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逐水草而居四篇)


□ 北野

北 野

婚姻的金车使马匹暴躁

热浪袭人的空气里出现了厄尔尼诺、臭氧层、紫外线、中暑等等词汇。谁发现了这些词的所指,谁设法给人类的处境命名,谁就制造和分担了当代的焦虑。

就在这杂乱无章的场景中,农民把西瓜弄进城里。血管暴突的青年农民肤色深重,未经修饰的脑袋里装着现实主义的计划。

夜晚使空气变凉,使贪玩的儿童裸着诸神的原作进入梦乡。而罪孽非浅的成年男人独自醒着:他被岁月塑造成父亲的形象,当他歌唱,那歌声仿佛来自异乡;当他把琴放进蒙尘的盒子里,一恍就是半辈子。

干热的空气里,到处高挂着毫无水分的果子,被农药催肥的果子,被蚊虫叮咬而又遗弃的果子,丧失了神圣光泽专事邪恶欲念的招摇过市的果子。

而婚姻的金车使马匹暴躁。

我们满怀怨恨拉着它,除了奔向坟地,还会有什么惊喜等在前头?

这是一辆又一辆被匆忙装饰起来的道具马车。组成它们的材料各不相同,式样千奇百怪,但上面坐着的都是比国王的尸体更沉的宿命。想当年约伯坐在尘灰里诅咒命运,真实的伤悲打动了万能者的心:给他驼群和牛羊,给他健康、富有、儿孙满堂和美好一生的希望。

我骑着黑马在夜空下远行。夜路上的步行者听见马蹄声让开了梦一样稀薄的路径,他们弯腰,向我和我的影子致敬。我独自访问了东山公墓陈兵百万的幽灵。那里除了来自阴间的风声,只有偶尔啾的一下,好像猫头鹰在荒冢间点名。

黎明我听见夜莺远去了。不良配偶们气急败坏摔碟子砸碗。婚姻的金车被他们推到悬崖边。上帝在笑。而惶恐的孩子隔着门板,尖叫。

傍晚我看见喧闹人群之外与孩童为伍的一个女子:酷似那吹笛的希腊美少年俄耳甫斯,与孤独为伍!酷似那独坐河柳歌唱着落水的奥菲莉娅,与纯真为伍!

我的竖琴开始喑哑!我的嗓子开始疼痛!

请允许我坐在传说中的榆树上

把仅有的字母贴向受光的树叶

当你拖着长裙从树下轻轻走过

由于目不斜视而使我坠落

在那童话般的榆树上

我的字母像魔鬼的金币闪闪发光

而你的美 像飞鸟

字母和金币皆不需要

但愿我在树杈上已经守望了一千年

但愿过路人全都带着惊叹

而你低眉顺目从树下轻轻经过

心无旁骛的样子使我当场坠落

  

去酒吧喝一杯

在星级酒店和过油肉拌面馆之间,吧文化悄悄长大成人了。

从肉铺子、馕坊、保龄球馆和艾得莱斯丝绸店的间隙穿过去,经过一两个街区,你准能看见不止一家酒吧、粥吧、茶吧、餐吧、氧吧、聊吧、棋吧、书吧……总之,你会发现,滥觞于欧美大陆已有上百年历史的吧文化,在我们这个城市渐成气候了。

许多人对“吧”字比较敏感和怯生,以为那装修考究的小小门面之内,肯定不是普通百姓可以贸然进入的。我以为,这都是受了乌烟瘴气的某些电视片的不良影响,那些片子的创作人员总喜欢把犯罪场面置于吧文化的氛围之中。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福建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福建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