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中国画的笔墨境界


□ 张志伟

文章编号:0257-5876(2005)09-0144-02
传统中国画的本质特征在于笔墨,当代中国画的本质特征在于水墨。水墨不同于笔墨,笔墨是中国式的气韵相生,水墨是西方式的冲突平衡。它们也有共同之处,就是一个“墨”字,它们都以墨为主,以黑白为根,但这也许只是画面形式的共同之处。
传统中国画的精神动力在于文人学士情怀,当代中国画的精神动力在于艺术家观念。文人学士情怀求高古,艺术家观念求创新。高古情怀只求根之深,创新观念只求叶之茂,把二者结合起来就好了。
传统中国画的精神境界在于以形写神和以形媚道,当代中国画的精神理念在于解构形式和建构本质。解构形式不同于以形写神,虽然有时都可以表现为“似与不似之间”。建构本质也不同于以形媚道,虽然有时都可以表现为“反映生活本质”。
其实,道不同于本质。“本质”是西方抽象思维的产物,是纯粹理性判断。“道”是中国人独特的领悟,它是纯粹理性所无法把握的境界。
表现在艺术上,西画注重形式和精神,中国画注重气韵和境界。西画注重的精神是崇高、神圣的理性精神,古希腊罗马雕刻和建筑代表着这种精神,文艺复兴和17、18世纪古典主义绘画代表着这种精神,20世纪的现代主义艺术也代表着这种精神。所以,在西方绘画中,按题材的重要性划分:风景画高于静物画,肖像画高于风景画,风俗画高于肖像画,历史题材高于风俗题材,宗教神话题材高于历史题材,理由在于历史题材比风俗题材更容易表现理性,宗教神话题材比历史题材更容易表现神圣。而中国画题材在宋元以后的排序却大不相同。在中国画中没有静物画,只有花鸟画,静物画描绘的是死的对象,而花鸟画描绘的是活的自然。在中国画中,人物高于静物(花鸟),理由可以与西方人的理由相通,但风景(山水)高于人物,理由就无法与西方人一致了。按照文人画的观点,中国画人物不分宗教、历史、风俗,一概以世俗对待,只有山水画才能表达中国文人学士的理想境界:媚道而不媚俗。
对于中国文化来说,“道”是一种境界、一种原则,它反映在中国文化的每一个方面。
中国画坛曾因吴冠中“笔墨等于零”的论断而哗然,其实,在中国人思想中并没有“零”,“零”是一个抽象概念,是绝对的无,在中国人思想中同样没有这样的“无”。中国人也说“有无相生”,但这里的“无”,其实不是“零”,而是“一”。一切“有”(也就是“多”)都从“一”中生出,“一”因大而若“无”,所以,才会“有无相生”。一切生的原则是“道”,所以有“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之理。正因为中国人的语境中没有“零”,把“笔墨等于零”纳入这个语境,吴冠中的命题也就自然被消解了。
笔墨具有文化属性,中国书画的笔墨早已成为中国文化的一部分,单单是一根线、一点墨就有文化品位。点的大小、方向、浓淡、枯润,线的长短、粗细、软硬、疾徐,都能显现书画家的品位和境界,这就是笔墨境界,也就是“道”的境界。这境界在苦瓜和尚的“一画”论中,被深刻地揭示出来,石涛说:“太古无法,太朴不散,太朴一散而法立矣。法于何立?立于一画。一画者,众有之本,万象之根……”可见,笔墨可以归于太朴,但不是零。中国文化之太朴一散,笔墨即出,成为万象之根,这根总是一,所以苦瓜和尚曰:“吾道一以贯之。”
我们知道,西方古典油画追求物质感,媒介只是手段,画面精神靠对象的物质感而立。而传统中国画的“笔墨”虽也“依质而形”,但并不追求物质感,而是笔墨相生,化成气韵。以古典油画求物质感的眼光去看传统中国画,即使每一根线都很工整,也还是不解画理的。因为按照油画观念,不求解剖、透视和光线的统一,只求线墨的工整和韵味,是舍本求末。但从中国人的观念看,把一根很长的线画工整,是需要心生气运的,无气则不能用毛笔画工一根线。中西绘画就在这“一画”之差,然而,它却隐含了整个中西文化之差。
笔墨境界是笔墨之道,而非笔墨趣味。笔墨趣味随时代变迁而变化,笔墨境界却不然,因为境界是一,境界是道。从笔墨趣味的角度批评绘画,是境界缺失的时代对艺术的鉴赏。宋元以前无人批评笔墨趣味,只以气韵、韵味论笔墨,而这正是笔墨境界的表现。“骨法用笔”不是趣味问题,而是境界问题,“骨”与肥瘦趣味没有关系,环肥燕瘦各有其趣,但皆不能成为原则。笔墨气韵、韵味是从笔墨之道中流出,而非从趣味鉴赏得来。相比之下,笔墨境界乃大道,笔墨趣味为小雅,“其一胡一越而终不合矣”(朱熹语)。
趣味受时尚的左右,境界却是特定文化中恒定不变的精神价值体系。西方基督教文化崇尚神圣的精神价值,所以,西方人以虔诚敬畏的态度对待艺术,崇高是他们的艺术理想;中国道家文化崇尚逍遥的精神价值,所以,中国人以自在卧游的态度对待艺术,淡泊是较高的艺术境界。当然,西方有古希腊文化的源头,对人的物性的美的追求也始终存在;而中国儒家文化也追求远离淡泊的神圣充实之大美。但,在西方的人文知识分子心目中,崇高的境界高于美,这是西方艺术价值观的主流;而在中国的人文知识分子心目中,淡泊的境界高于充实,这是东方艺术价值观的主流。可见,在特定文化领域中,对艺术境界高低的判断,总是一以贯之的。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