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上游(短篇)


□ 胡继风

  1
  
  最初发现四姑娘河起了变化,是在两个月前。
  那是刚刚入夏不久。对于那天发生的事情,垛高老爹记得非常清楚:天蒙蒙亮,起了第一网鱼之后,自己照例要下到河边的浅滩处,撩起水,洗一洗粘满鱼腥气的手,还有糊满眼屎的眼睛。
  因为头天晚上多喝了两盅老酒,感觉有些口干的缘故,垛高老爹顺手将一捧河水送进了嘴里。
  不对劲!河水的味道不对劲!
  再喝第二捧的时候,垛高老爹就存了心,像辨别假酒一样只含了一小口,用舌头和鼻子慢慢地咂摸起来。
  不错,确实不对劲:有些酸,像加了一些醋;有些骚,像加了一些尿;有些咸,像加了一些盐;有些苦,像加了一些碱。同时还滑溜溜辣丝丝的,好像还加了一些洗衣粉和辣椒水……全没了往日那种甜津津的味道。
  垛高老爹已经在四姑娘河边喝了将近七十年四姑娘河的河水了。对于四姑娘河那甜津津的河水,垛高老爹简直比对自己的老伴还要熟悉:有点像在喝光了蔗糖茶的杯子里又倒进的水。另外还夹着些河泥的香,杂鱼的腥,水草的鲜。相当特别,也相当解渴。
  可是现在怎么了呢?
  垛高老爹重新掬起满满的一捧水,眯上他有些老花的眼睛,仔细地打量着。
  颜色也有些不对劲,不像以前那样清了。以前那水捧在手里,亮晶晶白花花的,就跟捧着一捧银子似的,就跟捧着一捧老酒似的。
  可是现在这水里明显有了颜色。究竟是什么颜色,垛高老爹也说不清,好像什么颜色都有一点。
  这还没完——当垛高老爹爬上岸不久,就感觉自己的手,胳膊,脚,小腿——凡是刚才淹在水里的地方,全都隐隐地瘙痒起来。
  再放眼朝那宽阔的河面上一看,不觉就看出了几分晦气。
  垛高老爹不由得在心里惊呼一声:大事不好了,四姑娘河恐怕要遭难了……
  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和垛高老爹的担心一模一样:四姑娘河水一日稠似一日、一日厚似一日,简直像是一锅很有火候的稀米汤了;颜色也一日暗似一日,而且那颜色还像电视里玩变脸的川剧演员的面具,是千变万化着的——一会儿淡黄,一会儿暗红,一会儿乳白,一会儿微紫……当然,更多的时候,那颜色是混合的,看上去什么颜色也没有,同时又什么颜色都有。
  气味也越来越明显,不用捧起来用嘴咂摸,只要往河边上一站,甚至不用站到河边上,就能闻到那一股又腥又臭又酸又辣的怪味道了。
  特别是夜晚,守着拦网的垛高老爹睡在岸边的小窝棚里,感觉随着河风漫上岸的那股怪味道,是越发的扑鼻了……
  
  2
  
  才短短两个月的时间,一条原本干干净净了二十年、二百年,甚至也可能是二千年的河流,就这样突然之间毁掉了。
  真是病来如山倒啊。
  现在,一个七月的黄昏,垛高老爹使劲地吸着旱烟,蹲在窝棚门前的洋槐树底下,一边这样忧心忡忡地想着,一边默默地望着眼前这条暗淡的大河,和大河上漂浮的死鱼。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福建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福建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