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起舞


□ 苗 雁

  站在一旁的我双臂交叉,微侧着身体,安静地关注着眼前的这些起舞的孩子。就要举行一年一度的艺术节了,他们在紧张地排练。“这是段恰恰舞。”热情奔放的舞曲旋即喷薄而出,男女舞者优雅地伸出修长的手臂,脚下利落地划出一个花哨流畅的舞步,扭腰、送胯,“一、二、三、恰恰”穿梭,旋转,向前,抛掷,男子骑士般一手轻扶女子的腰间,女子淡漠的摇摆……我有了起舞的渴望和冲动。
  你有过起舞的欲望吗?
  别告诉我不。如果你在静夜中细闻暗香浮动,无眠辗转中,推窗,月高悬,窗外丁香灿然枝头;如果曼妙的音乐响起;如果你听到让你灵魂颤抖的一句话;如果你在荒僻的小旅馆梦见了大海、迎春花……那就是起舞的前奏了。你的表情依旧平静,可是你的眼睛闪动着异样光泽,是你惧怕起飞的眩晕。也许是俗世的尘埃,一双轻盈的翅膀早已被重重的折断,我们早已忘记了飞翔的快乐,惟见步履匆忙、跋涉、蹒跚、徘徊、茫然,驻足。惟独忘记了翩然起舞。
  邓肯说:唤醒灵魂是舞蹈训练的第一步。
  起舞,并非只是脚尖的旋转与手的摆放,并非伴着音乐温柔、缠绵,它是自然与身体的的通灵,是灵与肉的最直接的拥抱、交融,抑或逃遁、排斥。舞者也必定不全是舞台上月白的光束追随,舞动柔曼的肢体 ,那些所有一切无需诉说也无法诉说的积淀的情感,用肢体书写、低语、倾诉、呐喊、呼唤!以这样的方式在这样一个荒诞的尘世中舞蹈展现着灵魂的真相,那是莫大的痛苦和无比的欣悦 。
  哦,那是太白在孤独的起舞:
  花间一壶酒,独酌无相亲。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月既不解饮,影徒随我身。暂伴月将影,行乐须及春……
  依稀看到在寂寞沙洲冷,孤鸿,寒枝,残月,起舞弄清影的东坡,忘却了尘世的纷扰,何似在人间。
  泪眼问花花不语的李易安无言独上西楼,人悄悄,月依依,倚楼无语理瑶琴,此情无计可消除,才下眉头,却上心头,又怎不会顾影自怜,欲舞还休?
  似乎舞蹈更多的则是欢悦时的陪衬烘托,达官贵人的专享。一如东风夜放花千树,更吹落、星如雨。宝马雕车香满路。凤箫声动,玉壶光转,一夜鱼龙舞。
  春秋时燕昭王喜欢看年轻漂亮的女子在眼前轻盈起舞。四处寻觅,终于得了两位绝色绝艺的女子,一个叫旋娟,一个叫提漠,名字很怪也很美,幽寂神秘。
  旋娟和提漠共舞了奇异美丽的舞蹈:萦尘、集羽、旋杯。
  美人舞翩跹,轻盈到了“步尘无迹,行日中无影”的程度。正当燕昭王如痴如醉飘飘欲仙时,旋娟和提漠却真的飘了起来。原来是仙女托身,只是厌倦了人世,只得告辞而去。
  《春莺啭》是唐代著名“软舞”,不知这软舞二字是否能允许我顾名思义。据《教坊记》载,《春莺啭》是唐高宗早晨听到黄莺啼叫,命乐工白明达写曲,并将这个曲子称为《春莺啭》。白明达是著名龟兹音乐家,所作乐曲可能有一定龟兹风格。唐人张佑《春莺啭》诗有:“内人已唱春莺啭,花下傞傞软舞来。”至于曼妙的舞姿,在《进馔仪轨》中记载:“春莺啭……设单席,舞妓一个,立于席上,进退旋转。”我们尽可以驰骋想象也无法揣度是谁能演绎类若飞鸟的舞态。
  不由得想到杨玉环,一次,有人赞美赵飞燕身轻如燕舞技高超,杨贵妃不以为然地说:“《霓裳羽衣》一曲,可掩前古!”
  那么,这“可掩前古”的《霓裳羽衣舞》是一个怎样的舞蹈呢?据史书记载,这是杨贵妃创作,开始也是由她独自表演的“大曲”歌舞。《霓》舞的乐曲吸收了《婆罗门曲》作为序曲,具佛教色彩。舞蹈表现天宫仙女的丽姿娇态和高雅情韵,后来又演化成双人舞和群舞。白居易的诗曾对他所看到的群舞《霓裳羽衣舞》做过描述:舞者身穿霓虹般彩衣和轻柔羽毛制成的裙服,装扮成仙女模样。开头有一段节奏自由的“散序”,乐曲节奏渐趋鲜明时,如朵朵云霓般的舞者迈着轻盈的步伐出场了。你看,雀羽摇曳璎珞闪光,多么像群仙下凡。紧接着舞姿变化,情态万方:有时,他们如鹤鹭般翱翔,有时又如旋飞起舞、飘然下落的雪花,一个欲退故进,忽然一笑,又旋即避开的娇态,像是受惊的游龙;一个无力地垂着柔腕双臂的短暂造型,又似柳丝轻拂水面;一阵急促流畅的碎步前行,使斜曳的衣裙鼓荡轻风,像一抹浮云冉冉升腾……她对乐曲的领悟之深,表现力之强,令玄宗兴奋不已,亲自为其伴奏。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