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小铁的故事


□ 谭玉华

  小铁是我家的一只狗。一只养了近十年的小宠物狗。它浑身雪白,毛又长又卷,通身只有鼻子那一块是黑的,现在它胖得像头小白猪了。当它朝你跑过来时,就像一个毛茸茸的球滚来,非常可爱。
  这狗为什么叫小铁呢?还真是名出有据。大约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初,有一部热播的日本电视连续剧,叫《神笛》或《魔笛》什么的,剧名已记不准了。说的是有家日本人养了一条叫“小铁”的狗,跟这家人生活了多年。这狗对一个能吹出高音的口笛声特别敏感,每当小主人遇到危险时,便使劲吹起那个高音口笛。小铁听到后便会奋不顾身地向小主人所在地奔去,多次救小主人于绝境。看了这部电视连续剧后,我对狗的忠诚和实用有了更新的认识。于是,在我结婚后的十几年里,先后养了三只狗,都给狗取名叫“小铁”。
  我养的第一只“小铁”,是个土狗。那时,我虽说是科长,可一家三口的吃用,也不是很丰富。小铁每天吃的都是我从厂里带回来的剩饭。当时,厂里吃快餐,周围几个办公室的同事都将吃不完的剩饭菜送到我的办公室里来。我就用报纸包好那些剩饭菜,装进我那个塞满现在看来纯粹是无病呻吟的诗稿的公文包里带回家给小铁吃。尽管这样,小铁也长得膘肥体壮。儿子那时三四岁,经常把小铁抓住当马骑。小铁很忠心,由着儿子骑。当它驮不动儿子时,便躺在地上呼呼出气,没半点脾气。当然,小铁也会乘我们不备,跑出去溜达几天不回家。每次,全家都像疯了一样到处找它,好像是家里人走失了,一连几天全家不得安生。总是在我们感到没有希望时,小铁却又出其不意地跑了回来。九十年代初,武汉要开“两运会”,到处通知不让养狗。我们一家痛苦了很长时间,最后只好把狗送到我父亲家养。父亲面对居委会的日日相逼,也感到无可奈何,只好请老部下把狗带到农村去送人了。
  第二只小铁养的时间不长,我对它的记忆也不深。
  第三只小铁就是现在的这只狗,有两个月大。我的同事给它做了个铁笼子,它在笼里淘了几个月的气后,便趾高气扬地出了铁笼,开始在我们那小房里横行霸道、天马行空了。这小铁,据说是一条狮毛狗和京叭狗的结合物,浑身雪白,只在尾巴处有一撮褐色的毛。它的鼻子黑油油的,眼睛也黑得放亮。
  那时,我们住在一楼,门前经常有人走过。小铁特别敏感,门口一有人走过,小铁就冲到门口,狂吠不已,就连晚上也是如此。住一楼的人家常说丢东西,我们家却从没有丢过东西。这几年就不一样了,小铁老了,一睡就打鼾,那鼾声像人的鼾声一样。一次,我在床上睡觉,愉快地打着鼾。小铁在我旁边的沙发上睡觉,也打着快乐的鼾。儿子那时上中学,他用录音机把我和小铁的鼾声都录了下来,鼾声中他加了一句:“你听这哥俩的鼾声有什么区别吗?我老爸属狗,小铁也是狗,这是俩狗的无伴奏合唱。”
  小铁小的时候,我们总是撩着它玩。每当我们吃饭时,小铁就在桌边哼哼地转着,向我们要吃的。我爱喝两口酒,于是,我把喷香的红烧肉块放在酒里浸一下,再丢在地上。小铁先是围着那块肉不停地嗅着,转着,不敢吃,但又经不住那肉香的诱惑,转了一会后,便向那溢满酒香的肉块冲了过去,一口吞下。吃了七八块肉后,那肉上沾的酒就有半两多了,这时的小铁醉意朦胧,趔趔趄趄的,兴奋得不停地翻跟头,晃脑袋。不一会,它便匆匆找个地方,四仰八叉地睡了起来,鼾声随之大起,一副无辜的样子。
  人有晕车的,小铁也晕车。有次老婆带儿子和小铁参加单位组织的春游活动,车开不久,小铁便在车上哼哼了起来,很难受的样子。车一到东湖,老婆和儿子抱着小铁赶紧下来,小铁立刻倒在地上,不停地呕吐,非常可怜。那以后,我们便不敢轻易带小铁坐车了。
  小铁喝水的小碗是固定的。每当碗里没水时,它就会站在碗前望着我们。我们有时故意不理它,它就会用爪子把碗一拍,叮叮当当一阵响,然后,它再望着我们。我们还是不理它,它便会很用劲地拍那碗,把那碗拍得滴溜溜地乱转,然后,它就狠狠地瞪着我们。我们往往是大笑一阵后才给它的小碗里加水。
  小铁睡觉是要上床的,我们就让它睡床脚头。它有时晚上下床喝水,再跳上床睡。我们的床有90厘米高,小铁那时年轻力壮,一蹦就上了床。后来,它渐渐地老了,那床就上不去了。于是它每次要上床时就爬在床边朝我们哼哼唧唧地叫,用小爪子扒我们的手,让我们把它拉上床。有时,我们故意逗它,不理它,小铁急了,就在床边冲我们大叫,一副很受委屈的样子,于是我们就窃笑着把它拉上床。
  小铁嘴不会说,但心里有数,而且记仇。谁要是对它不好,主人回来后,它就会表现出来。我们家里的人回家时,小铁就会朝你扑上去,非要你抱抱它才罢。每当我们回家抱着它时,便会怂恿它说,恨谁就咬谁。如果小铁今天被谁训过、踢过、“狠”过时,它就会朝着这个人狠狠地叫着,发泄着。如果它那一天很快乐,你怎么怂恿它,它都置之不理。我们如果出远门,就会把小铁存放在亲戚家里养几天,小铁和人家混熟了,经常欢快地朝他们身上扑,朝他们使劲地摇尾巴。亲戚家里有一女孩怕狗,也有洁癖,从不抱它,也从不让小铁上她的床。小铁也怪,多年来从不和这女孩亲热,也从不要她抱,更不上她的床。如果小铁正好和那女孩独处一间房时,小铁便会立即出房,蹲在房门外,怎么也不进屋。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