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文学评论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立面”的误会


□ 赵 辰

“立面”的误会
赵 辰

所谓“立面”,通常是指对物体的一种视图,严格一点的全称应该是“立面图”,对应于英文词汇“Elevation”。然而,在西方语言体系里,与中文“立面”相对应的概念,实际上还有一个词汇“Fa峚de”。“Elevation”与“Fa峚de”这两个概念的本质性差异,中国建筑师并不是很清楚,而以“立面”这一概念加以涵盖。在中国建筑学术界,西方建筑文化中的“Elevation”和“Fa峚de”两个不同概念被交混着用来诠释中国传统木构建筑体系,由此而产生了严重的误解。
一次特殊的中国传统宋式庙宇大殿的设计经历,促使笔者首次对中国传统建筑的立面问题有所思考。
在那一设计过程中,依照西方学院式建筑学术所培养的习惯,笔者绘制了不少传统大殿的立面图,用于推敲其形状、比例、尺度等建筑师们所关心的造型要素。当然,这些立面都必须合乎宋式古典建筑的形制之规范,基本的依据正是那本声名远播的宋《营造法式》。在笔者绘制的众多建筑立面草图中,有一幅受到了人们的特别关注,那是因为其出乎常规而高耸的屋面,使得该设计的造型比其他方案更引人注目。然而,这一设计的特殊之处,完全不是追求立面造型的比例而致,却恰恰是一种功能与技术上的推理之结果。由于该庙宇预计坐落在中国南方、长江沿岸的炎热潮湿地区,为了提高室内自然通风能力,笔者在该设计中增加了大殿的进深,而这种南北向进深的加大,必然导致大屋顶部分结构层的加高。这一特别高耸的屋顶层在立面投形图上产生了压倒一切的气势,正是这,让不少观者感到其造型上的比例有出众之处。

这一经历使笔者体会到,中国传统木构建筑的“立面”比例完全是由其结构决定的,而其结构则主要反映在“剖面”图上。所谓“剖面”图,主要指的是三角形的屋面结构部分,也就是中国传统建筑最令人印象深刻的——“大屋顶”。以梁思成先生为代表的中国第一代建筑历史学家,开拓了从建筑立面入手研究中国建筑的学术方法,但是,上述经历,让笔者对于这一学术方法产生了怀疑。
顺着这个思路,笔者对中国传统营造体系中的设计表现问题进行了反思。据当时笔者所知,对中国古代建筑的表现与诠释,基本上都是以“中国营造学社”所做的开创性工作为基础。而在梁思成的理论体系中,中国古代建筑“立面”是被十分重视的,在梁思成和林徽因早期的研究作品中,首先将中国古代建筑的立面区分了清楚的比例成分,一般将之分为阶基、柱或墙体、斗拱、屋顶四个部分,依据其各部分的比例关系来分析其建筑的风格——这种研究思路显然十分类似于西方古典主义,尤其是文艺复兴建筑的分析方法。然后,再将大量收集的不同朝代的古代建筑放在一起,以其立面来加以对比,彼此不同之处便是各自风格的表达,以此,西方流行的建筑历史就有了对应的中国摹本。中国建筑历史在相当大的成分上被诠释成一种立面风格的发展史。然而,这一诠释,与中国传统建筑之设计与建造的实际规律并不相符,也就是说,我们古代的工匠们在建造这些建筑时,所遵循的原则和手法并不是西方古典主义的所谓“立面”法则。
笔者同时开始怀疑当时比较盛行的一些中国建筑立面比例方面的看似很科学的分析研究,其中比较有代表性的,如陈明达先生对山西应县佛宫寺塔的立面比例之分析。私下以为,这是些“象牙塔”之内的自我陶醉,与实际建筑的原理相去甚远。

第一次造访威尼斯这座美丽水城的时候,笔者的体会是十分强烈和多样的。而当欧洲朋友们问到我的感受时,我会向他们表达,我最强烈的印象,是关于建筑立面。正是通过威尼斯的建筑,我真正理解了建筑立面(Fa峚de)的意义。更进一层的意思则是,中国的传统木构建筑体系中,并不存在这种东西。
当人们沿着威尼斯的大运河游历时,所见到的正是沿河的各个建筑的立面,每一个重要建筑都有一张精美的“脸蛋”(Face)面向大运河(对许多建筑来说,这也是唯一的可视立面),向人们展示着自己的风采,正如每个人只有一张脸面对世界一样。这一张张各具风貌与特色的立面构成了沿河(在其他城市则是沿街)的立面“交响曲”。这就是城市的立面之景,如此的“脸蛋”显然是古典建筑之艺术表现的主体部分,在这张脸上必须最充分地展示出该建筑及其主人的精华,所谓西方古典主义建筑的风格特征有相当一部分来自于此。
然而,若是进入这些建筑之内,则又能发现,其室内空间与外立面没有必然的关系。不少这类建筑的室内经过各种设计的更新改造,而成为现代风格的博物馆、画廊、酒吧等观光场所,与外立面的古典风格已是相去甚远了。从这类建筑的结构与构造方面来看,如此情况的形成是很合理的,也就是说,这类建筑的内、外结构可以完全分离。大部分这类建筑的外墙体自成体系,这就造成了外立面的相当自由度,可以脱离内部空间的要求来自由考虑造型与比例。这导致外立面的设计成为此类建筑的主题,而且,很大程度上这种外立面的“脸”可以发展成“面具”,是可以后加上去的。于此,威尼斯狂欢节著名的“面具游”对我来讲有了建筑意义上的理解。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读书 2007年第02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