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戏里戏外(小小说)


□ 张侗

  换小跟着师傅学戏的时候十一二岁,还没开个。换小有三个姐姐三个弟弟,她上不来下不去净受白眼。师傅家只有两个男孩,换小模样俊嘴巴甜,师母喜欢得紧。换小能吃到饱饭,自然用功,三四年后就能上台跟着白素贞演小青。

  这时候的换小个长了,亭亭玉立,身架有了,脸盘更有了,更重要的是一口好牙齿一腔好嗓子。师傅越来越喜欢,师姐开始讨厌。

  师姐比换小大不了几岁,却老到世故,腻在师傅身边,说话只想往师傅身上靠。师傅被师母看得紧,再说师傅也不是那路人,她只好跟许仙成天抛媚撒娇。

  师傅是剧团老板。剧团说起来好听,就是草台班子,挌伙搭班,闲时候唱戏忙时候下地,走村串乡逢会赶集演出。他们平时打死老虎同吃肉,戏唱完,钱粮就地平分。而换小跟着师傅学戏,换小的那份自然就归了师傅。乡里乡亲的,师傅给自己养着闺女,管着吃喝,还能学到本事,换小的父母说不出什么话来。

  剧团最擅长的节目是《白蛇传》。那是折子戏,一演就是好几场。无论在哪里演出,钱多钱少,饭好饭孬,换小始终把自己当成小青。白素贞是台柱子,越唱越有头脸,越唱越有此戏台装不下自己的感觉,戏唱完老虎打死了就提出份子钱要比别人多一勾,一勾就是一成,师傅皱皱眉头,往白素贞的钱摞上加了一张。后来白素贞又说这不好那不行,唱着窝心,份子钱要比别人多两勾。师傅抽抽鼻子,猛吸两口烟,缓缓吐出来,往一摞钱上又放了两张。白素贞却越唱越砸台,观众起哄,师傅让人问问白素贞还能唱吗?白素贞说能唱,一直都在唱啊,份子钱要是和师傅一样多,会唱得更好。

  师傅也是白素贞的师傅,师傅能教白素贞唱好,更能教小青唱好。师傅教小青更上心了,在白素贞进城逛街吃饭看电影的空,教起了小青白素贞的戏。

  白素贞说起来是换小的表姐,要不是白素贞的介绍,师傅也不会收下换小,换小也吃不上这口饭。我们这儿的乡亲懂戏,看得出小青就是比白素贞有相入戏。乡亲起哄换角,那意思明摆着,小青要演白素贞,把表姐顶了。换小不愿意,还经常跟白素贞说起师傅的不易,白素贞讨厌死了小青,私底下不再说话亲密,见了跟仇人似的,台上也不相帮。这样坚持了不到半年,白素贞与许仙私奔了。小青就成了白素贞,成了台柱子。

  白素贞一演就是几年,期间白素贞与师傅的孩子结婚生子,她不像她妈,倒是贴随婆婆,连生两个男孩。师傅还想再抱个孙子,白素贞死活不肯了。丈夫复员后在煤矿当工人,回家的次数渐渐少了。白索贞晚上搂着孩子,被角塞进嘴里。

  这几年乡村又开始庆寿请戏,红白事也请戏。剧团仿佛枯木逢春,演戏的机会越来越多,但是白素贞依然是白素贞,只是许仙换成了几百里外的青年人,扮相潇洒,唱腔动听。台上冤家,台下知疼知热,白素贞这边刚卸妆,那边许仙端来热饭,白素贞走路有点闪失,许仙忙伸手搀住。出门混饭吃的人总有过人之处。

  许仙离家几百里,称家中高矮长短有一排和尚,早想有个姐姐,白素贞比姐姐还好,许仙姐姐长姐姐短的人前人后叫。白素贞开始装着拿着,一来二去喊着喊着,就把许仙认下弟弟,他们成了姐弟。姐姐是地主,照顾弟弟理所应当,弟弟看着姐姐一个人住那么大一个院子,也想着给姐姐壮个胆。在换小结婚的时候,师傅给盖了村里上等的院落。弟弟就不再这里住两天,那里糊弄三夜,许仙搬进了白素贞的家,白素贞也不再搂着孩子噙被角了,成天欢声笑语,走路生风。

  师傅曾经是市剧团的台柱子,在鲁西南很有名气,因为搞了副市长的相好被开除。师傅是闲不住的人,回家就拾掇成了现在的剧团。师傅几乎每场都扮演法海,近七十的人了,演起戏来不要命,那就是法海再世。乡邻都说,师傅就是为戏而生而活。师傅趁着为邻村一个大老板的母亲过完80大寿,为许仙点清了钞票。师傅说,知道你是大神,而我们庙小,对不起了。师傅说完,往许仙脸前的一叠钞票上又放了五张。许仙是自己找上门来的,当时讲好师傅找到更好的许仙,辞了结清份钱,此许仙走人。

  许仙没有话说,坐着抽完一包烟离去。

  白素贞还是白素贞,只是在台上经常忘词,动作变形,兰花指一伸就变成了一指禅。乡亲议论,师傅不心急,说隔几天忘了人就好了,坐在阴影里,头发越发显得枯白。

  白素贞每次卸妆都变得很慢,坐在镜子前先是发一阵呆,然后胡乱卸下头饰脱下戏服。擦去脸上油彩的时候更慢了,擦不上两下,手停在一片胭脂红上不动,看着镜子中的自己,或者停在眉毛上不动,看着镜子中的自己,或者在脸上横竖抹几把,油彩掺杂在一起,看着镜子中的自己。擦口红最用力,她使劲擦,向左向右向上向下,每一次都擦出血来,地上满是沾血的纸巾,血洇透纸团,像枯萎的花朵。

  装行头的大樟木箱打开着,散发着浓烈的樟脑味道。

  白素贞擦着,擦着,她感觉擦掉一层皮。她有时候让灯光昏暗,有时候打开所有的灯,坐在镜子前,白素贞在一层层地蜕皮。

  几个月后的一天早晨,孩子哭着找到爷爷,说妈妈不见了。师傅长叹一声,眼角湿润,一把楼住孩子。

  几百里外的一个集市上,鞭炮齐鸣笙锣喧天,好戏开场,上演的是《白蛇传》。观看的乡亲一个劲鼓掌叫好,为白素贞许仙的恩爱缠绵。

  责任编辑/孔令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更多关于“戏里戏外(小小说)”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