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喜鹊叫枝头


□ 洪 杏


宁梅即将奔赴抗非典前线,而她的丈夫汪家祥却有了外遇。宁梅为病人奉献了自己的爱,而汪家祥的生命与情感都被爱挽救了……
瘟疫实在是来得太突然了。突然得就像是在梦里。街上溢出的肃杀、惶惑、紧张、恐惧弥漫整座城市,乃至使盎然的春日,湛蓝的天空,蒙上了一层深深的忧郁。
宁梅没有想那么多,她只是在想自己的工作和职责。这也许和她的护士职业有关。一进入卫校的大门,救死扶伤,实行革命的人道主义,就成了她和每一个“搞医”的人必须遵从的座右铭。尽管这几年有些淡漠,但是,治病救人总归是每个医护人员的准则,自然不自然地早已经融入了她的血液中。
宁梅在楼下的超市里买了几条肥皂急匆匆地送回家去。说是家,还不如确切地说是娘家。宁梅的婚姻出了点问题。书上说“7 年之痒”,宁梅的婚姻是在第10个年头上出的问题。丈夫汪家祥自从喜好上电脑以后,交结了一位红颜知己。开始,宁梅并没有注意到这一切。丈夫开玩笑地告诉她在网上找了个贴心女伴,宁梅也只是一笑了之。她不相信丈夫面对一台毫无感知的冰冷的机器能生出怎么样的情感,会对这个温馨的家,对相爱的夫妻能造成怎么样的威胁。她实在是想像不出来,她根本也没法去想像。时间对于她来说,实在是太少太少了。在医院里,医生手中的笔一落,就足够她们这些护士忙半天的。在家里,儿子槐宝一闹,就又够她忙活半天的。每天,就没有属于她自己的时间,哪怕是一小会儿呢!
记得在卫校的时候,宁梅最喜欢泰戈尔的诗。“当我做女孩子的时候,我的心的花瓣张开……”宁梅那种典雅的毫无修饰的恬静,深深感动着汪家祥。他同样喜欢泰戈尔的诗,“黄鸟在自己的树上歌唱,使我的心喜舞……这是我们的一份快乐。到她家去的那条曲巷,春天充满了芒果的花香。”两个纯真相爱的年轻人就这样诗画般地相爱并结合。
他们有了家,有了儿子。那个时候,宁梅感到属于自己的时间很多很多,好像整个世界都属于自己。造物主把整个世界交给了她。她不相信天会荒地会老,她相信世界是永存的,爱情是永恒的。
儿子的降生,使得宁梅喜极而泣,“你的柔柔的温柔,在我青春的肢体上开花了,像太阳出来之前的天空里的一片曙光。”她把儿子紧紧地搂在胸前,“你曾活在我所有的希望和爱情里,活在我的生命里,我母亲的生命里”。
宁梅正是由于对事业和儿子的十分投入,忽略了汪家祥的存在和感受。汪家祥备受冷落。他就像一个大孩子,需要时常得到妻子的关爱与重视。汪家祥觉得自己被抛到了荒郊野外,备感孤独、冷落,他的心绪坏到了极点。网上聊天室里,那个“淡紫色的身影”,给了他无限的安慰、浪漫、情趣和快乐。最重要的是,汪家祥又重新获得了一个男人的尊严和成就感。
宁梅把肥皂放到桌上,告诉母亲要每天勤洗手,勤晒被褥,勤开窗户,勤搞卫生。她总结的“四勤”是为了母亲更好地记忆。母亲已经是60多岁的老人了,又患有高血压和心脏病,宁梅实在不忍心在这个时候麻烦母亲,可是不这样,槐宝怎么办呢?自打那次争吵以后,汪家祥就再也没有露面了。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