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影视戏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论电视现场生态美


□ 蔡贻象




电视的本质是多因素的有机统一。如果从传统的影视关系来看,电视是映像艺术家族崭新的艺术载体,是电影艺术的另一种表现和存在方式;如果从广播延伸的传媒特性看,电视则是对只有声音的广播、只有文字的报刊的一种图像补充;如果从文化休闲角度看,电视又是现代客厅生活中标记性的娱乐发生器。现代电视学确认,电视美更易发生在后两者中,虽然电视的艺术性在艺术发生学意义上符合艺术的逻辑,但毕竟更多的是艺术研究者的研究惯性在起作用而已。张锦力通俗而坚毅地指出:电视的第一本质是新闻传播,第二本质是客厅休闲,中国电视40年的流程,所强调的喉舌工具论和舆论监督性,以及成为社会生活“第三种权力”的说法,其实都是电视的边缘性追求。可见,电视作为强势文化的内在支撑点就是媒介性和休闲性,而电视的非艺术美感就集中在与之有着最直接逻辑承接关系的电视现场中。
什么是电视现场感?即由电视手段营造出来的声画同步的具备即时即刻性质的电视场景感觉或氛围。在新闻传播中,正是电视的现场感以无与伦比的细节、气氛、事实征服了原先习惯于广播和报刊的传统受众。在客厅休闲中,也正是电视的现场感,才使观众无休止地沉湎于体育、综艺等节目的轮番轰炸中。虽然,从经济学的角度看,电视“阅听人”收看节目,是以特定的方式做苦工,以付出时间和精力全神贯注参与节目的方式,不自觉地成为广告商所支持的媒介公司的社会化背影,但电视观众并未绝对受累于节目,而是在一种生态化的现场中,感受到非传统非艺术的现代美感,即现场生态美。生态美原是自然美中的一种,引入艺术文化领域后,可以界定为“充沛的文化生命力与文化生存环境相交融所达成的具有和谐和创造性的新颖美学境界”,电视的现场本性,恰恰展示了其生态性的一面,成为核心美感之一。



电视的现场生态美感首先体现在客厅化休闲的心理需求中。
我们之所以呆在客厅看电视,是因为我们不可能事事都经历现场,只能寻求文化性的代理人,而电视正好能够把非常个体化的现场,转化成客厅的直接展示,观众能借助电视把自我与事件的参与者视为一体,对荧屏发生的事拥有莫名其妙的信任感,而且是在休闲氛围中被进一步地强化。电视的文化状态,其实就是强制休闲,以现场的方式吸引(侵犯)了收视者,收视者也因而拥有了前所未有的(虚幻)权力:我看过即我经历过,故我有肆意议论的优越感,有揿动遥控器的选择权。这就有了休闲文化镜语中的生态创造性,观众不仅满足了心理需求,而且有了文化想像。比如《生活空间》,几乎所有喜欢这个节目的观众都曾经有过希望,希望不再有太多的嚼舌头主持人和喋喋不休的解说,希望荧屏上出现的不是某种符号式的政治代表或群体大众,而是生活中的“这一个”。节目的成功也确实在于采访者退隐,社会底层和弱势人群被关注,观众因而有了体味的生活化和情感的现场感,能够从编导张扬的人文精神中感受到生活的升华。每当清晨打开电视机看《生活空间》,人们就会觉得与大众离得很近,在与普通人同行中,以平常心保持人的尊严。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电影艺术》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电影艺术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