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沿着天梯,奔月而去(诗歌)


□ 赵振王(彝族)

这个秋天,怒江最香甜的消息

当属可以奔月

奔月是件天大的事,却如梦一样

发生在金灿灿的秋季

福贡,今年的人气

比滇西任何地方都旺

雨,挡不住;风,挡不住

逆江而上,把情绪的沸点

定格在那枚磐石羽化成的月亮

吴刚、桂树、广寒宫

那些人,那些树,那些景

让想象力,偏执地疾行

怒江涛声,在左侧或右侧

一路为我点紧油门踏板

提速,提速

奔月,不是梦想

不再发愁缺了翅膀

攀援的石梯,比羽毛硬朗

比苍鹰的巨翅矫健

石月亮,不再是隔江的景致

是脚下感触万千的一方苍穹

漫步在月球,才弄清楚

心里久存的疑问

石月亮,原来是怒江

放飞的一只风筝

始终被一根坚韧的线

拽在怒江激流的手心里

没能升空,世世代代

漂浮在风雨雾霭之中

世纪的仰望,变作触摸

一架天梯,让奔月成为现实

雨中攀越的伞,如缕缕可人的月光

柔软、皎洁,在苍穹的彩云间

由下而上、由上而下

充满美感的流韵,构筑起一道新的风景

在诺邓,阅读千年村庄

世袭的盐,腌制着滇西土地

诺邓,才没有变馊

被有滋有味地保鲜

一个世纪、一个世纪地延续

一口地道白族话

儒雅的诺邓,把一个地名

喊了一千多年

乡音和口语,像阳光像雨露

养活一个千年村庄

煮火腿的那口锅

响着叮当的马铃声

把红土地侵染得很香

盐的历史,写满两面山坡

潺潺流淌的山箐水

唱着马锅头的爱情曲

千年风霜

涂抹在诺邓的脸上

抗老防皱,香而不腻

石缝里的大青树,怎么看

都是诺邓举过头顶的一把把油纸伞

凸显浓郁的地域特色

马鞍子成为风景后

关于远方的故事

歇落为马锅头的箴言

征服过的山山水水

在马鞍的皱纹里起起伏伏

笑声不断

诺邓,显得城府很深

闭口不谈昔日的喧闹繁华

晾出斑驳的院墙

在阳光月光下暴晒

再撒些千年古盐,做防腐处理

这项祖传秘方

看得懂却学不会

读懂或读不懂诺邓

一道千年景观,并无大碍

江河,反复播放历史的颤音

回眸时,收藏好诺邓

放进行囊里背回去

在梦中反刍

长江,激切的第一湾

上苍的一次泼墨

金沙江,就在石鼓

留下一个深刻的记忆

让哈巴雪山

成为厚重的落笔

大地的一次抒情

金沙江,就把山水坪

紧搂怀中。臂弯里的寨子

就在众目睽睽之下

温暖和幸福

如果少了这道华丽的停顿

长江,或许要改名换姓

水势渐缓,缺失激情

怎能淘尽世代英雄

长江第一湾,百渡之雄

急转弯,掉头而去

何等果敢的前行

奔涌的脉管,流出炎黄子孙

千百年雄傲的气质

每次的亲临或感受

虔诚面对,长江第一湾

骄傲,就会成为

精神元素,鼓动我

滚滚长江东逝水一般

不可阻拦的激情

身在石鼓,血脉贲张

长江!长江!长江

天造地设的人间奇迹

自然,大气,豪放的中华魂魄

顺江而来,随流而行

无端抒情,必将无病呻吟

每次抵达,都要反复吟诵

先人留下的一句诗——

江流到此成逆转

奔入中原壮大观

在云南驿,仰望一片祥云

路过云南驿,我使劲地呼喊

却喊不醒马灯、火塘了

沉睡的马鞍,只是粗糙的工艺品

装饰着寿岁很长的古镇

两个间接相连的坝子

好大啊,也容不下千年马帮

踩出的一条南方丝绸之路

云南驿,是心结

更是一道厚重的情结

拴住了多少代人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更多关于“沿着天梯,奔月而去(诗歌) ”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