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老夏的故事(短篇小说)


□ 叶何圆

  酒席气氛调节器

  酒宴场合,最是没话找话的时候。

  老夏属于这种场合的活跃分子。只要酒桌上有老夏,就不用担心出现冷场的尴尬局面。老夏酒盅一端,各式各样五花八门的谣言传说故事顺口溜俏皮话歇后语等等诸如此类的东西就会滔滔不绝顺口而来,逆酒而出。

  这时候,满桌的酒客们或者捧腹大笑,或者目瞪口呆,或者倾耳恭听,或者肃然起敬,或者随声附和,‘或者厚颜吹捧,或者锦上添花。总之,气氛一下子热烈起来。于是,酒客们的表情变得异常生动,丰富多彩,主人和客人皆大欢喜,酒宴达到理想境界。

  酒客们常说,喝酒喝的是气氛。气氛上来了,能喝半斤喝八两——通常是酒客们追求的最佳效果;气氛上不来,能喝一斤喝半斤——通常是酒客们的大忌。

  老夏每每自觉担当酒宴气氛调节器的角色。什么时候说什么话,什么火候甩什么包袱,老夏运用自如,往往恰到好处。

  家乡之谜

  酒桌上一个永恒的话题是家乡。来自五湖四海漂泊异乡萍水相逢的酒客们聚在一起,总喜欢相互介绍自己的家乡。这时候,常常会给你带来意外的惊喜,因为酒友中间说不定哪一位就和你具有相同的籍贯。既然是同乡,当然就有了更多的共同语言,距离一下子缩短了许多。于是,这杯同乡酒是必然要碰,而且必然要喝干的。

  许多和老夏一起喝过酒的人都有幸和他结上了同乡之谊。

  老夏的家乡在哪里?别人说不清,甚至他自己有时也糊涂。到目前为止,至少已经有五个版本:一说是人间天堂苏杭;一说是革命圣地延安;一说是革命老区西柏坡;一说是内蒙古大草原;一说是祖国首都北京。

  知情人士说,这五个版本也不全是空穴来风,个个都有些来历。

  据老夏说,他的父亲原本是苏州城里一个丝绸店老板的三少爷,因为不满家庭包办的婚姻,丢下比他大三岁的未婚妻——警察局长的斜眼大小姐,毅然北上,经过颠沛流离,辗转到了张学良杨虎城管辖的西安,后来和八路军办事处接上头,去了延安。

  他父亲精心挑选一位米脂婆姨谈革命恋爱,几个月以后领了结婚证。随着米脂婆姨的腹部日益隆起,革命形势发生逆转,毛泽东和中央机关撤离陕北,路经晋察冀的苛岚、五台山,到达平山。在一个郁郁葱葱的小山村刚刚住下,米脂婆姨眼看北平在望,深深松了一口气,于是一个男婴呱呱坠地,于是世界上便有了老夏。

  老夏在北京机关大院里长大,六十年代去了内蒙,晚上,开着康拜因驰骋在大草原上,可以看见远远跟在后面的野狼绿亮绿亮的眼睛。后来,被推荐上了农业大学,毕业后到北京郊区的农场当了技术员。老夏觉得不过瘾,毅然辞职下海。

  下海以后老夏的履历有些模糊。有人说,老夏发了,成了大富翁;有人说,老夏办公司血本无归,公司垮了,欠一屁股债;有人说,老夏又办了一个民营研究所,成为某高层领导的智囊……总之,关于老夏的传言越来越多。乐于披着一层层神秘面纱的老夏,从此成了一个深不可测的传奇人物。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方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方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