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从未如此爱过(中篇小说)


□ 王秀云

  一
  
  那天夜里,雨一直在下。雨滴像是横着扫过来,撞击窗户和门。小桃刚站到窗前,闪电飞来,天空像被利刃切开一样,一片惨白,很快就有雷声滚过,在院子里炸响,连柿子树都在喘息。
  然后她听到了另外的喘息,爸爸的、妈妈的、哥哥和姐姐的,这比雨声更让她厌恶。白天他们都可以呵斥她,指责她数学考68分、刷碗不干净,或者又用筷子卷起了头发,诸如此类的理由遍布她行动的每一个空间,他们用对她的训斥提醒她的多余和不争气。而此刻,睡眠割断了他们之间的纠葛,他们用混合的喘息把她抛弃和隔离,只剩下她一个人,和一场看起来没有指望停下来的雨。
  那天夜里,雨一直在下。黑夜被淹没了,一切都在漂浮和毁灭。这种感觉让她兴奋。小桃后来才知道,就是这场雨把大水和她不能拒绝的命运送来了。
  他们第一次见面的那天,阳光仍然是潮湿的。小桃感觉到处都充满多余的水分。大水站在他母亲身后,她母亲运转灵活的脑袋只能够到他的肩部。她看了大水一眼,目光迅速从他细长的眼睛和高挺的鼻梁上扫过。只是一眼,她觉得这个人早就见过,前世、今生,或者一场午夜的春梦。他的目光迎过来,和她的目光相遇又迅即分离,小桃觉得那个雨夜的闪电重新来临,切开了时间和距离,照亮了她和他最早的相逢。
  她隐约看见不到一周岁的自己,被一床紫红碎花棉被围着,只有一双小手留在外面,抓着一个红柿子。冰凌一般透亮的大眼睛不时瞅瞅这儿瞅瞅那儿。墙上有一个印着大朵牡丹花的大镜子,水银已经斑驳,至少有两片花瓣是溃烂的;有一个镜框,镶着爸爸妈妈和姐姐哥哥的几张照片,都发黄了,使他们看上去都有些脏。屋子里有一个躺柜,很长,像她手里那个红柿子一样,也是红色,只是那红有些暗淡。躺柜旁边的木凳上,坐着一个白脸的胖女人,是大水他娘;大水他娘旁边站着一个清秀的男孩,站得规规矩矩,小大人似的,那就是大水。
  那就是大水,此刻就站在眼前。他考上大学了,来和亲戚们告别。小桃听见这话从他母亲肥硕的嘴里说出来,感觉空气突然黏稠起来。
  小桃记得那天特别热,风是干的,从四处吹来,在身上转一圈,就把一层又一层汗水吸干了。小桃为自己当着大水的面流了那么多汗水很尴尬,特意往暗一点的墙角挪了挪,手里一直忙活着,以表现自己能干的样子。她看了一眼大水,大水正低着头,看她一暑假糊好的纸盒子,土堆一样。那一刻,她感觉常年烟熏火燎的房间里格外窄小,姐姐穿剩下的已经褪去颜色的洋布半袖衫袖肘上打了补丁。自己干活的样子也有些粗俗,她希望自己给眼前这个清秀的男人一个更高雅一点的形象,比如像电影里的仙女一样手里拿着花篮什么的。但是,这些土褐色的纸片是她唯一的道具,这些粗鄙的道具除了可表演她的勤劳之外一无用处,她心性中的万千花朵此刻只能躲在深冬的风里,她懊恼却无力解决,这让她在大水面前倍感羞辱。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