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天凉好个秋(中篇小说)


□ 张大朋

张大朋

  我叫杜宝祥,今年42岁了,是个炼钢工。我老婆叫李红英,今年49岁,以前在炼钢炉前看仪表,两年前下岗回家了。我恋人叫刘小翠,比我小一岁,在材料处当保管员。我还有一个25岁的女儿正在读研究生,名叫杜娟。说杜娟是我女儿可能不太贴切,因为我认识她的时候,她已经上幼儿园了。准确地说,杜娟不是我亲生的,我是她继父。

  这三个女人,有的高,有的矮,有的胖,有的瘦,有长得好看的,也有模样不咋地的。俗话说,三个女人一台戏。可我身边的这仨女人,每人简直就是一台戏呀。我的前半生,基本上就让她们给承包了。

  三个女人中最先走到我身边的人是刘小翠。她那时还年轻,当然我那时也不老。我俩都十八九岁的样子。据说,我年轻时长得十分周正,不像现在这样未老先衰过早拔顶的老面瓜模样。小翠就多次说过我当年属于唇红齿白翩翩少年一类的人物,往人群里一站,别人不自觉地就乖乖变成了星星,我呢,则如同冉冉升起的明月一般,在众星之上光辉闪耀。小翠的话,我始终是半信半疑地听。这丫头一根筋,做什么事不顾代价不计成本,属于人来疯。其实,小翠的这种性格对于她本人来说是非常吃亏的,对于她身边的人来说,也有不小的负担。这么多年,小翠一直独身,已经非常确凿地说明了这一点。我老婆李红英二十多年来也一直对我和小翠若即若离的关系保持高度戒备,时常在茶余饭后对我零敲碎打,让我脆弱的心犹如悬在枯井里,备受煎熬。

  从我中年的目光往回瞅,年轻时的小翠和现在没啥两样,她那时就瘦,她的瘦有一种深入骨髓的味道。对于小翠的瘦,李红英非常鄙夷,说,就那么几根骨头,咋能让男人动心呢,抱在怀里也硌得慌啊。李红英一边说,一边故意挺着乳峰高耸的前胸。李红英的话我不爱听,她的身体语言同样让我十分反感。我觉得女人让不让男人喜欢,跟胖瘦没有直接关系。有的女人瘦,男人不一定不喜欢;同理,丰腴的女人,男人也不一定就非得对其表现得如饥似渴。女人的好,关键在内容。当然,我这种想法只是暗暗地藏在心里头,没有跟李红英明说。跟她说了又有啥用呢。没用。我活了四十多年了,四十多年的生活经历让我明白一个道理,这个道理放之四海而皆准,这个道理就是:人和人是很难沟通的,每个人都有一个行为准则或者说是评价体系,每个人也都按照这个准则生活,都以这个评价体系来评判他人。李红英有李红英的行为准则,我杜宝祥有我杜宝祥的行为准则;李红英有李红英的评价体系,我杜宝祥有我杜宝祥的评价体系。李红英认为刘小翠因为瘦而不好看,不等于我杜宝祥心里头也那样想。李红英的口气连同她的肢体语言有点儿过于炫耀自己了。看着这个自我感觉良好的娘们儿,我真纳闷,当初自己咋就会被她那一身肥膘晃晕了眼睛了呢?如果当初我不跟小翠赌气,如果当初我跟小翠赌气时李红英没有跟她丈夫打离婚,如果李红英打离婚时和我没在一个班组上班……如果……唉,如果没有这些个如果,后来我可能就没有那些麻烦事了。用老辈人的话说,这就是命啊!

  我中年的目光不再像年轻时那么锋利了。往回瞅时,有些东西模模糊糊的,像晨雾中若隐若现的房子和树木,只是一些轮廓,缺少质感。但是我看小翠时,从来没有这种情况发生过,每次看记忆里的她,总是那么清楚,跟清亮的图画一样。我记得那是一个雨后的早晨,阳光葱茏,土街上的积水闪着亮光,一晃一晃的,刺人眼睛。我和二宝正撅着屁股在老柳树下玩掴洋钉。地面很湿润。湿润的地面上被二宝用洋钉划了—个类似于蜘蛛网的图形,我俩各执一钉,每人依次往图形上掴钉子,钉子扎进土里屹立不倒算是成功,扎不进土里算是失败,扎时土里的钉子越靠近蜘蛛网的中心得分越高,一局掴十次算是一次小胜,我俩采用三局两胜制。我俩事先约定,我如果赢了,二宝得把他的小人书《连心锁》送给我;而二宝要是赢了呢,我得把自己刚做好的木头手枪送给他。第一局二宝没有赢我,第二局我没胜他,第三局进入关键时,我掴完钉子,心里计算小分略微高于二宝。轮到二宝掴钉子时,这小子却直起身子,怔旺地看着街口发呆。我说,二宝,该你了,快点呀。我的催促他也像是没听见似的。我又说,是不是认输了?他还是没有反应。二宝的异样让我奇怪。于是我就把目光也转向了街口那边。于是我明白二宝为什么发呆了。原来有个小女孩走进小巷里来。小女孩穿着粉红色的衣裳,那种红色在雨后的早晨显得异常醒目。小女孩手里拎着水壶。她想必是去小街另一边的水房打水吧。小女孩从我们身边走过去时,我也像二宝一样怔怔地发呆了。那个小女孩长得太好看了。那样好看的女孩只能让我和二宝的目光发呆,那个好看的女孩子把我和二宝变成了傻子,怔怔的。我随手甩出手里的洋钉,它扎进我们身边的积水里,“噗”地一声。

  她是谁呀?以前咋没见过她?我问二宝。

  二宝摇摇头,说,不知道哇,是谁家的亲戚吧。

  小女孩的出现是一个意外。这个意外令我们对继续掴钉子失去了兴趣。于是我和二宝坐在路边,傻乎乎地等着小女孩再次经过这里。她去打水了,还会从这里经过的。果不其然,很快那个小女孩就回来了。她的脚步很轻但很快。她向我们走来的时候,甚至流露出几丝慌乱。她低垂着头,根本不看着我们。

分享:
 
更多关于“天凉好个秋(中篇小说)”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