了一口凉气:信不见了。肯定被哪个多事的人看见了然后给连长送过去了。我无奈地摇了摇头。

  没想到晚上连长的精神特别好,一向严肃的他见谁都三分笑。

  我悄悄地拉着连长,连长啥喜事啊?

  连长有些不好意思地说,你嫂子,要我回家结婚了,刚说的。说完连长得意地掏出一封信。

  天哪,乖乖,那不是我想烧掉的那封吗?

  你想知道后事如何吗?呵呵,我们连长和我那嫂子的娃现在都会喊叔叔了。

  责任编辑 付德芳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方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方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