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寻幽探秘大金山岛


□ 刘漫萍

  2012年7月一个微风的午后,我们一行5人开始了杭州湾北部大金山岛的探秘之旅。

  走过长长的海堤,感觉整个码头都沉浸在浓浓的咸腥气息之中。这是鱼干的味道,几乎成了港口的标志性气味,在岸边尤其浓烈,直到我们登上渔船,行驶在微波荡漾的海面上时,这种味道才渐渐散去,被弥漫的海水气息代替。坐在船上,只见几只红嘴鸥在水面翻飞,目力所及尽是半浑浊的海水。

  机动渔船在土黄色的海面上行驶了不一会儿,金山三岛便映入眼帘。

  这三座小岛貌不惊人,却见证了上海沧海桑田的千年演变。早在1500多年前的南朝梁天监年间,这里还是一片陆地,曾设前京县并修筑了城墙,到隋朝时被废除,至五代后再次兴起成为重要的商业港口和吴越海防要地。南宋淳熙年间,曾经烟火鼎盛、以霍光为“捍海之神”的金山忠烈昭应庙随杭州湾北岸的崩塌一起沉入深海,独留三座山峰露出海面,便是今天的金山三岛——大金山岛、小金山岛和浮山岛。目前,小金山岛和浮山岛仍然人迹罕至;大金山岛在1958年曾有中国人民解放军上海警备区的官兵驻守,1978年军队撤离后大金山岛成为无人岛,目前岛上只有两位守岛人和一群曾.因实验而放养于岛上的猕猴。

  我们此行的目的是对大金山岛的生物多样性进行考察,重点考察昆虫和鸟类,尤其是夜行动物。在岛上的两天一夜里,我们目睹了许多美景,这些奇妙的瞬间已被同行的摄影师定格成为永恒。现在,就让我们一起去看看那些美丽的生灵吧。

  遍地海蟑螂

  船行40分钟后到达大金山岛,桥墩上层层叠叠的牡蛎仿佛海岛特使,提醒我们这里是海岛,而非江心小洲。四周包围的土黄色咸涩海水此时已变成浅绿色,清澈了许多,如果在高处眺望,蓝绿色的海水与泛黄的江水泾渭分明。走过长长的栈桥,我们终于踏上了大金山岛,落脚之处尽是成群的海蟑螂。不过别担心会踩到它们,海蟑螂有七对步足,每秒能跑16步,动作十分敏捷,稍有风吹草动,便会窜入海边的岩石缝隙间,消失得无影无踪。

  海蟑螂的外形就像放大了的陆地上的潮虫,喜集群,在岩石岸边随处可见。整个岸边都是它们的领地,甚至被潮水带来的烂鞋、破布等废弃物上也有它们的身影。它们在大金山岛上分布极广,上至半山腰仍能见到它们的踪迹。海蟑螂主要以藻类为食,别看它们外表不雅,甚至让人感到不舒服,却是一种可用于治疗跌打损伤和小儿疳积等症的药用动物。

  晴天昕“雨”

  临近黄昏,白天的调查告一段落,我们坐在守岛人的门前休息,为夜间的调查养精蓄锐。在微暗的天光里,我注意到不远处有碧风蝶悠然飞过,看那留恋徘徊的样子,似乎在寻找夜间栖息之所;还有大红蛱蝶,一如既往地活泼,在我们头顶那棵巨大的梧桐树梢间翩跹起舞,完全没有要停下来休息的样子;鸟儿都已投林,四周一片静谧,远处的海潮声愈发清晰。我正陶醉于劳碌后的冥想,身边的梧桐树突然传来淅淅沥沥、仿佛雨滴敲打树叶的声音。下雨了吗?我下意识地伸出手掌,却没有接到一丝雨滴。仰望天空,天上的星星依旧缀在空中闪闪发光。这样的天气必定不会下雨了,那会是什么声音呢?我们环顾四周,这才注意到地上有许多浑身布满棘刺、体色艳丽的刺蛾幼虫——那声音竟是刺蛾幼虫的粪便落入树丛间所发出的,这也算是大金山岛晴天听“雨”的独特景观了。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大自然》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大自然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