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文学评论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货币为什么重要?


□ 贺力平

货币为什么重要?
贺力平

“货币”在汉语里是“钱”的雅称(英文里可以说“货币”与“钱”是一个词:money)。一千五百年前西晋文人鲁褒在《钱神论》中有这样一种描述。
文字生动简练,引述如下:
钱之为体,有乾坤之象。内则其方,外则其圆。其积如山,其流如川。动静有时,行藏有节。市井便易,不患耗折。难折象寿,不匮象道。故能长久,为世神宝。亲之如兄,字曰孔方。失之则贫弱,得之则富昌。无翼而飞,无足而走。解严毅之颜,开难发之口。钱多者处前,钱少者居后;处前者为君长,在后者为臣仆。君长者丰衍而有余,臣仆者穷竭而不足。……钱之为言泉也,无远不往,无幽不至。……钱之所佑,吉无不利。何以读书,然后富贵。……官尊名显,皆钱所致。……由此论之,谓为神物。无德而尊,无势而热,排金门,入紫闼。危可使安,死可使活,贵可使贱,生可使杀。是故忿争非钱不胜,幽滞非钱不拔,怨仇非钱不解,令问非钱不发。……谚曰:“钱无耳,可暗使。”又曰:“有钱可使鬼。”凡今之人,唯钱而已。故曰:军无财,士不来;军无赏,士不往;仕无中人,不如归田;虽有中人而无家兄,不异无翼而欲飞,无足而欲行。
上述文字中开头几句说了有关钱的一些表面特征,其余都是谈论钱的神奇力量。这里关于“钱神”或“神钱”的种种表达后来都演变成俗语中的“有钱能使鬼推磨”。
《钱神论》及其所有类似的说法或想法都是关于货币(钱)所代表的社会财富及其持有者所拥有的力量。用现代经济学术语来说,就是关于货币(钱)的购买力的描述。市场经济中,越来越多的人使用货币,越来越多的人为货币而工作,人们持有的货币数量越来越不平均,货币作为财富、购买力或社会资源的集中象征便会对整个社会的心理情结产生越来越大的影响。

鲁褒的《钱神论》或许代表了前人对这个现象的半客观半文学性的概括。
但这距离现代社会科学研究中的货币概念相差甚远。货币所体现的财富的重要性根本就不同于货币本身的重要性。如果对货币重要性问题的回答混同于对货币所代表的财富的重要性的回答,那么,回答者的认识水平还停留在一个普通的商品拜物教者或货币拜物教者的地步。
那么,货币的重要性在哪里?在前不久去世的货币理论学者米尔顿·弗里德曼看来,古往今来的货币都是某种具有迷人外观的事物,货币制度和货币政策的制定者们很容易受到这些迷人外观的迷惑而做出不正确的决策,这些决策一旦形成却会给社会和经济发展带来深远而难以弥补的不利影响。或许,我们可以用另一句稍有些拗口但简明得多的话来表述相同的意思:货币(钱)的重要性在于它的重要性会随着对它的重要性的不当使用而改变。
弗里德曼一生著述巨多,单单冠以“货币”标题的书籍就有十余本。在这些著作中,有的是纯理论性的研究,有的是对历史材料的系统性统计分析,还有的是史论结合的通俗性读物。在一定意义上可以说,这些著作都紧紧围绕一个主题:货币为什么重要?与这个主题相关的问题包括:已有的货币认识出现过哪些错误?为什么会发生这些错误?这些错误带来了什么危害后果?他的《货币的祸害:货币史片段》是一本半学术性半通俗文集。这部文集汇编了几篇他早先在一些学术期刊上发表的货币史论文。这些论文分别述说历史上的一些故事。
一个故事说一八七三年美利坚合众国议会通过了铸币法案。在该法案的草稿中曾有“银元标准”字样,后来正式通过的文本却删去了这个词语。由此,合众国便抛弃了白银货币,进入到单一的金本位制。在白银货币支持者的眼中,这个事件是“一八七三年罪行”。弗里德曼倾向于同意说,这个事件本身带有偶然性;但同时也指出,合众国过渡到单一金本位制这一事件给后来的物价走势带来了重大影响(即从一个方面促成了十九世纪末最后二十年中的通货紧缩)。
另一个插曲是,在经历了上述二十年左右的通货紧缩后,自由铸币思潮重新在美国流行。当时的一位总统候选人不失时机地提出了恢复白银货币地位、重返复本位货币制度的主张。这位才华横溢的总统候选人在多次竞选中声势夺人,大有问鼎白宫的希望。但是,在弗里德曼看来,一件小小的事件改变了他的政治命运,也结束了银本位制在美利坚复活的可能性。这个小事件是两位苏格兰科学家刚好在那时发明了可扩大黄金产量的氰化法。世界黄金货币供给量恰恰也显著增多了,通货紧缩开始让位给通货膨胀。细究起来,这两位科学家的活动也受到了此前金价上升趋势的刺激性影响。
合众国内部的白银利益集团在十九世纪后半期的政治竞争过程中显然没有取得上风地位。但他们从来没有放弃过自己的努力。二十世纪三十年代,在罗斯福总统新任期间,他们取得了一次成功。这就是促使国会通过了《白银收购法》。
弗里德曼讲述这个故事的用意是,一件在国内政治经济发展中看上去不那么起眼的货币事件却带来了深远的国际影响。在合众国通过《白银收购法》的同时,南京的中华民国政府碰巧在此前开始实施新的银本位制度。国际银价因美国《白银收购法》而升高,大量白银从中国源源不断地流出。南京国民政府中央银行的储备银渐显短缺。为此,在弗里德曼看来,中国被迫取消白银的货币地位,最终走向了不与任何贵金属挂钩的信用货币制度。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读书 2007年第06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