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论象征主义手法在菲茨杰拉德作品中的运用


□ 雷冬雪

  摘 要:在菲茨杰拉德的名作《了不起的盖茨比》和《夜色温柔》这两部作品中,作者运用了一系列的象征主义手法来刻画人物性格,深化小说的主题。本文拟对这两部作品中的象征主义手法的运用进行对比研究,分析其在作品中的深刻含义。
  关键词:《了不起的盖茨比》 《夜色温柔》 象征主义
  
  司各特•菲茨杰拉德是美国文学史上一位极其重要的作家,是“迷惘的一代”的杰出代表。发表于1925年的《了不起的盖茨比》奠定了他在美国文坛上的地位,而发表于1934年的《夜色温柔》使他在美国文学史上的地位进一步巩固,使他与海明威、福克纳齐名,成为20世纪美国最杰出的小说家之一。
  《了不起的盖茨比》和《夜色温柔》都是反映“美国梦”幻灭主题的小说。它们的时代背景都是一战后的美国社会,尽管后者的故事情节围绕在欧洲展开,但大环境还是美国年轻一代战后的生活状态。《了不起的盖茨比》讲述的是出身下层阶级的盖茨比为了实现自己的梦想而苦苦奋斗,却最终被自己的“梦想”扼杀的悲剧。《夜色温柔》讲述了出身于中产阶级的精神病学医生迪克与出身上流社会的患者尼科尔相爱并结婚,因为对妻子的精心护理,他逐渐荒废自己的事业而最终崩溃的悲剧。前者描绘了理想没有实现的幻灭,后者描绘了实现的未必是理想的幻灭,其幻灭感比前者更加沉重。在这两部作品中,为了突出人物性格,深化小说的主题意义,菲茨杰拉德大量地运用了一系列的象征主义手法。笔者通过对两部作品进行对比分析,发现作者在象征手法的运用上具有极大的相似性。它们的象征意义尽管各不相同,但在反映作品主题方面达到了异曲同工之妙。
  
  一、场景象征
  
  在《了不起的盖茨比》中,作者将美国的中西部与东部对立起来,是别具一番深意的。小说的叙述者尼克来自于中西部一个家道殷实的家庭,一战后回到家中觉得百无聊赖,于是决定到东部去学债券生意,因为“中西部不再是世界温暖的中心,而倒像是宇宙的荒凉的边缘”。然而在东部短短一年的时间里,他亲眼目睹东部有钱阶级的虚伪、冷酷与欺诈及盖茨比的悲剧,他感到“东部在我心中就是这样鬼影憧憧,面部全非到超越我眼睛矫正的能力”,于是他打道回府,回到那个卡罗威家族居住的地方。尼克之所以到东部发展而最终又回归到中西部,是因为他已深刻地认识到东部是世袭贵族的天堂,他们在物质财富极大富足的外壳下,掩盖着虚伪、自私、冷酷的灵魂;而中西部尽管比不上东部的富有和优雅,它仍然充满着生机和希望,是最具纯朴民风的地方。来自中西部的盖茨比,怀着对美好未来生活的憧憬,来到东部矢志不渝地追求他的理想,但他理想的化身却是一个“声音里充满了金钱”的女人。在东部这样一个没有理想,没有道德的社会去实现只有在中西部才可能实现的理想,这只是一种痴心妄想,盖茨比的梦必然断送在东部。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东文学·下半月》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