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为什么我的眼里常还含泪水


□ 黑 白



我常常在漆黑无边的夜晚把目光投向无垠的群山,投向遥远的白山黑水,还有那光秃秃的黄土山梁,九亿农民就生活在这片苍茫大地上。他们的生存状况,不能不让我这个从农村出来的小知识分子心焦如焚,长夜难眠。
他们生活得那样简陋粗劣,又那样的无声无息。没有人有耐心倾听他们的心声,没有人真正来保障他们的权益,他们几乎完全被排斥在社会保障之外。我们除了从他们那为数不多的来自于泥土的一点收入里获取农业税外,好像不愿再与他们发生关系。种地亏本,各种难以承受的税费让他们在乡村里无法生存,只好拉家带口背井离乡到城市打工。干城里人不干的活计,吃城里人不愿吃的饭菜,当保姆扫垃圾做苦力,忍辱负重地默默生活着。付出了那么艰辛的劳动,只能得到很少的一点报酬,还常常被拖欠拿不到,还得要躲避公安人员的审查和遣送,躲避一些拳打脚踢和更多的横眉白眼。一个孙志刚的死亡,幸喜引起国家总理的过问,才毅然废弃了骇人的收容遣送制度。但在这之前又有多少个孙志刚不明不白地死掉?没有人告诉我们,我们一点不知道。媒体的沉默是这个社会最大的悲哀。我只知道作为一个农民的孩子,一个农业户口的人,就意味着你是这个社会最低贱的一群!甚至,你要参加最平等的高考也要比城里的孩子高出几十分甚至上百分,而对于教育落后的农村来说,本来应该降低录取分数才合情合理。不用再说什么深刻的大道理了,仅这一点,就准确无误地说明了—个农民与一个城里人的差别,就准确无误地说明了眼下农民的真正的处境。
难道这真的就是农民千年不变的处境吗?难道这真是土地千年不改的命运吗?在这彻夜无眠的漫漫长夜,我的耳畔总在不时地响起诗人艾青的诗句:

为什么我的眼里常含泪水?因为我对这片土地爱得深沉。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农民成了一句骂人的话。
有一个朋友,出于好心把他硕士出身的同事介绍给一个读中文的女硕士,凭良心说那个小伙子挺不错,只是不是很时尚很洋气,平时在一起玩,女硕士也很开心。可当朋友在饭桌上把事情挑明时,女硕士脸色很难看,事后她哭起来:我就那么差吗?你看他,他,他就是一个农民呀。
把一个农民介绍给她,她当然不能容忍,自我感觉良好的小资美眉一不小心把她与农民等同在一起,是对她人格的侮辱。
我不知道农民作为骂人话从何时开始,我是一个农民的儿子,对农民没有特别的感觉,因为一直生存在农民堆里,不大体会到人们对农民的歧视。后来我出去工作了,成了一名国家干部,有了城镇户口,不再是农民,却反而让人歧视起来。可能是我身上有来自农民的土气,可能是我无法更改的出身与乡音,我发现连那些下岗在家的小市民在我面前都有一种优越,他们常常有意无意地说谁谁谁是乡巴佬、乡下人,某某某像农村人一样,让我感到是在指桑骂槐。我现在生活在上海,有一个大学毕业分配到上海的小伙子有房有车,也算是成功人士,他一直在追一个长相也不出众的上海女孩子,每天小心伺候着,一不小心得罪了,人家一句话就让他死定:农村人就是农村人,怎么也改不了本性。可怜的小伙子上了大学读了博士,苦苦洗刷了十多年,还没洗净身上的土气,就是读了博士,好像还是不能在严格意义上与上海弄堂里吃泡饭长大的女孩子平起平坐。到底是什么原因让人对农民如临大敌?对农村如此嫌恶?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西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山西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