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书画摄影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第二皮肤



  内容摘要:本文通过详细考证,指出艺术史经典《世界艺术史》一书对墨西哥女画家弗里达的代表作《两位弗里达》中的服饰解释有误,并进一步探讨了特瓦纳服饰对于弗里达的多重意义,着重分析了其中包含的画家个人情感经验与她的墨西哥主义政治立场。
  关键词:弗里达、特瓦纳服装、墨西哥主义
  
  
  1.The Two Fridas,1939
  2.弗里达1942年于蓝屋留影
  3.弗里达绘制《两位弗里达》,photo:Nickolas Muray,1939
  4.身着特瓦纳服装的弗里达站在她的墨西哥陶器收藏前,photo:Berhard G. Silberstein,1942
  
  一、《世界艺术史》中的错误
  
  英国艺术史学者修·昂纳和约翰·弗莱明合著的《世界艺术史》在西方艺术史学界受到普遍好评,是全世界评价最高的单册艺术史经典。自1981年问世以来,该书一再增补修订,目前已出至第7版(2005年)。其中第5版经由范迪安先生主持编译成中文,于2002年在国内出版发行,扩大了该书在我国艺术界的影响力。这本权威典籍在诠释墨西哥著名女画家弗里达·卡洛的作品时却出现了一处硬伤,并保留至最新版。该书写道:
  “她与里维拉的婚姻使她变成次等的艺术家和次等的人,他们的婚姻最后结束于她有史以来洞察犀利的自画像《两位弗里达》(图1)。这两位弗里达,其中一位是里维拉所喜爱的,另一位则不再被爱;这个双元性是一对穿着传统墨西哥服装和现代服装的女人,她们手牵着手,可是她们之间的管道已经断裂了。鄙视的弗里达试着以一支钳子止血,然后她们继续肩并肩坐着,一位穿着缝制高雅的传统墨西哥高领新娘礼服,另一位穿着现代无袖低领的礼服,忍受着以自己来证明女人的命运。”[1]
  这段话对弗里达的代表作《两位弗里达》中的服装解释有误。左边一位不是“穿着缝制高雅的传统墨西哥高领新娘礼服”,而是穿着白色高领的欧洲化服装,类似维多利亚时代的欧洲服装。右边一位不是“穿着现代无袖低领的礼服”,而是穿着传统墨西哥特瓦纳服装。因为服装尤其是特瓦纳服装,在弗里达的作品中是一个重要的叙述性元素,具有很强的象征意义,在这件作品中尤其如此,对服装的误读会导致对整个作品的误解,所以这处错误不容忽视。
  
  二、弗里达与特瓦纳服装
  
  弗里达是一位具有传奇色彩的女画家,短暂的一生充满了苦难,6岁留下的跛脚残疾与18岁遭遇的严重车祸使病痛与她的余生相伴,并让她经历了三十余次的手术还导致三次流产。22岁她嫁给了倾慕已久的著名画家迪戈·里维拉,两人志同道合、倾心相爱,但里维拉频繁的风流韵事使弗里达的婚姻生活痛苦不堪。肉体与感情上的伤痛伴随了弗里达一生,也成为她绘画创作的主要内容。
  弗里达热爱墨西哥民族服装,尤其是特瓦纳服装。精心编织的发式、艳丽的特瓦纳服装再搭配上前哥伦布时期[2]或殖民时期[3]的大型首饰,无论是在现实生活还是在绘画作品中,这身打扮都是弗里达的经典形象,与她那相连的浓眉、嘴角的细须、冷峻的眼神一样具有标志性(图2)。如今已经更名为弗里达·卡洛美术馆的故居柯耀雅勘的“蓝屋”里,她的特瓦纳服装依旧挂在卧室的衣橱中。
  特瓦纳的意思是“特万特佩克的女人”,这是人们对居住在特万特佩克地峡的萨波特克族妇女的称呼。特万特佩克地峡位于墨西哥瓦哈卡州东南方,萨波特克族是印第安人的后裔。特瓦纳以其保存迄今的母系社会结构、艳丽的服装、独特的祭典舞蹈等极富地域和民族特色的文化传统而著称。特瓦纳服装极富艺术性,被认为是全美洲最优雅的服装,一般由维佩尔和裙子搭配而成。维佩尔是一种有衬里的低领宽松衬衫,衣长及腰,无袖或有短袖。裙子是一种肥大的碎褶裙,裙长及地,裙摆处有8英寸 (一说至少28厘米) 长的白色蕾丝飞边装饰。日常穿的维佩尔和裙子多是用深紫、深红、朱红等颜色的棉布制做,有些绣有几何纹样或自然花卉纹样。节日里穿的维佩尔和裙子则是天鹅绒或缎子做的,并用色彩鲜艳的丝线绣上临摹自中国披肩的大型花朵,如图2中弗里达的服装。最为壮观的特瓦纳服装是一种戴在头上,于重要的正式场合中穿着的“维佩尔·葛朗戴”,意思是“头上的维佩尔”、“华丽的维佩尔”。它是用纯白或红、黑色的蕾丝做成,前后各有一支袖子状的装饰物。中间有一个圆形开口,边缘以浆过的白色蕾丝做褶状装饰,整个下摆与两个袖状物的边缘也饰以白色蕾丝飞边。
  弗里达欣赏特瓦纳女人的自由与独立,喜爱她们的漂亮服装。在弗里达身上,特瓦纳服装、个人形象、绘画风格三者之间缠结难分。从1939年拍摄的一张照片(图3)我们可以看到,在创作《两位弗里达》时,她也是穿着维佩尔和裙子。在《打扮成特瓦纳的自画像或想起迪戈》、1948年的《自画像》中,还有她穿戴维佩尔·葛朗戴的形象。当然,她也没忘留下同样装束的照片(图4)。在《我的衣服挂在那里》、《心脏或记忆》等作品中,她一度画了衣服而缺省了主人。她在日记中写道,那种特瓦纳服装创造了“唯一的某个人的不存在的肖像”——她那缺席的自我。可以说,特瓦纳服装是弗里达个性中重要的部分,是她的第二皮肤。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