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家中的大自然


□ 汪 兰

不知不觉,生命向夕阳走去。蓦然回首,婚姻是条长长的坡。
古人在造字时认定:“家”,是屋顶底下的一群“猪”。我俩成家不久,正碰上十年浩劫,果然,我们就像猪一样被四处驱赶,最后惶惶然落脚于闽西南交界处一个偏僻的小山村。村里有许多明清时代遗留下来的土圆楼,巍峨、庞大,但却破败、凋敝,谁也不曾料想它们在下个世纪将是中报“世界文化遗产”的对象。那时的村民一年四季就着芥菜或咸萝卜干下饭,那腌莱的盐巴还得靠自家的鸡蛋到墟场换取、我们,就在这样贫瘠的土地上安了家,夫君成了当地一名工作队员,我则成了一名山村女教师,我们和当地村民一起“开轩面场圃,把酒话桑麻”。
窗下,溪流在日夜歌唱;门前,菜园青葱一片:屋旁,一枝梨花春带雨,雨中的小路,弯弯曲曲消失在茫茫的远处。
不久,我们家的大女儿降生了,寂静的小屋突然有了生气。快过年时,夫君突发诗兴,在窗框上贴了红对于:“红雨随心翻作浪,青山着意化为桥”。
每天,我们和青山一起迎来朝阳,和溪水相件送走落日。入夜,常在“床前明月光”中入眠,女儿在母亲的乳汁中悄悄长大。那时,生活虽然简单,但却单纯,家成了我的一切,连大自然也成了家中的风景。这样的日子过了两年,我们双双调入县城,夫君成了县政府的“笔杆子”,我则落脚县一中当上了语文教师。我们住进了县政府的宿舍楼,生活上了一个新台阶,然而,却和青山绿水有了距离。于是,怀念起大自然,想方设法要把大自然引到家里来。
我看中房后的一小片荒地,那是个斜坡,一下雨,泥土就往下掉。我们在一个角落里先种下一株香蕉,不知不觉间它就长到一人多高,宽大的叶片在空中摇摆,像孙悟空扛着芭蕉扇的样于,叫人暗暗发笑。不久,它又抽出一穗大红花,吐出一排排细嫩的“牙齿”来,我想那最终是会脱落的。没想到过了一段时间,那“牙齿”不但不掉,还像模像样地长成了一大串香蕉来,真叫人喜出望外。收获时,一称,有30多斤重呢!顿时,左邻右舍全都欢呼雀跃,一起来分享我们这一大串甜美的果实。
这第一次收获,大大激发起我们劳动与创造的热情:自己动手,开荒种菜。为把斜坡变成平地,夫君从附近的一条小河沟里,搬来大小石头,在坡底垒起一截矮墙,我则用锄头削高补低,平整土地,两口子经过一个星期的劳作,两畦细长的菜地终于横空出世。我们兴高采烈地围上竹篱笆,栽下瓜秧,撒下菜籽。不久,篱笆上爬满了翠绿色的藤叶,朵朵黄花引来蜂蝶簇拥。功夫不负有心人,一串串八角丝瓜沉甸甸垂了下来,一棵棵花菜、芥菜、包莱琳琅满目,我们家的蔬菜从此实现了自给自足。有一年年关,一天就收成了十几棵花菜,码在房间一角,终日清香飘溢。自从有了这个菜园子,我们家便多了一份农家乐。
有了菜园子,就有了虫鸣。夜幕降临,最叫人感动的就是蟋蚌和虫儿们的呜叫与唱和,那是高、低、徐、疾的多声部合奏曲,歌手们各抒性灵,或清亮高远,或深沉浑厚,或凄迷低回,不时,还有萤火虫飞进天井,闪闪发光,来为它们伴舞呢!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福建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福建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