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洋房或山中岁月(散文)


□ 席瑾

  席 瑾

  那个洋房,我还是想要一楼。虽然实际上我听从了我老公的劝,选择了二楼,但我发现,我还是对一楼赠送的私家花园念念不忘。当然,最好是住在二楼,又拥有一楼的私家花园,但那样的房子开发商称它为别墅,依我和我老公工薪阶层的经济实力,就是努力到退休也不可能拥有那样的房子。生活总是充满种种遗憾,这个,我不能苛求。

  而我可能的选择,就是在步入中年的时候,在沈阳,这个越来越大的城市边缘,购买一套120平方米的情景洋房(开发商这样称呼)。那么,剩下的问题就是,选择一楼还是二楼?我在两者之间艰难取舍。

  事实显而易见:一楼拥有独立入户的小院和私家花园,但很可能比二楼潮湿或阴暗且安全指数不够;二楼的安全指数和采光好于一楼,但只有一个八平左右的露台,没有承接地气的花园,让我种植各色植物的愿望大打折扣。这种选择让我再一次看清,方向完全不同的利与弊总是无奈地同时附着在同一事物或同一张面孔上,形影不离。

  那一段时间,我沉迷于植物,每当看到有关植物的文字,我都会在脑海中一遍遍地构想自己的私家花园,这个举动也许可笑,但却是事实。我的花园里有花、草、树和各色菜蔬,它们高低错落有致,植物学上叫做植物群落。夏天,我坐在葡萄的阴凉下读我喜欢的书,葡萄晶莹剔透,做我读书的背景,傍晚有草本或木本植株的花香,有风扶过树叶的波动,有青石的小径,有夕阳,或者能看见夕阳斜照在不远处一栋栋洋房西房山上明亮的暗红和竖状结构的阴影,那代表隐藏在植物后面的古朴而坚实的力量。各色植物在我身边缓慢生长,我看见它们的叶子一片片长出来,历经稚嫩、强壮再慢慢变黄,就像看见叶片上缓慢流动的时光。

  最终,我的取舍止于我的老公。我老公只是举重若轻地问了我两个问题,一个是:“假如我某一天出差或回家晚了,住在一楼,你自己睡觉时会不会害怕?”另一个是:“假如一楼在一年中的某个季节潮湿或阴暗,你的身体承受得了吗?”老公的两个问题像两支不经意的箭,却支支切中我的要害,我从小就胆子小身子弱,纵然园区的保安再好,也不能阻止我的梦泄露我内心的不安和恐惧,而我一点儿也不喜欢噩梦。因此,我只好放弃庭院种植的愿望。当然了,退一步想,我也可以在八平的露台上小面积地种花种菜。

  不知道我老公在这个问题上是否扮演了智者,但我知道,同众多人类的个体一样,我的痛苦实质上来自我的欲望,假如我抛弃了欲望,我会轻松又愉快,这种做法理论上畅通无阻,执行起来障碍重重,因为,我无法说服自己抛弃欲望。

  直到我再一次怦然心动,我才明白,我如此热爱情景洋房一楼的原因,也就是说,我欲望的发源地。怦然心动来缘于我真正踏进了深山。那是一次文学采风活动,它让我重新嗅到了自然的气息。我身体里俱已懈怠的感觉细胞开始再一次跳跃,像一棵春天的小草,有东西在不知不觉间萌动。

  那是在法库,五龙山,一座具有文人气息的院落。

  当我踏进这个院落,一些诸如理想、梦想等词汇纷至沓来,像春天的蝴蝶,在我荒凉的额前飞舞。相对于我自己的迟滞、犹疑,我一向崇拜敢于大胆行动、勇于实现自己理想的人,这一次是朋友的父亲,院落的主人。当然这时他并不在场,陪同我们的是他的儿子王威。我一边用目光四处浏览,一边暗暗猜想,若是放在古时候,王威的父亲一定是一位隐士,喜欢书画,喜欢文人墨客,喜欢隐居,喜欢山水和田园。我眼前有许由、颜回、嵇康、陶渊明的名字缤纷掠过。

  不同于西方的外露和彰显,中国的房屋偏爱围合,讲究隐和藏,将家用山围护起来,这个院落也是如此,四周众山环绕,草木丰茂。我到王威父亲的那间书房看过,书房里是一壁的书画,房中有琴,有动物标本,一只鹰,一只孔雀,有文房四宝。用现代的眼光看来,书房古朴典雅,暗香浮动,美中不足的只是,房间有些暗。但我猜想,这些元素一定与古人隐于山中的房屋契合。院落以外,房子的南面,生长着众多高大的树木,今年春天来得晚,树正绿得鲜嫩,槐树、榆树还有不知名字的树杂生其间,瘦而高大,让人看到一种向上的力量。

  院子里,有一口井,不知何年修建,井水清冽,我们喝的龙井茶就是用此井之水冲泡。我尝了一口,井水并不像人们说的有多甜,但清凉而毫无任何味道,就是说不含任何杂质,并没有我们常喝的自来水中的次氯酸味,原来纯净才是一种境界,就像我眼前这个远离喧嚣的院落。

  在这个院子里品茶聊天时,我明白了,我骨子里是热爱自然和人文情调的,比如被古人推崇的隐士生活,这种生活的质地隐藏在百年或千年前的文字中,我读那些古老的文字,日益被熏陶、浸染,从中获得关于隐士的审美情结,成为我今天心情愉悦的源头。

  当然,与此同时,我也明白我为什么那么迷恋洋房的一楼了。现在的洋房开发商们更注重制造小区环境的清幽,让人能够更多地领略自然,通过私家花园,满足人们居住舒适的同时,更让人精神愉悦。虽然,我热爱自然的山水,但我还要工作、赚钱、养家,不能居住在远离工作单位的地方,所以洋房成为我的首选,并变成我物质的欲望。住在城市的繁华里,我心中一直惦记着我安静的乡村,因为远离乡村,乡村的一切都被诗化并被赋予了无限美好的色彩,它们缓慢、优雅地飘浮在我的记忆里,像空谷里的一株兰花,孤独,清雅,芬芳,出尘。现在,洋房成了衔接我的乡村与城市的可能,我可以一边享受城里的各种便利,交通、时尚、教育、娱乐,一边重温乡间的植物和花草的香。

  写到这里,我不能不由衷地说,虽然有种种令人烦恼的选择,但我们的生活的确是,也确实是,越来越美好了。

  责任编辑 孙俊志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2011年第07期  
更多关于“洋房或山中岁月(散文)”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