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论苏童短篇小说的“中和之美”


□ 洪治纲

  内容提要:苏童的短篇小说虽然从不回避各种尖锐的人性冲突,也不掩饰各种生存的无奈和伤痛,但始终饱浸在一种“温柔敦厚”的伦理情感中,彰显着人性关怀和道德关怀的价值取向,从而呈现出鲜明的“中和之美”。这种审美追求体现在叙事策略上,便是他对各种复杂的、对立性叙事元素的辩证处理,使之在短篇叙事中达成和谐的统一。在语言上,苏童更是追求一种女性化、诗意化和信息的高密度性,显得中正柔和、精致舒缓,也同样体现了“中和之美”的艺术格调。
  
  从1983年处女作《第八个是铜像》开始,苏童迄今已发表短篇小说近一百三十篇。这些短篇虽然取材不同,或借助丰富的历史想象,或依托作家个人的成长记忆,或立足当下的现实生活,但都倾心于微妙人性的精临细摹,着眼于各种灵性意象的铺展,洋溢着浓郁的诗意化审美格调。所以,有不少论者强调,苏童的短篇充满了“唯美”与“暖昧”的南方气质,呈现出“优雅、阴柔而又凄清、冷艳的风格”。
  但是,就我的阅读而言,苏童并不是一个单纯的、略带古典气息的唯美主义者。在他的短篇里,作者从来不回避那些尖锐的人性冲突,也不掩饰各种生存的无奈和伤痛,只不过,在处理这些惨烈的人生镜像时,他不像残雪、余华、莫言等作家那样,常常着眼于“人性恶”的极致性表达,而是通过种种叙事策略对其加以缓释,从而让叙事走向一种“刚而不怒,柔而不慑”的平和之境。可以说,苏童的短篇创作,在很大程度上体现了中国传统美学的一个核心思想——中和之美。
  
  一
  
  苏童对短篇创作一直情有独钟。他自己认为,这是一种“来自生理的喜爱”,因为“我写短篇小说能够最充分地享受写作,与写中长篇相比较,短篇给予我精神上的享受最多”。他甚至觉得自己“患有短篇‘病’”、“它会不时地跳出来,像一个神灵操纵我的创作神经,使我深陷于类似梦幻的情绪中,红着眼睛营造短篇精品”。在这种特殊情感的驱使下,苏童对短篇创作可谓殚精竭虑,费尽匠心。因此,他的很多短篇不仅呈现出异常丰沛的艺术智性,而且也折射了创作主体内心深处的审美趣味——不走极端,不求乖张,亦不显怪戾,而是着力彰显一种“温柔敦厚”的情感基质和价值取向。
  这种“温柔敦厚”的情感基质,从某种程度上说,颇为清晰地折射了苏童对中国传统美学——“中和之美”的迎合和继承。尽管这种迎合并没有明确的自觉意识,或许只是作家的个体心性与传统文化伦理自然融会的结果,但它所显示出来的精神趣味和价值倾向,却与“中和之美”的核心内涵十分契合。《中庸》云:“中也者,天下之大本一也,和也者,天下之达道也。致中和,天地位焉,万物育焉。”作为一种哲学思想的“中和”,既包含了多元性的辩证统一,即“和而不同”,又表明了终极境界的“天人合一”,即阴阳平衡,“万物育焉”。在具体的艺术实践中,“中和之美”则主要体现为一种明确的人性关怀和道德关怀,亦即7L子所说的“温柔敦厚”之价值取向。《礼记·经解》中说:“孔子曰:‘入其国,其教可知也。其为人也温柔敦厚,《诗》教也’。”朱自清先生由此出发,围绕《礼记》和《乐记》,层层论证了“温柔敦厚”的儒家诗教,就是古时的“中和之纪”,亦即今天的“中和之美”。所以,他在《诗言志辨》中明确说道:“‘温柔敦厚’是‘和’,是‘亲’,也是‘节’,是‘敬’,也是‘适’,是‘中’。”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文学评论》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文学评论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