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押镖


□ 王春迪

  文/王春迪

  老家那儿有句老话,叫“宁愿多走百里路,不愿经过青河铺”。

  这青河铺,老早是条官道,道旁还有过驿馆,每日车水马龙,你来我往。后来改成官道,驿馆就撤了,只留下这宽如川,平如滩的老路。不久,两岸密密麻麻地生了许多芦苇,风一吹,波浪似地一去十几里,如青河一般,遂有了青河铺之名。

  也就在这时,青河铺来了股土匪,匪首名叫乔七,就以这十里青纱帐为掩护,终日拦路抢劫,无恶不作。

  且说这土匪有多猖狂吧!早先,顺着青河铺东去二十里,有一山包,山脚下每到十五这天,就逢一“牛绠”,即牛市。说白了就是用麻绠拦一块空地,商客在其中做牛的买卖。那时间,山东地界,山多草肥牛羊壮,价格又低,苏北沿海一带常有人到山东贩牛,这里又紧靠山东,自然成了远近闻名的交易场地。

  可这儿,卖同一头牛,上午一个价,中午打八折,下午就压到五折。许多卖牛的,过了晌午牛卖不掉,又不想贱卖,就必须牵着牛急急忙忙往回赶。

  为啥?因为山东人到“牛绠”必经青河铺,上午行人多,土匪不好出来,待天一暗,人一稀,乔七他们必然要劫道。抢了牛不说,保不准连命都给你收了。

  所以,熙熙攘攘的“牛绠”每次过了晌午,几乎就没啥买卖了。

  迫于民愤,历任县太爷都曾大张旗鼓地剿过匪,但收效甚微。

  后来,山东有一商家得了一块牛黄,瓦片般大小,足有五斤沉,谁都知道,同样斤两的牛黄,贵比黄金!商家想把它送到“牛绠”那儿卖个好价钱,但那么大的牛黄,一般人买不起,闹不好要跑个三五趟才能遇到个买主,可又保不准哪趟湿了脚,被乔七盯上。

  思前想后,商家决定请“九州”镖局的人来。

  当时,苏北鲁南地区有几家镖局,但唯有“九州”镖局什么镖都敢接。十几年闯荡江湖,还就没丢过镖。

  不过“九州”镖局要的价儿也高,镖系分银镖、人镖、粮镖、商镖等,按规矩,如果是商镖,买卖做成之后,要取其货值的十分之一作为镖利。

  商家一口答应,当即签了镖单。

  于是,商家很放心地广布消息,说要在下一场“牛绠”里出售他的牛黄。

  果然,十五那天, “九州”镖局刘镖头带着十几个镖师,护着镖车,车上高挂镖旗,一路吆喝着镖号,煞是威风地经过了青河铺,安全抵达目的地。

  那儿,早已站满了等待一饱眼福的人,许多都是鲁中南、苏北一带大药堂的掌柜,谈了老半天,牛黄最终被济南一家药房的东家高价买下。

  可那东家嫌路上不安全,没带那么多现银,要过了青河铺再交易。

  那时,路上几乎没了行人,太阳就跟熬了几天几夜的眼睛一样,通红而且没有精神。

  往回赶的路上,刘镖头突然抬起右手,示意停步,因为前面的路中间横竖摆着两根荆棘条。江湖里,这叫“恶虎拦路”。镖头一旦看到这些荆棘条子,就要准备和劫路人见面了。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小说月刊》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小说月刊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