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花儿墓


□ 李满池

  1

  我的老家甜水湾是冀中平原甜水河北岸的一个小村庄,那年我回家小住,在我家祖坟旁的一间小茅屋前经过,80岁的青禾叔在屋里隔着窗户说:“侄儿,等庆花出了嫁再回省城吧。”我愣了片刻,点了点头。

  第二天,天刚蒙蒙亮,几辆款式新颖的小轿车驶过甜水河大桥朝甜水湾村奔来。第一辆车头上披着用红绸结成的大红花,后面几辆车的玻璃上都贴着喜字。显然是来迎亲的车队。然而车队没有进甜水湾,到村口向西拐,在我家祖坟旁停下来,顿时祖坟上唢呐声声,鞭炮齐鸣。从车上下来的几个人,走在最前面的是一位手拿红布包的中年妇女,径直走向一座矗立着刻有“只庆花之墓”的大理石碑。

  早在这里等候的乡亲们立刻扳倒石碑,铲去后面的坟土,从里面挖出一个装着骨灰的土坛子。那中年妇女小心翼翼用红布包裹起来。这时候青禾叔拄着根木棍从小茅屋出来,走到那中年妇女前,一边用像干树权似的老手抹着淌下来的泪水一边说:亲家呀,我就把庆花托付给你们啦,听说你哥是在老山前线死的,他死得光荣,配得上娶庆花。”接着又摸着坛子说,“闺女,跟他们去吧,从今天起就不孤单了,你有家啦……”

  车队在人们视线里渐渐消失,乡亲们也先后离去。坟场上只剩下我、青禾叔和儿时的伙伴辰旺哥。此时青禾叔看着刚填平的墓穴重重舒了一口气,无力地坐在地上,哆里哆嗦地掏出刚才来人送他的“大中华”大口大口地吸起来。

  看完刚才的那一幕,早知道在旧社会这叫结阴婚。成年男女死亡前如仍未成婚或是单身,双方家长经过协商,男方的家人可将女方的尸骨迎娶过去,与死者同埋一穴,从此两家结为亲家。我想如今已经到了21世纪的今天,家乡仍还在流行这一套,是有些愚昧了。

  这时青禾叔,吐着烟雾,眯着粘着眼屎的老眼看了我一会儿,似乎察觉到我在想什么,说道:“侄儿,笑话俺们乡下人啦!俺知道这是迷信,可是要不,俺死了也合不上眼呀,再说男大当婚女大当嫁,俺也得给她死去的爹妈一个交代不?”

  辰旺哥见青禾叔吸完了烟,把他扶起来送回小茅屋里,回来跟我说:“兄弟,你是不知道,只庆花要是不来咱们甜水湾插队还死不了呢!年轻轻的,冤屈啊!

  接着他也点燃一支烟,吐着烟雾慢慢地向我讲述起四十年来花儿墓的那一段段的经历。听说类似的事例还不少呢!但这故事就发生在俺村,和花儿墓有关联的是俺青禾叔。

  2

  1969年秋的一天。甜水湾村东口站满了人。

  中午时分,不知谁喊了一声:“来了,来了。”只见甜水河桥上出现了一辆胶皮大车,车上坐着一位戴着眼镜,皮肤嫩嫩,白白的漂亮女孩。赶车的是位中年汉子,他坐在车辕上一边擦着脸上的汗水一边把鞭子甩得啪啪地响。车到村口刚停下来,他冲着几个看得直愣神的小青年喊道:“别把眼珠子瞪得像鸡蛋似的了。快把行李搬下来。”这时上前几位妇女把姑娘扶下车。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方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方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