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育儿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黏黏胶


□ 费朗切斯卡·西蒙(著),吴刚(译)

  [美]弗朗切斯卡·西蒙 著 [英]托尼·罗斯 插图 吴刚 译

  “我是钩子船长!”

  “不,我才是钩子船长!”

  “我是钩子船长。”淘气包亨利说。

  “我才是钩子船长。”阴晴脸玛格丽特说。

  他们圆睁双眼,怒目相向。

  “这是我的钩子。”阴晴脸玛格丽特说。

  牢骚鬼玛格丽特住在隔壁。她不喜欢淘气包亨利,淘气包亨利也不喜欢她。不过在粗鲁鬼拉尔夫有事忙,在聪明豆克莱尔得了流感,而坏脾气苏珊成了她对头的时候,玛格丽特也会跳过墙来跟亨利玩儿。

  “其实,现在应该轮到我当钩子船长了,”乖乖仔彼得说,“我当囚犯已经当了好久好久了。”

  “囚犯,闭嘴!”亨利喝道。

  “囚犯,走你的木板去!”玛格丽特说。

  “可我已经走了十四遍了,”彼得说,“现在能不能让我当一会儿钩子船长了?”

  “没门儿!”玛格丽特说,“给我闪开,你这条虫子!”说罢她装模作样地走过甲板,挥舞着手里的钩子,另一只手拿着她的剑和匕首。

  玛格丽特有眼罩,有画着骷髅插着羽毛的帽子,还有一整套的弯刀、马刀和短刀。

  而亨利只有一根棍子。

  这也是亨利要和玛格丽特玩的原因。

  可亨利要是想玩一玩玛格丽特的剑,就非得做好些个可怕的事情。有时候他必须得坐着等一直等到玛格丽特开始去看书了。有时候他还必须和她一起玩儿过家家。最糟糕的是(可千万别跟任何人说啊),有时候他还得假扮小宝宝。

  亨利从来就不知道玛格丽特会干出什么事情来。

  他把一只蜘蛛放到她手臂上,可她哈哈大笑。

  他扯她的头发,谁知她扯他的头发扯得更疼。

  亨利大叫的时候,玛格丽特叫得比他更响。要么她就唱歌,要么就索性假装没听见。

  玛格丽特有时候也会挺有趣,可大多数时间里她都是喜怒无常的家伙。

  “要是不让我当钩子船长我就不玩儿了。”淘气包亨利说。

  玛格丽特想了一会儿。

  “我们两个都能当钩子船长。”她说。

  “可我们只有一个钩子啊。”亨利说。

  “我到现在还没玩过钩子呢。”彼得说。

  “住嘴,囚犯!”玛格丽特吼道,“斯米先生(《小飞侠》故事中钩子船长的手下译者注),请把他带到监牢里去。”

  “不。”亨利说。

  “你会得到回报的,斯米先生。”船长摇着她的钩子说道。

  斯米先生只好把囚犯拖到监牢里去。

  “如果你乖乖闭嘴,囚犯,你就会得到释放,然后你也能成为一个海盗。”钩子船长说。

  “该把钩子给我了。”斯米先生说。

  船长只好不情愿地把钩子递了过去。

  “现在我是钩子船长,你是斯米先生了,”亨利叫道,“我命令所有的人都要去走木板!”

  “我玩儿腻海盗游戏了,”玛格丽特说,“咱们来玩儿点别的吧。”

  亨利一听这话真是气不打一处来。这简直就是阴晴脸玛格丽特一贯的做派。

  “不,我还要玩儿海盗游戏。”亨利说。

  “不,我不想玩儿了,”玛格丽特说,“把我的钩子还给我。”

  “不。”亨利说。

  阴晴脸玛格丽特张开嘴就叫了起来。玛格丽特要是一开始叫,就能叫个没完没了。

  亨利只好把钩子还给她。

  玛格丽特笑了。 “我饿了,”她说,“有什么好东西吃吗?”

  亨利在房间里藏了三袋土豆片和十一块巧克力饼干,可他当然不会想要跟玛格丽特分享。

  “你可以吃块小萝卜。”亨利说。

  “有别的吗?”玛格丽特问。

  “还有根胡萝卜。”亨利回答。

  “还有什么别的吗?”

  “还有黏黏胶。”亨利说。

  “什么是黏黏胶?” “是一种很特别的东西,只有我一个人会做。”亨利说。

  “里面是什么东西?”玛格丽特问。

  “这是个秘密。”

  “我敢打赌一定很恶心。”玛格丽特说。

  “当然是很恶心的。”亨利说 “我会做最最恶心的黏黏胶。”玛格丽特说。

  “这就说明你什么都不懂。谁做的黏黏胶都比不上我做的恶心。”

  “我打赌你绝没有胆量吃黏黏胶。”玛格丽特说。

  “我打双倍的赌你才没胆量吃,”亨利说,“说赌就赌。”

  玛格丽特腾地就站了起来。

  “没问题,”玛格丽特说,“先来比蜗牛和虫子的黏黏胶。”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更多关于“黏黏胶”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