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银狐狸”飘飘欲仙


□ 屈根存

[编者按]:这一期正编着,正在为“银狐狸”这个栏目的稿子发愁的时候,所谓的发愁,实际上是在想这个栏目还要不要再办下去,收到了屈根存先生的文章,让人心里不由得热乎起来。当初开这个栏目,确也反复掂量过,有多少人爱写也会写这类文章,读者究竟喜欢不喜欢,喜欢的人又有多少?思之再三,还是开了。不管怎么说,风趣幽默是聪明的标志。聪明的人不一定讨人喜欢(太刻薄,比如钱锺书先生),聪明的文章却没人不爱读(爽气,又比如钱先生)。屈先生说,希望在新的一年里,这个栏目仍能大放异彩,这也正是编者的恳切的愿望。已连续两期没开这个栏目了,可见稿件的匮乏。这一期是开了,两篇文章都是好文章,但作为这一栏目的文章说,尚有未尽人意之处。也只能这样了。台子已经搭起,各路神仙何不快快登场一试身手!
兹将屈先生的文章刊出,以示坦诚。
山西文学》2004年8月刊,突然推出一个新栏目一一“银狐狸”,韩石山主编并为她敲了一通开场锣鼓。我原来并不以为然,还不是猫叫咪,黍面叫窝窝,姑娘叫小姐,都是一回事。在我看来叫什么栏目并不打紧,关键得看有没有真材实料的好货,得有让读者叫绝的好文章。如果穿新鞋走老路,新瓶装旧酒,换汤不换药,那只能像现在的动辄猛放鞭炮的开业典礼,或想把假货卖给人的草台子上跳大神一一哗众取宠,最后巧妙地把那些屈根存伪劣产品塞给老实巴交的所谓的“上帝”。我常对人讲,对于一个家庭和一个新郎,在娶媳妇时,结婚典礼的隆重与否都是扯淡,关键是娶到一个好媳妇。如能娶到一位年轻貌美且又贤淑有才,中看中用的好媳妇,那才是惠及全家福荫三代(起码)的天大好事,就是私奔而来,没有任何典仪又如何?

但“银狐狸”栏目上市以来,还真让我这个《山西文学》的读者得刮目相看以至有些目瞪口呆了。自从第八期开篇之后,“银狐狸”就以她那经典飘逸的面目,既跳又蹿,嗖嗖向前,到了年终岁尾前的第十一期,仅仅四期,她竟有点飘飘欲仙的神姿了。也许是冥冥中的狐仙神灵带来的福祉与灵性所致吧。
且不说第八期的《能嚎你就嚎》、第九期的《人家说他是我爹》、第十期的《老爷与老爷》,就说说第十一期的四篇吧——简直是篇篇佳作字字珠玑:周同宾的《驴上日记》,嬉笑怒骂皆文章,你听那两个女人互辱对方的精辟对骂语:“你床上的铺单都蹬成了窟窿,席都踢得稀巴烂。你床前头野男人们的鞋都趿拉错了。”虽是脏话,却投用一个脏字,直像张打油形容雪的那首开山之作,写雪不用雪,却让人看到了一个晶莹剔透、一片银白的雪的世界。正如作者所讲,人在激动时的形象思维最活跃,把动词和形容词能用到极致;钟志平女士的《送个老公给你爱》,让人读后有一种散文乎、小说乎的疑问与感触,小说的成分似乎大一些,但栏目未冠小说之名,不管什么文类都无所谓,不是有的学者说,过去除讲韵调格律的诗词外,其它文类都归散文,文无定法,写好才是硬道理。你看篇什中那段形容语:“阿D是第三者,地下工作已坚持了两年多,要不是爱情圣火烈焰冲天,烧得阿D七魂丢了三魂,晕晕乎乎规划起百年大计,铺开天长地久蓝图,还逼男人立马照图施工,地上工作者,就是这个乌了眼的女人,这会儿还会不会知道,世上有个女人叫阿D,她就还会在家里哼着歌,倒腾瓶瓶罐罐的柴米油盐。”还有什么形容两个女人的“萝卜骨感白菜丰腴”……简直贫嘴调侃到家了。至于韩保全的《购车记》那就不用说了。从一次购摩托车的经历,活脱脱道出了我们社会各个角落阳光背面的那一面的冰山之一角,甚而可以说是浩瀚荒漠中一粒微不足道的沙子,身处社会底层的自己就身感同受,相信小老百姓都难免遇此劫难。《撒纸钱》一文故事情节虽简单,作者何申却写出了心底的真情实感,他成为作家的源头,竟是与他朝夕相处、耳濡目染25年之久的岳母。一位作家,站立车头悲泪盈眶,心甘情愿通过撒纸钱,给仙逝的岳母送去那边的盘缠,习俗虽有些陋,但其心其情,却的确让人动容。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