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北京文学》,我书房里的一道风景


  刘伏初

  北京之于我,总是一个神秘而又崇高的所在。随着我去北京次数的不断增多,了解就日渐丰盈起来,其神秘感逐步消失,而崇高感却有增无减。北京不但是我国的首都,更要紧的是有我心仪已久的《北京文学》,她为我等撑起高高的文学殿堂,也撑起我高高的人生景仰。

  对于《北京文学》,首先我是在陈建功的《丹凤眼》中知道有个北京的京西,那地方有个煤矿,找老婆有点儿问题,于是这双眼睛在陈建功的心目中赋予了很多很多的内涵,不是你想读懂就能读那么简单的事情。其时我刚刚踏进大学的门槛,不知天高地厚地把文学当作我人生的最为美妙的追求,不知天高地厚地自以为是读懂了那双眼睛。在那双眼睛的勾引下,学着把文字堆叠起来,写一些自认为文学的文字。那正是青春洋溢、春情勃发的年龄,也正是心比天高、命如纸薄的年龄,投寄给了《北京文学》等刊物。也许是出于对一个文学爱好者的奖掖,编辑老师总要给我回一封信,即使用的是铅字退稿信,也要在空白处写一两句简短的话。我正是在这种鼓励中自我感觉良好,俨然自己成了一个准作家。上个世纪的80年代初期,正是文学风头正劲的时候,都把爱好文学当作一种时髦,不管你发不发了作品,一封退稿信都说明你对文学怀有深深的挚爱,我爱着文学,美女爱着我,我们组成了爱情链。我对文学爱得疯狂,她对我爱得痴迷。这种疯与痴,使我们过早进入了爱情的雷区,偷尝了伊甸园的禁果。我深情耕耘的文学园地却总未见正果,女朋友倒是珠胎暗结,爱情之果早熟了。这下我们两人都慌得六神无主,那个时候对这种严重作风错误绝不会姑息迁就,处理起来是十分严厉的。我1和女朋友都是由农村考上大学的,拼死拼活l地跨过了草鞋皮鞋的分水岭,因为满足生理l上的短暂快乐,却要失掉即将到来的永久幸l福,心里那个悔啊怕啊,哪有心思再去鼓捣文I学。还算是走运,最终这一问题妥善解决,瞒天过海地躲过了开除这一劫,而文学的激情却被劫去了。我其实是一个十足的懒惰之人,一旦熄了火,再让它燃烧起来,难度是那般的大了。后来忙于实习,忙于论文,忙于工作,忙于家务,再也没有忙于文学了。

  1 997年6月,我到长沙出差,有个在省城工作的同学硬是约我到他家作客。不好拂逆同学的好意,有点勉为其难地接受了这种邀请。同学看来混得不错,四居室的房子显得甚是宽敞。两口子幸福地在厨房里为我忙活,我在客厅里幸福地吸烟喝茶。我的眼睛倒是没闲着,在茶几上瞟来瞟去的有些不安分。透过茶几玻璃,我发现了放在其下的几本杂志,随手翻了翻。记得有一本《北京文学》,是1 997年第5期,有一篇短篇小说叫《露天电影》。我有过看露天电影的相同经历,我要看别人是怎么把露天电影写进小说的。看着看着,就把我的情感看了进去,同学叫了我好几遍,我才如梦初醒一般。同学见我懵懵懂懂的样子,笑问:“你还在搞文学?”“我早就成了文学的绝缘体。”“大学时,你可是我们班上为数不多的几个文学青年,都五迷三道的。我们几个人合订的一本《北京文学》你是看得最多的,不翻得稀烂你不放手。按照你当时的那份痴情是不会轻易放弃的。”我打了几个哈哈,想蒙混过关。“我可是你拉上文学这辆战车的。不说已成正果,倒也出了几本书,也多了个作家的头衔。”想不到啊想不到,我的这位宝贝同学,原来连几百字的文章都写得脑壳生疼,不但写得磕磕巴巴,还写出一大堆的错别字,而今竟写成了作家。他把他写的几本书漫不经心地甩到我的桌前,忽然放低了声音,像给我传授什么秘诀:“搭帮了《北京文学》。如果不是那些编辑老师的百般鼓励,我这个见字就犯晕的人,要成为一个作家无异于痴人说梦。”提携和奖掖是如此重要,不小心就成就了一个作家。而我,正如我这个作家同学说的,剑走偏锋,最有希望成为作家的人,至今却在作家的圈子外徘徊。哪里是我剑走偏锋,而是因为我的懒惰和浮躁,更是因为我的才情不逮。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