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诗歌笔记


□ 宋少洋


一、 鸡蛋,鸡毛

我们是一颗颗鸡蛋,常常被现实击破,流淌一地的脆弱。
但是庆幸吧,我们还未被煮熟,我们还有梦境可以孵化。
但坚硬的现实中还有一些软皮鸡蛋,防备如内心一样脆弱。
还好,你我好像都是硬皮的。
诗人水石曾引过一句话:诗是神的痕迹,神走了,诗人不复记忆自己的作为。
在2001年第一期的《青大园》上,一个叫代薇的诗人这样写道:诗歌能把人逼得很高,诗的感觉就是飞。
是的,人活在这个看起来很现实很没有诗意的大地上,来自尘世的羁绊总是很多,“想飞”,曾是多少人的梦想。但面对每个人的,往往是“一地鸡毛”。
我总在尝试将诗歌拉回生活的高度,并坚信现实中布满了诗意飞行的痕迹,有很多隐秘的细节等待我们去触摸,只要你去发现。套用罗丹那句已经用烂了的话:生活中不是缺少诗意,而是缺少发现诗意的眼睛。
如果不能像鸟一样飞,那就“像鸡毛一样飞”吧。

深入一颗鸡蛋的内心
坚强会来得更加长久
一地鸡毛也诗意盎然

二、 诗人与生活

有的诗人发现生活,有的在改变,有的在改造,有的在创造。
如果我称得上一个诗人的话,我认为自己属于生活的发现者;如果我还有点想法的话,我想做的,就是想让更多的人从现实生活中发现诗意。很欣赏剑秋说过的一句话:我们写诗,我宁愿传递的是阳光和爱,而非躲在心的角落里连自己都无法救赎。
当现实让一个诗人失望时,他会试图去改变它,但更多的时候,是被生活改变,或跟生活决裂:被生活改变者,说得主动一点,他会转化为一个生活的改造者,把生活改造得适合自己(他不能选择生活,可以选择对待生活的方式);跟生活决裂者,他会转而更加深入到自己内心的一隅,创造一种适合他自身的生活,并醉心于这种创造而不能自拔。但这种创造,仅仅限于自身,与他人无关。
从某方面讲,生活的发现者、改变者和改造者,都是生活的参与者,而创造者却被生活孤立或自愿孤立于生活,他是这些诗人中最痛苦的一类:作为一个现实中生活的人,他又与现实生活格格不入,这样势必会被强大的从未被改变的生活伤害。
显而易见的事实是,我们总在把生活的改变者当作“神”来供奉,因为这类诗人的行为是外显而张扬的,他更容易被人发现并当作偶像加以顶礼膜拜,他也会在这种“荣誉”中得到或多或少的安慰。而恰恰相反,生活的创造者只醉心于个人世界,躲在现实黑暗的一隅孤独地生活并忍受痛苦,因为没有人去发现他,或者,他也拒绝被人发现。从这点来讲,与生活的改变者相比,生活的创造者更值得我们尊敬。
需要说明的是,一,这些分类并没有严格的界定,一个诗人可以是这一类,也可以同时是那一类;二,肯定还有其他类型的诗人未被提及。
这里还存在一个顺序的问题,我的顺序是:改变,未果;创造,不甘寂寞;被生活改变,改造;现在,在发现的同时改造,少许的创造。你呢?

我回到人间
扔掉绳索和脚手架
我只察言,观色
不再审判

三、 对诗人冷面狗屎诗论的自我理解(前面的是他即冷面狗屎说的,后面的是我说的)

1. 诗与灵、与神、与道有关,但与这些字眼无关/希望能达到。
2. 诗替天行道/诗歌对我,将永远是一种良心。
3. 诗面前字字平等/我承认,但目前对我而言,办不到。
4. 诗将诗人作为工具,因此诗人对于自己的作品亦有不可理解之处/有些体会。比如,你说我梦到一些诗是怎么回事?像这句:眼睛什么都不说/一只蚂蚁泅过夜色(还梦到,我追逐一些诗句,或一些诗句追逐我)。
5. 临渊撒手,要么摔死、要么升天———玩还是不玩?/等着(也许正是因为这种态度,我不可能达到“1”表达的境界)。
6. 知道自己是仙,才相信世上真的有仙,明白人人皆可成仙/可以替代“仙”的词语:孩子、善良、脆弱,等。
7.成为一个必然的人/成为一个必然成为的人。

四、 诗人的二重性

美学课上,老师讲到人的二重性:自然属性和社会属性,这两方面结合,就是人的本质力量。结合自己的感受,谈谈对诗人的看法———
自然属性:作为自然的存在物,诗人也是动物,从生理方面来讲,诗人体内应该有一种与众不同的生理机能,这就是所谓的“天赋”。朋友老米曾说过,“诗歌是一种分泌”。我理解的,这种“分泌”既是生理的,也是心理的。但这必须有“生理”的前提。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