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百年拾寻


谢素军

  这个世界。很奇怪。

  从我十岁那年便发现,太奇怪了。透过窗户,那人为什么老是在垃圾桶捣鼓。那些没人要的垃圾,能淘出什么宝贝来。那真是个怪人,脏兮兮的,在阳光的折射下,显得与这个世界格格不入。

  你一定觉得我大惊小怪。是的,如果仅仅在某一年、某一天、某一刻,遇到这样一个、十个,哪怕更多的拾荒者,我绝对不会奇怪,因为我也知道,世界很大,每一种生存方式都值得尊重。

  但问题是,那人,整整跨越了一个世纪,当我几乎绕地球走了一圈,回到原点。令人惊讶的是,物是,那人却还在,阳光下,默默地捣鼓着那个垃圾桶。

  我不敢过去哪怕认真看一眼,因为我总觉得,能够这样执着地做一件事的人,一定不简单。

  我问母亲。母亲依然不愿意回答,依旧是那么冷冷地盯着我,说,管好自己。

  其实,我知道母亲的秘密,很小的时候,我便发现,母亲会故意把一些饭菜扔进垃圾桶,要知道,那时候我和两个姐姐都经常挨饿,可是。然后,那人便会从垃圾桶里翻出来,吃掉。一边吃,还一边捣鼓。

  可惜,母亲送饭送了几十年,却终究未能让那人活出个不一样来。那人死了,死在阳光下。周边的邻居们都不坏,吆喝一声,便把人给埋了,跟丢垃圾一样。

  人都死了,我说,母亲,那人到底怎么回事,我这又得走了,你还不给讲个明白。然后,母亲犹豫了许久,告诉我,那人其实是位钢琴家,文革的时候,两根食指硬是被斩断,还扔进了那垃圾桶,从此再也不能弹琴了。那人不是在拾荒,而是伴着一首首钢琴曲,在拾寻自己的手指。

  我哭了。不想再去远方。

  妈祖

  父亲在一次出海中,遭遇了大风暴,死里逃生回来的村民都说,亲眼看见父亲被卷进了巨浪,自此,母亲的生活变了,开始信奉起鬼神来。

  其实,母亲是一位老师,一直以来,她都会非常客观地看待外在世界,我清楚地记得,她曾在课堂上细致,地讲述海浪的形成,遇到飓风时如何用科学的方式应对,她在我心里,是—位伟大的无神论母亲。

  但是,自从父亲离开后,她变了,尽管那时候我还小,但依然看到一些细微的变化,比如吃饭的时候,不再允许我把鱼翻过来,她说,那样子做妈祖会生气,会把自家打鱼的船儿掀翻。我撇撇嘴,点点头,心里觉得非常不舒服,觉得母亲并不是忌讳打鱼,更不是崇拜妈祖,而是害怕奶奶的眼睛。

  以前,每次父亲打鱼回来,总会把奶奶接过来,全家聚在一起欢快地庆祝一番,奶奶总是慈祥地摸着我的头,还夸母亲的手艺好,而母亲则会把鱼肚子下那块肉夹到奶奶碗里。

  父亲不在后,奶奶还常来,但眼神却变得犀利起来,看到母亲,便会异常严肃而神秘地说,昨天妈祖又托梦给我了,说我们家天儿缺吃少穿的,好可怜呀。那样子看得我全身一阵颤抖。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方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方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