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邻居


□ 郭文斌

冯美成和夏子放住邻居。
他们都是一所大学的讲师。
冯美成的妻子是教师,夏子放的妻子是护士。
他们的邻居做得很丰润很安详。
早上起来,洗漱已毕,两人就就着一个小电炉喝茶吃早点,然后又一同去系里。上课的时间还没有到,两人就坐在教室门前的花坛上抽烟说话。下了课要么冯等夏,要么夏等冯,然后一同回家。家离学校不算近。因为说着话,也不觉得远。学生看着就连穿着也一模一样的冯和夏慢慢地消失在校园林荫道的尽头,感觉好极了。
谁家的饭先熟就先吃谁家的。都吃个半饱,再吃另一家的。孩子在一起亲近得别人分不开谁是谁家的。吃完饭两个男人就睡午觉,两个妻子就拿了针线带了孩子去院子里玩。冯敲敲墙说,睡了。夏敲敲墙说,睡了。
下午又一同去系里备课。
女人谁闲谁去接孩子,车子前头坐一个,后头坐一个。
晚饭后,两家大人在某一家看电视,边看边说些闲话。孩子就集中在另一家做作业。有时等大人看完电视,孩子往往就在另一家睡了。早上女人到对方家里给孩子装东西时常常看到另一家男人露在被子外边的身子,就像看见自家男人的一样平常。有时夫妻晚上用过的床上用品也没顾得上收,还在显眼处放着,女人同样觉得像家常一样。
单身时的夏和冯就更不用说,有人开玩笑说他们是分床睡的一个人。他们穿着同样款式同样色彩的衣服,留着同样的发型,抽着同样牌子的烟,甚至连走路的姿势也一模一样,别人从后面根本分不出来谁是谁。早上,他们一同出去出操;晚上,他们一同出去散步。让多少女孩子为他们整夜整夜的失眠一本—本地写诗。受其影响,校园里一时出现效仿之风,人称夏冯体。每当星期六,如果没有别的事,他们就去跳舞。更多的时候,两人只是坐着听音乐。直到有探戈曲子的时候,他们才去跳一曲。一跳,在场的人就直喷喷。差不多全场的人都停下来行注目礼。其中有两个女人激动得眼睛都潮湿了。一个说,他们两个在飞呢。一个说,是的,真正到位的合作是多么美好啊。一个说,高潮就是这样达到的。说这话的女人一个叫英,一个叫芮。
就是她们两个,后来分别做了夏和冯的妻子。
婚后,每逢周末,两家人就一同去。夏和冯的妻子学过国标,两人常常做搭档。夏的妻子英不怎么会跳,冯就带她跳平步。两个孩子也学了大人的样子走来走去。时间一常,夏和芮的国标与冯和英的平步都跳得很优美很到位。一曲下来,英说,你们两个跳得实在太好了,让人想起长江和大海。芮说,你们同样,让人想起海上的风和天上的月。
星期天天不亮男人就早早地去钓鱼。女人送走男人之后就再睡一会儿。如果孩子在冯家的床上,那么两个女人就在夏家的床上一起睡了。起来之后,吃过早点就一起去转商店。到了衣服店里,看到上眼的,就说,这个他们穿上挺好看的。另一个说,那个孩子穿上挺好看的。要买就买一对。同样的花色,同样的款式。
回到家里,男人已经回来了。鱼在一个盆子里盛着。两个女人就动手做。在一家的的灶上。省得到时洗两套家具。......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长江文艺》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长江文艺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