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未分类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打黑扫赌为公彩清障?


□ 潘 滨

  公安部门对中国足坛整顿的同时,也在加大力度打击地下赌球网络,嗅觉灵敏的人已能感到“赌球”合法化的新动向。
  任杰正准备去睡一觉,昨晚一夜没睡,白天又陪着各地来的球迷领袖喝酒,他有些支撑不住。
  这个38岁的重庆男人在北京回龙观开了一家烤鱼馆,餐馆的名字很特殊——哭球。“你再晚来两分钟我就走了。”任杰看起来有些疲惫,但是遇到记者采访,他还是强撑着接待。
  2002年世界杯赌球改变了这个男人的命运关口,从那之后,他几乎不用自己的真实姓名,从李清照“生当做人杰”的词里取了一个化名,现在这个名字被他印在名片和菜单上。任杰至今记得那个让他“下水”的地下走廊,两边是住户,走廊的尽头是一台老式电视,所有人都挤在里面,一边看球,一边下注。他是被一个“带盘人”(庄家下线)领到那里的,玩法很简单,赛前下注,只赌输赢。
  在那届世界杯,第一次进入决赛圈的中国队三战皆败,净吞九蛋。任杰却大获其利,虽然每次只赌1000元钱,但一路飘红,盘点下来,居然赚了4万多元。从此之后,尝到甜头的任杰几乎逢球必赌,工作忙的时候,他就打个电话通知“带盘人”下注,“在我们的行话里,这叫一诺千金,口头上一提,你赢了有人来送钱,你输了庄家就会来要债。”任杰说。
  
  赌球的载体五花八门,可以是欧洲各级联赛,也有中超、中甲的比赛。不过,与世界杯、欧冠赛相比,任杰对中超、中甲的下注更为谨慎,“内部消息”成了能否赢取赌注的关键。因为涉及到中国联赛,为了达到利益最大化,本土的“大庄家”就会通过收买球员的方式操纵比赛结果,中国足球的“怪现状”由此而来,而于2009年刮起的足坛打黑扫赌风暴重点也集中于此。
  2009年10月28日是11届全运会闭幕的日子。全国各地的体育记者云集在山东济南,一个不经意的消息开始在人群中蔓延,“有人因为赌球被抓了。”
  随后两天,各种消息扑面而来,“被协助调查”一时成为足球圈内流行语,并藉由网络,在社会上蔓延。2009年11月初,由公安部督导,辽宁省公安厅经办的足坛扫赌行动正式公开信息,共计30余足坛圈内人被捕入狱。辽宁省高检的杨海保检察官透露,真正被抓捕的人数超过100位,有些人名尚不便公布,为此次行动所做的准备工作,长达一年之久。
  在此之前,湖南冯碧飞网络赌球案告破。涉案6亿的冯碧飞曾被称为“大鱼”,但没过多久,山东11亿赌球案告破,不过这依然是“虾米”,因为辽宁抚顺70亿赌球在逃犯也落网了。
  然而嗅觉灵敏的业内人士,依然闻到其中一丝别样的气味:就在公安部门加大对中国足坛整顿和打击地下赌球网络的同时,在2009年4月,中国体彩中心的官方信息发布平台——中国竞彩网改版上线了。竞彩,这个与“竞猜”同音的新词成为这家网站的关键词,而旗下的两个新产品——“竟彩足球”和“竞彩篮球”,也随之浮出水面。
  “以我的经验,每回要发行新公彩,就会严厉打击私彩,只要打击私彩,一定有公彩发行,要不然就没人去买公彩。”熟悉行业内幕的《足球》报总编辑刘晓新,如此解读竟彩出台的时机。而这,也在中国博彩专家王薛红、著名足球记者冉雄飞那里也得到佐证。
  
  竞彩“犹抱琵琶”
  
  2010年1月6日,亚洲杯预选赛,软弱无力的中国队,一如既往地没能实现赛前的取胜目标,平淡无奇地与叙利亚握手言和。
  这是一场了无生趣的比赛,却因为被纳入“中国竞彩”的单场投注而热闹许多——这是中国队的比赛首次进入“中国竞彩”的单场投注。
  竞彩,与“竞猜”同音,是中国体育彩票竞猜游戏的简称,在这一新同组背后,两个新产品—“竞彩足球”和“竞彩篮球”开始上市。它们还有一个更通俗的名字叫“单场彩”,彩民可以就某一单场比赛进行投注,这个用于固定赔率的“彩票”,已经十分接近“赌球”。不同之处在于,它是合法的,只是奖金额度相对保守,不够刺激。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