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奥威尔作品三则


□ 乔治·奥威尔

  绞刑
  
  那是在缅甸,一个雨水湿透的早晨。惨淡的灯光像黄色的锡纸斜照过高墙,照到监狱的院子里。我们等在死囚牢房的外面,那是一排平房,正面钉着两重铁栅栏,就像关动物的小笼子。每间牢房大约十英尺见方,里面空空如也,只有一张木板床和一壶饮用水。在有几间牢房里,棕色皮肤的人默默地蹲在里面的一道铁栅栏后,床单裹着身子。他们都是死囚,在一两个星期内就要被绞死。
  有一个囚犯已给带出了牢房。他是个印度人,身材瘦小,剃了光头,眼睛混浊。他长着浓密茂盛的胡子,大得同他的身材很不相称,显得可笑,很像电影里滑稽角色的胡子。有六个高大的印度狱卒看守着他,为把他送上绞刑台作准备。其中两个扛着上了刺刀的步枪站在一旁,其余几个在给他上手铐,把一条铁链穿过他的手铐再系到他们的腰带上,然后又把他的胳膊捆紧在他身子两侧。他们挨他很近,手总是放在他身上,小心地抓着,好像时刻要感觉到他在那里,就像对一条仍旧活着、可能跳回到水里去的鱼一样。但是他站在那里,一点也没有反抗,听任双臂给绳子缚紧,好像他根本没有注意到发生了什么事情。
  钟敲了八下,有一声军号从远处营房那里飘过来,在湿漉漉的空气中,显得声音很轻,有点凄凉。监狱长同我们其余的人分开站着,他闷闷不乐地用手杖在沙砾地上戳着,一听到号声就抬起头来。他是个军医,留着牙刷一样的灰色胡子,声音粗哑。“快些,快些,弗朗西斯,”他不快地说。“这人现在早该死了。你难道还没有准备好?”
  狱卒头子弗朗西斯是个身体肥胖的达罗毗荼人①,他身穿白色斜纹粗布工作服,鼻上戴着一副金丝边眼镜,他挥一下黑色的手。“好了,长官,好了,”他赶紧说,“一切都准备好了,没有问题。刽子手正等在那里。我们可以去了。”
  “那么快走吧。这活不干完,犯人们还不能吃早饭呢。”
  我们向绞刑台进发。两个狱卒走在囚犯的两旁,肩上扛着步枪;另外两个紧挨着他,抓住他的肩膀和胳膊,好像是一边推着他,一边扶着他。我们其余的人,包括法警等人跟在后面。我们刚走了十码远,行列突然停止了,事前没有命令或警告。一件令人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不知从哪里蹿出来的一条狗,出现在院子里。它大声吠叫,冲到我们中间来,围着我们蹿跳,全身摇晃,看到有这么多的人在一起,十分兴奋。这是一只多毛的杂种大狗。它在我们周围蹿跳了一阵子,就突然冲向囚犯,跳起来想舔他的脸,我们都来不及阻止。大家都吓呆了,站在那里,惊慌之下竟没有人敢去抓那条狗。
  “谁放这条该死的畜生进来的?”监狱长生气地问道。“你们快抓住它!”
  押送囚犯的队伍中有个狱卒走出来,笨手笨脚地追那条狗,但是那狗奔跑着蹦跳着不让他走近,好像这是一场游戏似的。一个年轻的欧亚混血狱卒抓起一把石子扔去,想把那条狗赶走,但是它躲过了石子,又向我们奔来。它的叫声在狱墙上发出回声。那个囚犯给抓在两名狱卒手中,一点也不觉得好奇地看着,好像这是绞刑的一个手续。过了几分钟才有人设法抓住了那条狗。然后大家用我的手帕拴住它的领圈,再次出发,那条狗仍在挣扎着、呜咽着。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中篇小说月报》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