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沙原夜话


□ 乌雅泰(蒙古族)

  乌恩奇从莎木坦老喇嘛家出来的时候,夜已经很深了。
  今夜有一轮迷人的下弦月。不但脚下的沙原小路清晰可辨,就是那稍远些的沙包、沙梁也显示出秀丽的轮廓。只有那在更远处巍峨耸立的沙峰、水沙梁才被一层神秘的夜色所笼罩,你无论如何也弄不清它的真面目。
  乌恩奇是个在报社工作十多年的老记者了。这次他是借莎木坦入党的机会,采访他三十多年如一日植树造林,治理沙漠的先进事迹而来到芒哈图的。他用三天的时间,向苏木领导和周围群众了解了有关莎木坦的情况,又用两天的时间和他本人谈话,把一切素材都记在了笔记本上。
  夜色里,一切都显得朦朦胧胧,无须费神去端详景物;所以,赶起路来显得特点快。但因为是孤零零的一个人,乌恩奇不免有些惆怅迷惘。如果求那个小媳妇带路,不但她的叔父喇嘛不反对,她本人也会愉快地应许。那样不仅能解脱一个人赶夜路的苦闷,还可以得到无比的欢乐,她当然也如愿以偿了。如今,她已经脱衣上炕了,还是守着孤灯怨恨我的软弱无能?唉,一切都过去了,已经迟了,无论怎么悔恨也没有用了。
  正当乌恩奇这样冥思苦索的时候,有个陌生人靠近了他,不停地问这问那,真怪。
  这个陌生人,对我的一切怎么就了解的这么详尽?而且每一个提问都如刀似箭,总是能击中他的要害,使他原本已经平静了心情,又一次掀起了激浪。把自己想的做的都和盘托出吗?他给我张扬出去怎么办?那不是拿自己的工作、前途和家庭开玩笑吗?他既要一吐为快,又犹豫不决。
   终于,他承受不了寂寞与孤独的折磨,决心要把一切都讲出去。管他的!我与他素不相识,一个在夜晚邂逅的人,我既不告诉自己的名字,也不说从哪儿来,到哪儿去,过不了多久就要各奔其程,我完全没有必要防备他!于是,他有问必答,很是坦诚、直率。
  此刻,那个执意要刨根问底的陌生人低声问道:“莎木坦一家不但热情好客,房舍也很是清洁宽敞。你为什么不住在那儿,在深更半放里去投奔那个无人光顾的破庙?”
  “唉,你不知道,难呐!莎木坦老喇嘛已经八十多岁了。他还俗三十多年也没娶妻,一直靠他的侄子度晚年。他侄子拉着骆驼去盐湖驮盐,已经走了有十几天了。我不敢住在他家,我怕那个小媳妇……”
  “她是一个懦弱的女子,你有什么可怕的?”
  “其实我不是怕她,而是怕我控制不了自己。老喇嘛因为年迈,已经有些耳背眼花了,我就是和他睡在一条炕上,也无法抵制那双脉脉含情,渴望难忍的眼神,可能要去推开里间的那扇小门。或许,那个小媳妇会悄悄地钻进我的被窝里,到了那个时候,我肯定要顺水推舟……
  就是因为这个缘故,我才不敢住在那儿。那小媳妇每看我一眼,我的心就被撩拨得火辣辣的……”
  “果真是那么漂亮吗?”
  “我对你怎么说呢?一句话,她脸如同天上的月亮一般光洁明亮,她的性情就像流水一样随和温柔;啊!那漂亮劲儿简直无法形容。在那样的女人面前,十有八九的男人是挺不住的。”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民族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民族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