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寒流(外一首)


□ 朱佳发

  风背负着寒流,喘息呼啸而过

  南中国纤弱的腰枝打了个寒战

  街上的行人开始缩头裹脸,只露出惶恐的双眼

  雨从不同寒流从何而来 南方的细雨,依然迈着恬淡的步履,保持优雅的舞姿

  高贵的冰冷,犹如一场风花雪月,刻骨铭心

  透过密密麻麻盘踞镜片的雨珠的缝隙

  我看见路灯诡秘地闪了三下

  行人我行我素,四散逃窜

  路灯照耀的最亮处,一群蚂蚁正在搬运

  一片庞大的树叶,全然不顾寒风蛮横的争夺

  秩序井然的移动,让我肃然起敬

  寒流,不知从北极还是西伯利亚袭来的寒流

  丝毫没有察觉另一座城市的冷眼旁观

  以及一个颓废的人的怜悯

  只想在三天之内,扫荡这个城市所有的怯懦和怨气

  这时,我看见了他们,看见了他们隐秘的全部

  而他们永远看不见我,看不见我哪怕是局部的坦露

  他们只看见一个人卷起袖子,弓着左手,高举右手

  一路狂奔,杀向寒风,直至消失。这一夜

  暧昧的夜色,心虚的温存,赤手空拳的决绝

  注定让寒流独孤求败

  蹲 下

  一双巨手,掩埋千年的巨手

  曾经把握过什么 高贵的头颅,王还是神

  被拦腰劈断的身躯,蹲下

  面罩遮盖威严和丑陋

  黄金镀过的部分,高昂着

  有风吹过的时候,一个人站立着

  风过后,有人蹲下

  无人问津的村子一角

  杂草下的墓穴,一个时代的王朝

  考古人员蹲下,围观村民蹲下

  能俯视到的,不是牺牲

  无数生灵成为青铜 殉葬一个王朝的灭亡

  山矮了,海高了 我来了,你走了

  我把权杖踩在脚下,把它弄弯

  偷窥的驿站,马车锈蚀

  远去的青铜,煮沸身姿

  固定的姿式,即便跪着,也难续永恒

  金属的时代,蹲下 泡沫的时代,蹲下

  手执利器,我重返远古的森林

  狮、虎、象、豹……部落和原始

  遁去的是肉体,呼啸无处不在

  丛林唯一的吼叫

  让我的毛孔和血液始终站立

  作者简介

  朱佳发,1970年9月出生于福建武平。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