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洗脸盆里的荷花


□ 乔秀清

  我醉了,因红荷而醉;我哭了,因思母而泣。
  当接到通知,邀请我参加2009中国·南戴河散文论坛暨全国散文名家“中华荷园”笔会,心弦仿佛被强烈地拨动,我又想起了荷花,荷香在我心灵的天空弥漫着。半夜里,我取出45年前参军时母亲特地给我买的洗脸盆,仔细观看洗脸盆里的金鱼恋荷图:那盛开的红荷,仿佛是母亲的微笑;阵阵荷香,似乎是母亲的叮咛。时光流逝,几十年过去了,可这洗脸盆里的荷花依然盛开着,一直陪伴着我,与我朝夕相处。我相信,这洗脸盆里美轮美奂的荷花有一双隐形的翅膀,它会飞,飞得很高很远,从故乡平原飞到长城脚下,黄河之滨,太行山中……而洗脸盆里的金鱼,则依恋着荷花,一刻也不分离。我久久凝视着这金鱼恋荷图,蓦然想出两句诗:盆里荷花慈母心,水中金鱼游子情。我默默吟诵着,不知道远在天堂的母亲是否能听到?
  此刻,夜空正挂着一轮金黄的圆月,淡淡的月光洒下来,洗脸盆里的荷花开着,笑着。月儿无声,荷花不语,夜,静极了。
  七月盛夏,我怀着恋荷之情、思母之心来到了南戴河“中华荷园”,感觉确实进了荷的王国、荷的世界、荷的海洋。占地600多亩的荷园,犹如一幅巨大的天然图画,徐徐展开,碧叶连天,万荷争艳,如诗似画,如情似梦,让人赞叹不已。因我心里藏着一个美丽的故事,望荷怀乡,见荷思母,那种比荷园更博大的母爱随着缕缕荷香氤氲而来,温暖着我一颗思念母亲的心,沸腾着母亲留给我躯体的血液。
  真是太幸运了,这次参加笔会的代表们都被安排在“中华荷园”里的水乡庄园住宿,出门便见到荷花,随时可观赏荷花之美。
  当夜,我又失眠了,再次回忆起母亲为我买洗脸盆的往事。那是1964年冬季,正在河北深县读高中的我被批准参军。得知这个喜讯,母亲甭提有多么高兴啦,乡亲们从来没见过她笑得合不拢嘴,走起路来,两只三角形的小脚带着风儿又轻又快。
  抗日战争年代,母亲担任村妇救会主任,她起早贪黑,挨门串户地动员村里的小伙子们参军,送走了一批批热血男儿奔赴抗日前线。当时,身为本村青抗先主任的父亲和叔叔兄弟俩争着上战场,叔叔抢先参加了八路军,披上粗布褂子就跟着游击队远走高飞了。父亲没当上八路军,给母亲心里留下了遗憾。听说我应征入伍,自然是了却了母亲多年的憾事。见到入伍通知书,母亲接连几天为我包饺子,熬肉菜,烙饼、擀面条儿。我劝母亲:“娘,甭忙活了,别累着您。”母亲说:“儿呀,你到了部队,娘再没有机会为你做饭菜了。”我说:“娘,瞧您说的,我当兵走了就不回家啦?”母亲说:“回,一定回来看娘,娘再给你做好吃的。”
  那天早晨,母亲胡乱扒拉了几口饭便出门了,似乎有什么心事。晌午,娘迈着两只小脚,踉踉跄跄地走回家,手里拎着一个洗脸盆。娘小心翼翼地将洗脸盆放在炕上,微笑着说:“儿子,这洗脸盆是娘从黄城村供销社买的,是娘送给你的一件礼物。娘来回走了十几里路,嘿,还真的不觉得累。”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