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人间百虫


□ 路来森

  苍蝇之微

  夏天里,苍蝇,几乎无处不在,特别是乡村。

  记得小的时候,似乎很少农药,所以,对着铺天盖地,嗡嗡嘤嘤的苍蝇,近于束手无策。古人说“聚蚊成雷”,其实,苍蝇多了,聚在一起,更是“雷声轰轰”。颇为震撼。

  居家,入室觅食的苍蝇,多为家蝇,呈灰褐色,体形较小。也是最普通,最常见的蝇种。苍蝇之巨无霸,是麻蝇,个头极大,多在户外飞栖。法布尔在《昆虫记》中这样描述麻蝇:“麻蝇是一种黑灰色的双翅目昆虫,个头比绿蝇要大,背部有褐色条纹,腹部有银光点。”它喜食腐肉,一边食用,一边就将自己的蛆虫产在上面。很是有些无赖。绿蝇和金蝇,相对于前两者,比较少,外表极美,属于“美少男”、“美少女”之类的。肮脏中,却让人禁不住生出几分怜意。

  不过,苍蝇之于小孩儿,有时却是“好玩”的。小时候,我们常常捉一只大青蝇,放进一个空着的火柴盒里。在小小的空间里,青蝇不停地飞,于是,火柴盒中就传出“嘭嘭嘭”的声音。我们将火柴盒放在耳边,作音乐听,觉得是一件极有趣的事情。

  周作人在《苍蝇》一文中,写他小时候玩苍蝇的情状,更为可爱。他说:“我们把它(苍蝇)捉来,摘一片月季花的叶,用月季的刺钉在背上,便见绿叶在桌上蠕蠕而动。”又说:“我们又把它的背竖穿在细竹丝上,取灯芯草一小段放在脚的中间,它便上下颠倒地舞弄,名日‘嬉棍’;又或用白纸条缠在肠上纵使飞去,但见空中一片片的白纸乱飞,很是好看。倘若捉到一个年富力强的苍蝇,用快剪将头切下,它的身子便仍旧飞去。”似此等玩法,玩得蹊跷,可,于寻乐中虐杀,也玩得“残忍”。

  周氏玩法,确乎有些“残忍”。不过,话说回来,对于苍蝇,也确属“活该”。

  苍蝇,体形虽小,但,其害甚巨。真是“其在物也虽微,其为害也至要”。

  扰人,自是第一位的;其脏,更是无与伦比。

  夏日的中午,小孩子喜欢拖一领草席,到树下阴凉处午睡。睡前,就要不停地拍打苍蝇,苍蝇飞来飞去,总是绕着人转。拍着拍着,苍蝇累了,人也累了,终于迷迷糊糊地睡去。谁知,刚睡了一会儿,就觉得眼睫毛处,或者鼻孔处,阵阵瘙痒,又是苍蝇在作怪了。那一个中午,终是因了苍蝇的骚扰,午睡难以进行,至少是,睡之难入佳境。

  苍蝇逐臭,专向肮脏之地飞去,然后,再飞栖在人们吃的饭食上,或者使用的餐具上,将各种各样的细菌,四散传播开去。记得,乡居时,夏日每逢晚饭,必是小心翼翼的。时值黄昏,苍蝇大多都集中到屋内房顶上。要开饭了,锅盖猛一掀开,一阵热气激烈上窜,房顶的苍蝇,受到热浪的冲击,就会纷然掉落下来。一不小心,就掉进粥锅之中,也许,一锅上好的稀粥,就会因此而被迫泼掉。此等事情,让人不胜其烦。欧阳修在其《憎苍蝇赋》一文中,描写苍蝇贪食之状,甚为形象,日:“又如峻宇高堂,嘉宾上客,沽酒市脯,铺筵设席,聊娱一日之闲,奈尔众多之莫敌!或集器皿,或屯几格。或醉醇酎,因之没溺;或投热羹,随丧其魂。”苍蝇,似乎也喜赴“盛宴”,而且面对美食,不惜“没溺”,不惜“丧其魂”。贪婪之形象,栩栩然。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方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方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