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我的文学人生


□ 张树清

  刘绍棠已走了15年了。他的崇拜者有的成了作家,有的是业余作者。我也从半文盲,成了一个草根文学爱好者。

  我的文学人生

  我出生在通州一个贫苦的回族家庭,从小打杂工过活,后来当了50多年的炊事员。是文学使我摆脱了半文盲状态,使我的人生有了追求,有了梦想。

  我出生时恰逢“七七事变”,记事后,就生活在日本鬼子的铁蹄下。我妈每天领我去通州城隍庙后院打粥。每天在街上看到鬼子兵检查行人,抓劳工,市景萧条一片。在粥厂大院里看到,城里的贫民、乡村的农户、大烟鬼、无家可归者、叫花子、盲人、孤独老人,他们蓬头垢面、破衣烂衫,为了一碗棒子粥呻吟相会。当时粮店里,卖的都是混合面、豆饼、花生饼等供人食用的“饲料”。我爸爸拉洋车中午回来,捎回二斤豆饼,有时还没有买煤球生炉子的钱。后来我看到后河沿垃圾场,有人捡煤核儿,我也参加了这场煤炭回收工作。商家倒了炉灰,强势的大孩子先占下,捡大块煤核儿。轮到我这小孩儿,只好拾小煤渣了。但小煤渣也勉强能解决我家做饭取暖问题。

  日本投降后,通州出现了一些变化。我爸爸当时在回民茶坊干活。那时大户人家办喜事,轿子坊找我爸抬花轿。有钱人家办丧事,杠房找我爸爸抬杠。我爸爸每次都带我去学徒。我的差事是跟着办喜事的队伍打“执事”,跟着办丧事的队伍穿白孝袍子打幡儿。夏天还好,冬天,风摆小旗,我晃晃悠悠地举着走,两手冻得红肿。街头一阵大风把我掀翻在地,管事的宋伯伯把我扶起,我含着泪往“钱”走。

  我爸爸这点能挣钱的路,也好景不长。1 948年秋天,我刚上了一个月小学一年级。一天下午噩耗传到我家,我爸爸被国民党伤兵打死啦。我妈连夜寻亲告友,第二天按回民仪式送我爸爸入土为安。不到24小时,爸爸与我成了两世人了。那个社会没了我爸爸,就没了生活来源,我妈只有带着我们小哥儿俩到处乞讨,吃百家饭了。

  解放后生活发生了很大变化。我就读的通县穆光小学,有一次带学生去潞河中学参观,在那儿得知我们通州有一位运河神童刘绍棠,就在潞河中学读初中,小小年纪就已在报刊上发表了不少文章,真了不起。从此刘绍棠的大名就铭记在我的心里,成了我心中的偶像。

  由于生活艰难,念完初小,我就当学徒混饭吃了。1 954年我到北京水力发电学校食堂工作,来食堂吃饭的同学跟我年龄相仿,他们将来毕业要去改造大江大河,有美好的前程。我很羡慕他们。我只念了个初小,只算半文盲。家庭困难使我辍学,当时我很失落,觉得生活没有多少奔头。这时我想到,刘绍棠年纪小小能写出好作品,我也可以通过自学成才。俗话说:“文学能指导人生。”于是,我发愤读书。把刘绍棠的作品,当成了自己的精神支柱。我读刘绍棠的作品,也读些其他的文艺书籍,渐渐地思想敞亮起来,同时也提高了文化。后来我调到中央民族学院继续在食堂工作,在这里我见到了充满诗意的56个民族。我认识了几位中文系的老师,他们给了我帮助鼓励,叫我往校刊投稿。作为炊事员,常有机会跟随教师和学生走出校门参加社会实践活动,看得多了,我写作品的题材也多了。一次随干训部四班各族师生,赴顺义县平各庄河南村作社会调查,看到农村的新气象,很感动。我写了一首小诗,交给村广播站。下午,大喇叭洪亮的声音,从社员屋里,从村头一直传到广阔的农田。第二天平各庄广播站又重播了5次。在河南村,我收获不小。回校后校刊给登了半版。那时候学校常组织参观各种展览会,我参观后经常写诗留念。党建80周年在中华世纪坛展览,我参观后在留言簿上写道:“党建光辉八十年,神州巨变换新天;如今再跃新世纪,历史镌铭世纪坛。”第二天“北京晚报”的“精彩留言”版刊登了,这越发坚定了我写作的信心。

  文学成了我的精神寄托,文化成了我人生的领航者。几十年来我苦读文学书籍,在文学门内,我摘掉了自己半文盲的帽子,开始驾驭翰墨文笔,进入了业余写作行列,至今已发表诗作和短文二百余篇。我忘不了我所崇拜的刘绍棠,是他引导我热爱文学,更使我热爱人生。遗憾的是我仅仅见过他两次。一次是他给中央民族学院汉语系作讲座。看到海报后想到终于能见到我崇拜多年的却从未谋面的同乡榜样,我非常激动地赶去听讲。当时他穿蓝色棉大衣,东北长毛帽,一副近视镜。汉语系吴老师把我介绍给他说:“这位是工人诗人,家住通州。”刘绍棠听了十分高兴,与我热情寒暄,鼓励我从事业余文学的写作。第二次是1 995年6月北京写作协会在京西京燕大厦,请刘绍棠给学员班讲课。听说后我也赶去参加了。会后,刘绍棠给我签了“墨宝”。此时刘绍棠已是身体消瘦,行动不便了。临走时,我说,“请你好好保重身体。”谁想两年过后,1 997年5月,一代“运河骄子”与世长辞。通州失去了一位“骄子”,我失去了一位文学引路人。

  我写了一首诗“悼念运河骄子”:

  半百文坛翰墨芳,运河沃壤育翔凰。

  青枝绿叶神童殉,蒲柳人家老骥煌。

  坎坷人生盈壮志,峥嵘岁月华章

  通州塔影凌空泣,似与同乡悼绍棠。

  刘绍棠已走了1 5年了。他的崇拜者有的成了作家,有的是业余作者。我也从半文盲,成了一个草根文学爱好者。现在通州东关大桥下,汽艇、楼船的轰鸣,代替了“运河的桨声”。通州大变了,作为刘绍棠的同乡人,崇拜者,我一生的文学梦想也实现了。

  原来,我从自己一生的变化,感受到了中国文学的伟大力量。今年我又得知莫言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消息,我更体会到中国文学的世界性影响。中国文学改变了我的人生,世界人民也将从中国文学获得好处。

  责任编辑 张颐雯

分享:
 
更多关于“我的文学人生 ”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