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古诗文中的蚊子


□ 张克芳

  说起蚊子,我们都不陌生,因为几乎人人都与之战斗过。鲁迅先生在夏夜工作时对来犯的蚊子十分厌恶,在《夏三虫》中有这样的语句:“一针叮进皮肤,自然还可以算得有点彻底的,但当未叮之前,要哼哼地发一篇大议论,却使人觉得讨厌。”笔者从教生物,但也喜欢古代文学,遂查阅古籍,赏析古人笔下关于蚊子的趣闻轶事,以飨读者。

  古人对蚊子早有描述,宋代罗愿在《尔雅翼》中记载: “足有文彩,吴兴号豹脚蚊子。所以从文(蚊),以有文(蚊)也。”这大概是蚊之所以为“蚊”的原因——它的长脚上生有花纹。但是古人并不知道蚊子的起源,于是就有不同的臆测:有人说蚊子是由蚊母鸟吐出来的,唐代文学家李肇在《唐史补》中称:“江东有蚊母鸟,亦谓之吐蚊鸟。夏夜则鸣吐蚊于丛苇间,湖州尤甚”;有人说蚊子是由柁树果实成熟绽裂后释放出来的,南北朝文学家沈怀远在《南越志》中写道: “古度树一呼那子,南人号曰柁,不华而实,实从木皮中出,如缀珠珰,其实大如樱桃,黄即可食,过则实中化蛾飞出,亦有为蚊子者”;也有人认为蚊子是由蚊母草变成的,明代刘元卿在《贤弈编》中说:“塞北有蚊母草,草楙(茂的古体字)而蚊变”:还有人说蚊子是从污水中产生的,西汉时期的《淮南子》书中有“孑孓(音:jie jue;蚊子的幼虫)为蚊”的记载,这一说法倒比较接近事实。

  蚊子扰人,古人也没少遭罪, 《说文解字》中“蚊”字释义即为“齧(同“啮”)人飞虫”。战国哲学家庄子在《天运篇》中说: “蚊虻噆(音:zan;叮咬)肤,则通昔(夕)不寐矣。”蚊子叮咬还会引起肌肤生疮,唐代诗人白居易在《蚊蟆》中写下:“如有肤受噆,久则疮痏(音:wei)成。”不仅如此,蚊子骚扰让人无法专心工作,晋代文学家傅选就作过一首《蚊赋》,其中历数蚊子的罪恶祸害,可说是一篇疾恶如仇的讨蚊檄文:“众繁炽而无数,动群声而成雷。肆惨毒于有生,乃餐肤以疗饥。妨农工于南亩,废女工于杼机。”明代医学家李时珍在《本草纲目》中也有关手蚊子的记载:“蚊处处有之,冬蛰夏出,昼伏夜飞,细身喙,咂人肤,大为人害。”此害还包括传播疾病,唐朝史学家李延寿在《南史》中记载:“梁武丁贵嫔少时,与邻女月下纺绩,诸女并患蚊蚋”,推测所患的蚊蚋病就是疟疾。

  蚊子吸食人血,贪得无厌,因此古代文人常常把贪官污吏喻为蚊子。北宋文学家范仲淹在《蚊》诗中写道:“饱去樱桃重,饥来柳絮轻,但知求日暮,休更问前程。”语意双关地讥讽官吏追名逐利、漠视公德的丑陋行径,作者愤慨而又无奈。同时代大文学家欧阳修也写过《和圣俞聚蚊》:“余景蔼欲昏,众蚊复薨薨(音:hong)。群飞岂能数,但厌声营营。抱琴不暇抚,挥麈(音:zhu)无由停。散帙复归卧,咏言聊写情。覆载无巨细,善恶皆生成。”借蚊讽刺当时官场的腐朽没落以及腐败势力的强大和肆无忌惮,暗喻污吏只会追名逐利,不顾百姓死活。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大自然》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大自然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