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真与美的追求


□ 王则柯

真与美的追求
王则柯

拜读姚洋教授的文章《经济学的科学主义谬误》(《读书》,二○○六年第十二期。以下简称《科学主义》),受益良多。“经济学考察小尺度的历史,而历史学考察大尺度的历史”,这样的视觉,虽然似乎在什么地方看到过,而且可能还正是出自姚洋教授,现在再读,却依然令人敬佩不已。
记得三年多以前,杨小凯教授发表对于理性主义崇拜的反思,文章非常深刻,引起笔者许多共鸣。现在姚洋教授又补充了新的资料,提供了新的分析,相当吸引人。不过姚洋教授这篇文章的引子,却有些叫人不得要领。
《科学主义》开篇,作者回忆自己读博士的时候,向一位学数学的同学请教如何证明正在写的论文中的一个命题,这位同学回答说:“没有证明不了的命题,问题是你需要什么样的假设。”这个回答让《科学主义》的作者“茅塞顿开”。
“没有证明不了的命题”之如《科学主义》,仿若“你别无选择”之如刘索拉笔下的音乐学院作曲系故事。那么,我们应该怎样对待“没有证明不了的命题”这样一个断语、这样一个命题呢?
面对这个断语,我们不妨首先从语法上尝试构建一个命题看看,最好看起来多少跟经济学有点关系。“凡女人必比男人有钱”,就可以是这样构建出来的一个命题,这个命题也可以拆成“如果慧芳是女人而大海是男人,那么慧芳比大海有钱”。
问题是,这样的命题可以证明吗?
但是按照“没有证明不了的命题,问题是你需要什么样的假设”这样的说法,似乎可以把“凡女人必比男人有钱”的命题,补充详释为“凡富裕的女人必比穷困的男人有钱”,这里是把一种“你需要的假设”摆上去了。于是我们面临一个新的问题:“凡女人必比男人有钱”的命题,与“凡富裕的女人必比穷困的男人有钱”的命题,是否可以认为是同一个命题。
记得笔者读初中的时候,平面几何课本上说,一个“命题”包括“假设”与“终结”两个部分。比方说“三角形三条中线交于同一点”这个命题,包括“AB、CD和EF是同一个三角形的三条中线”这个“假设”部分,和“AB、CD和EF通过同一个点”这样一个“终结”部分。课本上的作业范式,相当于
假设:AB、CD和EF是三角形ACE的三条中线
终结:AB、CD和EF通过同一个点
证明:……
这里还有个故事:恰巧在我们学上述平面几何的时候,发生着一场静悄悄的教改,其中认为,“假设——终结”的说法太学究,不容易被同学接受,所以老师奉命把“假设——终结——证明”的三段式阿基米得逻辑,改称“已知——求证——证明”。新的范式,要下里巴人的多。但是比起后来的教育革命,这么点教改真是微不足道。
不管怎么说,一个命题,不能只是它的“终结”部分即结论部分吧?把命题原来没有的假设增加或者补充上去以后,恐怕就不再是原来的命题了。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读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读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