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绿茶香


□ 金文琴

苏木的右手在茶叶街的一只炒茶锅中来回磨擦着,也就是说苏木在炒茶锅的高温炙烤中只坚持了三分钟。苏木得出自己只能在高温炒茶锅中坚持多长时间的结论,是他自己心数出来的,他每次匀速在锅里擦一个来回算四秒钟,这样他一共数了四十五次,贴着滚烫的锅面擦了四十五次,便是三分钟,差不多是三分钟吧。其实到四十五下的时候,他的额角已经出汗了,脸色也发红了,特别是他肥白的手指肚已开始发红了。锅里的鲜叶洇出的汁液在他的手上已发出了亮亮的翠绿。从他手指发出的疼痛已射向身体最最重要的位置。但苏木就是这样一个执著的人,他挺住了,直到数到四十五下,他才从锅里抖落出鲜叶。
苏木只是想知道一双肉手在高温的铁锅里的感觉。茶叶街上谁也没有注意到正在炒茶的苏木。正是炒茶卖茶的好季节,个个都在忙自己的生意。在这以前,苏木一走进茶叶街,街两旁的卖茶姑娘都会热情地招呼他。
“老板,刚上市的青锋茶,品尝一下,看看?”
“老板,板栗香的新茶,好香呵!来一两?”
“老板,这是我们茶庄刚炒出的碧螺春,色泽绿润,滋味鲜醇。你来闻一闻唉?”
刚走进茶叶街时,苏木觉得真他妈的过瘾!这条街上的人真的把他当成上帝了。更多的时候,苏木都会从一家家的茶庄门前走过,看着热情的卖茶姑娘,他都会微笑着朝她们摆摆手,但从不言语。继续朝前走。看到有人家在茶庄门口炒茶的时候,他就会停下来看一会,有一搭没一搭地说几句。渐渐地茶叶街的人都知道这是一位看茶的人,而不是买茶叶的老板。在茶叶街的大部分人的眼里,真正的上帝并不是看茶的而是买茶的人,要把茶叶变成钱,才是最最重要的。再后来,苏木再走进茶叶街时,已没有多少卖茶姑娘冲着他嚷了,即使偶然打个招呼,她们的声调也是没有色彩的。
所以,今天,苏木在一只高温的铁锅里炒茶时,是没有人会去注意他的。真够烫手的。苏木在脚步移动之前,嘴里不知不觉地嘟哝出了声音。
“品茶吗?大哥。”
苏木正要向茶叶街的东头走去,听到身后有人在发问。此前,他已注意到了,这只炒茶锅的主人不知临时到哪里去了。一筐鲜叶在晾摊着,苏木当时一拧煤气灶的开关,火就上来了,于是他极有兴致地捧了一捧鲜叶在锅里磨擦着。苏木今天和往常一样,没打算买茶,他并不是每回来茶叶街都得买茶叶,他喜欢茶叶街飘溢着的清香。可现在这位卖茶姑娘就认定了他刚才的嘟哝是买茶的意思。而且她不用“买”,而是用“品”,苏木越发地顺水推舟了。他便大声地应了一声,“买”!同时苏木把煤气灶的开关拧紧了,温度一下子降了。他忽然意识到,刚才那声清脆的询问,更像一个女中学生发出的干净的声音,似乎与卖茶这事对不上号。苏木可能太熟悉茶叶街上卖茶姑娘的热情招呼声了。他急忙侧身进去看里间问话的是什么人。但货架挡住了视线,苏木没能看到问话的人,只听到那个声音在货架后面再次响起,问他喜欢喝机制的还是手工的茶。苏木大声地回答,“我只要手工的,手工的香。”
苏木向里间走的时候,看到问话的女人正关好冷藏柜,向他走来。苏木认定她已是女人,虽然嗓音甜美,清脆细弱。
“大哥,你先品。”她伸出嫩白的手,捧出一只墨绿色的茶罐,轻轻地放在桌子上。
“这是我们茶庄的特色茶。”
苏木没有看清她的长相,只是看到了她一双嫩白的手和泡茶时娴熟的一连贯的全套动作,就觉得神清气爽赏心悦目了。苏木的心跳倏地加快了。
这是一双与茶叶有关的手吗?制茶,包装茶叶,这可是粗活。茶叶街上的卖茶姑娘,个个都是炒茶的能手,否则,别想在茶叶街混的。
“不要泡,我放心呢。”苏木欣赏着她的优美,肯定地说了一句。
“不买不要紧的,还是先品一下吧?”
这时候,这个女人把茶杯捧到苏木的面前,冲苏木一笑。苏木这回看真切了。这个有着少女般圆润嗓音的卖茶女确实是位女人了,而不是女孩了。她的身体充满质感,耐人看。苏木不由地也冲她笑了一下,笑意在她眼里在她的脸上还停了一会儿。
“大哥,你——我头一回见你笑……”
“头一回?”苏木没想到,这个卖茶女人竟会冒出一句这样的话来,口吻蛮有一种亦惊亦喜的味道。
“我,我没笑过?”苏木被她问得有点惊奇,“每天来茶叶街的人那么多,你还能注意到我笑不笑?”
“你,你跟别人不一样呀。”她拿出一大把翠绿色的青锋茶放在奶白色的样盘里,很老到地旋了两下子,乳白色茶毫立刻浮在茶叶上面,呈现出淡淡的绿。
“我什么地方和别人不一样?”
“人家大都是买茶叶才来茶叶街的,你老来茶叶街,却大都是看茶。我也说不太好,……反正你不太像一般人……”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