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评《星火·中短篇小说》2013年第2期


□ 朱瑾洁等

  “重磅中篇”栏目呈现了《星火·中短篇小说》“好看”视野下的“典藏”,深受广大读者偏爱。本期《一棵树的圣经》,就是一篇佳作,标题凝练老道,结构紧凑自然,语句短促有力,语境寓意深远,语言质朴风趣,特别是那没心没肺的笑,那打情骂俏的闹,那没大没小的煽,没有一处不打动着我,感染着我,让我在迂回曲折的意境里借着方言俚语去慢慢品味这方乡土,这方人。正如作者所说的,“不仅画出他们的音容笑貌,还要画出他们隐藏心底的世界”。

  “置顶”栏目一向深受读者关注,此期江华明的《蟋蟀》是不二选择。蟋蟀即是昆虫,亦是情趣,更是由此延伸触及到的那个特殊历史时期人性的道德底线。小孩马赫也好,大人黎一民也罢,虽然一时半会难以看懂想明白发生在自己身边的事,可念想没有停息,行动也没被制止,都是通过自己苦苦挣扎来处理特定历史氛围里的那起“反革命事件”,可现实并不像想象的那么简单和单纯,诚如作者有意将小说主人公命名为黎一民,你想,一介普普通通黎民百姓,哪有通天之术,要想改变,迎接他的只能是喝叱和谩骂,进而被开除,最终成为“干瘦的疯子”,这也是那个时代渐趋良心发现的黎一民最好的归宿。

  ——(山东枣庄)朱瑾洁

  收到《星火》中短篇小说那一刻,我迫不及待地打开,从第一篇中篇小说《蟋蟀》开始读起。

  乍一看标题,我以为是写蟋蟀或者和蟋蟀有关的故事。小说的开头写因受到父亲的牵连而不能和同学们一起去参加郊游的马赫,独自在家找可以打发时间的“乐趣”。他在撒尿的时候用尿灌出一只二尾子蟋蟀,看到这,我还真以为故事会按照玩蟋蟀这个思路发展下去呢。于是,继续往下看,结果,下面讲述了马赫被同龄的小鬼们欺负,如何抗争的情景。这为后面的马赫加入“青龙帮”,与“十剑帮”进行对决埋下伏笔。马赫的命运似乎早就注定是悲催的,他没能经受得住那个时代之重,尽管他腰里别着刀,敢和陷害自己父亲的猴子一伙拼命,可他最后却落得脚筋被砍断、终身残疾的结果,这似乎就是作者给这篇小说取名为《蟋蟀》的原因。玩蟋蟀,无非就是“斗”,蟋蟀和蟋蟀斗,人和人斗,这就是那个时代的特色。马赫像是蟋蟀一样,具有抗争精神,最终却不能逃脱严寒带来的悲惨命运。

  通篇读完这篇《蟋蟀》,我为作者江华明给我们带来那段尘封的记忆表示感谢!作者将文中的人物刻画得栩栩如生,语言形象生动,故事丝丝入扣,带着读者往下看,让读者心里紧绷着一根弦,一直关注着故事中人物的命运如何。这是我看到的不可多得的好作品,

  ——(长春)邵恩锁

  断断续续得到过几期刊物,每次都认真地阅读,品味。本期我喜欢的作品有三篇,凌可新的《幸福扣》、欧阳娟的《我有票》和樊专砚的《新床的声音》。

  《幸福扣》和《我有票》所写的都是农村人追求幸福这一主题,但两者又有不同。前者气氛紧张,笔墨凝重,王五成命运多舛,几番挫折,让读者不由得心生同情。同时,我们也看到了一个农村男人对他的妻儿的无私付出。后者笔调轻松,菊芹的命运在自己的抗争和探索中得到了一定程度的改变。当然,我个人认为本文内容上还可充实,比如结尾有点仓促,此观点仅与作者商榷。《新床的声音》中马氏没把孙子带好,孙子死了之后的那种痛苦、无助,让人读后揪心,而女儿女婿对自己儿子死后的漠然,则让人想上去掴一巴掌。同时作品还从侧面反映了一个问题:农村大量青壮年逃离乡土,留下子女由年老的父母抚养和教育,其质量如何保障?正如文中的马氏,如果她身边多有一个年轻人,孩子也许不会死。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星火·中短篇小说》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