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选秀”的终结与“PK”的遗产


□ 王 蔚

  二○○七年八月十五日,国家广电总局叫停了重庆电视台的选秀节目“第一次心动”。八月二十三日,又叫停“美莱美丽新约”等整容、变性类选秀节目。现在回望这两次叫停,正是山雨来前之满楼风。因为在九月二十日,国家广电总局接着打出一记重拳,对选秀节目的播出时间、环节与内容设计、主持人及评委的选择与言行、投票方式等方面做出详细管理措施。其中那些由“不”字串联的规定格外醒目:“各省级、副省级电视台上星频道举办、播出群众参与的选拔类活动原则上每年不超过一项,每项活动播出时间不超过两个月,播出场次不超过十场,每场播出时间不超过九十分钟。……不得在十九点三十分至二十二点三十分时段播出。……后续巡演等各类活动,不得在各级电视台上星频道播出。……不得采用手机投票、电话投票、网络投票等任何场外投票方式。” 这对那些动辄就赛上半年、每期直播超过四小时、以场外投票方式召唤观众参与的选秀节目而言,可谓是一次致命打击。在秋意正浓的时节,这些规定的字里行间携带着一股秋风扫落叶般的气势。
  选秀节目在中国的火爆及终结都是如此出人意料,以至于我们难以向它轻松地道一声再见。它是中国电视将国外娱乐节目本土化中值得瞩目的大事件;同时也证明中国娱乐节目的同质化速度达到又一次巅峰,当然也暴露了娱乐工业化时代中国电视人创造力的集体化贫困。它点燃且过度透支了中国观众的娱乐热情,将一种娱乐方式发展为声势浩大的全民运动;它肩扛娱乐的大旗,面带魅惑的讪笑,却意外创造了“文化民主”的神话……它像一颗炸弹,在娱乐文化的地界炸出了一个深坑,而随之腾起的硝烟,又弥漫了整个中国。它又像一支急行军,吹着“PK~PK~”的号角,在“粉丝”昂贵的忠诚中风光而匆忙地开拔,却忘记带上一张地图,终究迷失了方向。因为迷失,它无知无畏地迈出“大跃进”的步伐;因为“大跃进”,它又注定踏上迷途。一哄而上,继而戛然而止——这正是中国式选秀的悲哀。
  如果说中国式选秀留下了什么遗产,那就是“PK”——大红大紫的选秀节目,命名了一个“全民PK时代”。虽然按照前述限定性规定,令人叹为观止的全民PK景观将不复存在。然而PK作为中国式选秀最显著的标志,作为近几年来社会的关键词之一,必将铭刻在观众的集体记忆里。而探究PK所指的一再蜕变与延伸,观察社会对这一遗产的接受,也有助于我们管窥一个时代的特质。
  PK原是Player kill(电玩术语)或Penalty kick(足球术语)的首字母缩写词。自二○○四年“超级女声”获得实验性成功,并引领了其后三年的选秀风潮之后,PK作为选秀术语一时家喻户晓。这是PK所指的第一次蜕变。二○○六年及二○○七年,娱乐资本大规模涌入选秀经济,选秀节目的数量也像瘟疫般爆发。从中央台到地方台,各种选秀节目在娱乐的大旗下争奇斗妍,召唤着全国观众的参与热情,持续扩大着影响的广度与深度,也改写了娱乐在中国的传统形象。在这些形形色色的选秀中,PK总是一个不可或缺的关键环节。大多数情况下,在每场比赛的末段,将通过投票方式从两位选手中淘汰一位,这个过程即PK。PK的结果作为一种预置的悬念贯穿整场比赛,无论前面比赛程序设计得如何精彩,参赛选手的发挥多么淋漓尽致,最终的PK才是比赛真正的沸点。选秀节目在PK中走向高潮,走向结束,更走向一个新的开始,因此可说PK之与选秀有如生产力。几年的选秀看下来,PK的投票方式经历了简单到复杂又重回简单的历程,而PK环节消耗的时间也一再被刻意延长。这种策划目的很明确:一是获取最大化的经济收入;二是让“粉丝”与观众们的激情蓄积得更充分,继而爆发得更强烈。当然这两个目的,是相互关连的。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读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读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